永利皇宫-永利皇宫官网
做最好的网站

埃及(Egypt)考古学家

1922年11月16日星期四玛格丽特:早上3点30分,我借着微弱的烛光给你写信,身体的疼痛使我过早地醒来。每天晚上睡不到4个小时,而且是断断续续的。我在想你,我们相隔得太遥远了,让我信赖的可爱的你,不管你有多么艰难,包括你父亲拿钱在你身边营造的古怪世界、药物处理的一些谜团,令人烦躁的心神不宁、试图把你从我的感情中夺走的奇怪家伙法瑞尔,还有整天烦着你的茵吉。我同意你的看法,她可能早成了你父亲的掌中之物。日志:下午。经过几个小时的努力,门已经稍稍向外倾斜了,每次都会挤出一点儿沙子,到了下午的早些时候,我已经可以从缝隙里看到里面“毫无疑问有金子,但实际上,那是我自己惊奇的眼睛的反射光。让工人们休息一会儿准备最后一次尝试。”“为什么不用重锤?”艾哈迈德用英文问道,我发现他问这句话时竟然表情非常严肃。难以置信,这些人简直不知道我们要做什么。我开始解释考古学的基础知识,但我必须保存体力,而且我发现他不是很感兴趣。11月16日、17日和18日星期四、星期五和星期六写于1922年11月18日星期六日志:胜利与暂时小小的挫折。折磨人的痛苦。16日,我们又花了一个小时用铁撬棍和绳索拉拽的繁重工作换来了初步的些许胜利:我们已经成功达到了刚才提到过的位置。艾哈迈德是个严厉又很有帮助的工头;当他发现我的脸上出现了某种有把握的表情时,他开始注意我了。休息过后,我们开始疯狂地干活,但我催得太急了,现在才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两个人在门的两侧用尽全力别着金属棒,我和艾哈迈德在前面拉着绳索,直到我们的手套像火一样滚烫——随后令我羞愧难当的事情发生了:先是一个声音,可怕的声音,突发事件超出了科学所能控制的范畴。对于一个迷信的耳朵(像一些人在墓室里肯定会有这样的情况),突然间一声叫喊从后面传来,紧接着一股热浪(也许他们认为这是阿托姆-哈杜对我们愤怒的喘息声)以及我自己受挫时的叫喊,这扇重型石门突然间碎裂向前倾倒,然后砸在了硬地表面上,结果上百万颗灰色的大理石块像弹片一样向四处飞溅,紧接着一声尖叫——一个工人被飞来的小石块轻微擦到了眼睛——然后,我感觉到了疼痛,让人撕心裂肺的疼痛,这时我才意识到自己的一只脚陷在石门粉碎时掉下来的石块里。一瘸一拐,还流着血,脚趾已被压碎,我脚上的靴子的一侧也裂开了口,不去管它,这都没有关系——我突然间冲到下一个墓室,手电筒照亮了这里和那里的路,又上上下下照亮了墙的每一个角落,脚的疼痛已无暇顾及。阿拉伯语的诅咒是令人叹为观止的,我能够理解那些话,起初以为一定是受伤的那个人嘴里冒出来的,但却是艾哈迈德,他在诅咒命运、西方和埃及(因为他只是盲目地看到了又一间空墓室)。他对金子的贪婪弥补了他受挫的痛苦;他缺少科学的理性。我、卡特和马洛维所共有的理性并不是埃及人所拥有的特点。我命令艾哈迈德和两个工人将受伤的工人带回镇上治疗他的伤口,然后在24小时后返回,并留下一个人准备前面的艰辛工作,协助我处理好自己的脚伤。他脱掉我的靴子,我疼得简直生不如死。拿水和宾馆的床单来清洗和包扎我丑陋的、流血的脚。16日下午的晚些时候,我终于可以一瘸一拐地走路了,于是,我将灯笼放在新开辟的第二个墓室里。遗憾的是,B门表面上的铭文绝对是巨大的损失,上面写的是精美的象形文字:阿托姆-哈杜,尼罗河的主人,将口水吐向追逐者,他们这么晚还打扰他,而且他们将为入侵付出巨大的代价。如果还有人在这么晚的时候对我们的发现和成就提出质疑,那这个铭文绝对是最有力的证据。我希望能够将第二道墓门的碎块儿收集起来进行整理,但它却破镜难圆了。我为此而自责,古物管理局的蠢货把我逼到现在的位置上,而且还想让我远离他们的肥肉。迅速肿胀的脚迫使我停止继续探索新的墓室,整晚我都在一次又一次替换浸湿的布条——真是丑陋的伤口,当然,尽管如此,也算是为我们的发现做出的一点儿牺牲吧。我让那个工人取来水和一根藤条,然后让他去休息了。按道理,我应该回到别墅或者去看医生,但是我不能,我只有将新墓室的地图绘制完成以后才能回去。而且睡觉几乎是不可能的。11月17日,天空中出现了一丝光亮,工人们还没回来,我再一次用仅剩的饮用水清洗并用床单布条包裹了受伤的脚。黎明时分,我发现了一个问题:外侧的两个脚趾肯定也受伤了,从暗紫色的肿块儿判断,可能伤到了一根、两根或者三根骨头。伤口大部分是表面的,我的靴子虽然起到了防护装备的作用,但皮肤裂开了好几处,而且布条也变成了褐色。完成自我护理以后,我又跌跌撞撞地去探索我们可以暂时称之为“迷惑墓室”的新墓室。从表面上看,第二个墓室像空墓室一样空荡荡的,所以有人会断定,进入空墓室的盗墓者会发现写在B门上不祥的诅咒,但是他足够强壮并能稳步前进,只有完全挫败才能阻止他的步伐,因为恐惧和障碍到现在为止都不能阻止他,所以国王和他匿名的建筑师很可能决定不设置更多的诅咒或者障碍,但只是诱使夜贼相信他绝对是在浪费时间。就这样,出现了另一个空空如也的墓室。当然,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观察过它,所以当我在钦佩阿托姆-哈杜的狡猾的同时,回顾以往都是多余的。不管怎样,我的古墓地图更新如下:如果不是为了B门上的铭文和C门上勾引男子的女人唱的歌,我的困惑和绝望此刻与假设中的古代盗墓者是一致的。这是17日上午的晚些时候,工人们还未拿来绷带、水、食物以及一根用深色硬木精制而成的、头部弯曲像皇家手杖一样的手杖。他在挖掘过程中砸着了脚,正等着别人拿来手杖给他,这样他就可以支撑着走路了,你知道吗?这根手杖现在正在开罗探险者俱乐部里展出。由于B门倒塌的冲击,我的脚每迈一步都剧烈地疼痛,但手杖却是个好帮手。进餐、喝水,然后用放大镜检查困惑墓室的四壁,我看清了墙上明显的“贮藏室”标志,并发现了模糊但肯定存在的C门的轮廓。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仅在一人的帮助下(艾哈迈德和其他人回来得很晚),我开始清理尘土并敲击C门的四周,同样缓慢的重复动作,使用着凿、刷、锤、楔、刷、凿、刷、锤、楔、刷。我感觉非常虚弱,也许是有一点发烧,无疑是因为想到最后一道门后的宝贝而激动不已。而且,有两三次我都从里面蹒跚着走到外面,这样使我减轻了痛苦。至少还有两次,由于过度疲惫就直接睡在了空墓室的行军床上,把以前睡不着的几个小时补了回来。17日的整个白天我都是用睡觉度过的,醒来之后——这是我的一个不好的习惯,也是阿托姆-哈杜的——天刚刚变暗。18日。我能够听见但看不到我那位忠实的工人睡在阴暗的角落里,但其他人仍旧没有回来,我来到外面观察德尔巴哈里的星空。这次守夜我并不感到愉快。18日的黎明终于到来了,而且微弱的光线显出我是独自一人;显然我误以为自己呼吸的回音是那位忠诚的工人的,但他却不在这里。我发现艾哈迈德和其他人已经迟到了18个小时。他们有可能背叛我,懦弱和贪婪是当地劳动力不断的威胁。没有立即出现刺激他们眼球的东西,放弃是一个有可能的解释。随它去吧。尽管受到伤口疼痛、口渴、饥饿和愤怒的煎熬,我决定继续独自准备开启C门的工作。然后,我会用岩石和泥土将古墓的前部覆盖住,返回卢克索,将我的发现展示给当地的古物管理局,接受他们的斥责以及人员和技术支持。尤其要让电灯进入古墓,对我来说会是极大的帮助,没有了火把和灯笼的烟,我们就可以增加连续工作的时间而不需要时常到外面呼吸新鲜的空气。18日,今天下午的晚些时候,艾哈迈德带着3个工人回来了。他们道歉的理由非常丰富,他们非常高兴看到了C门的轮廓。伤者需要看护,艾哈迈德就一直呆在别墅里,直到小猫回来进食,然后艾哈迈德和工人们自作主张地将他们认为会对“我们的共同任务”有所帮助的工具——两个重锤——带了回来。我被他们的努力感动了,但禁不住要嘲笑他们的表情,因为我向他们提出了一个很简单的问题:如果我们使用可以将门捶得粉碎的重锤,那么在C门另一侧的财宝将发生什么呢?所以,我留下艾哈迈德和另一个工人在那里守夜,在其他两个人的帮助下,我回到了特里利普什别墅并希望明天一大早就能够轻松地拿到公文回到古墓地点,那些小丑们会为我祝福,就像当年的希克索斯人,他们逼迫人们进行如此必要的欺骗。但至少特里利普什别墅还不会让我失望:洗个热水澡,喝上一两杯酒,再给受伤的脚绑上新绷带。现在,我的脚已经肿得穿不进靴子了。最后更新日志。我的人刚从邮局返回,他带来了一封信和一份电报。电报中,费那苒向我祝贺并提醒我,他已经授权了汇款转账并要求立刻传给他一份发现的宝物目录,“尤其是有私藏价值的宝物目录”。那封信是卢克索分行寄给我的,以确认费那苒的电报:两天前有汇款从美国汇到我的账户上,在星期四也就是16日汇出的这笔汇款的数额只是根据小组初期预算艰苦达成协议的每月付款的八分之一,而且还是贬值的比索并且晚了整整25天。算一算我最近的花销和延期的预算,费那苒汇款只是所需资金的九牛一毛。这是一种正在动摇的背叛行为。我想用某种有逻辑的理由让他相信我,但他肯定没有这样的理由。他的意思是要在下一个计划中的汇款日期,也就是11月22日把这一次的不足数额补上吗?我焦虑地思考着,试图理解他的想法,也许-至少会被人认为-他受到了卑鄙的法瑞尔的贿赂。显然,费那苒受到了某个黑暗势力的摆布。当然,我有办法迫使他跟我合作,但这根本不是我所希望的那种合作关系。他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徒劳地寻找能够解释我的可悲而又吝啬的“慷慨之主”没有兑现最基本承诺的原因,反而他却在流氓伙伴的陪伴下溜进波士顿的某家酒店,将挖掘阿托姆-哈杜古墓所需的必要财力浪费在了卖私酒、轻佻女郎和他那个斯堪的纳维亚情妇的身上。那位忠诚的工人仍在外面等待我的指示。我派他回到邮局给费那苒一个答复:尽管受到可耻贫穷的困扰,我们已经打开了第二个光荣的墓室。现在不是谈琐事的时候,你的专门收藏危在旦夕。现在需要更多的休息,我会睡得像个死人,明天无论剩下什么武器,都要再次回到战场。什么都无法阻止我前进。

1922年11月23日星期四午夜过后,我在灯笼光下继续写日志,而工人们在分享食物,然后伸一伸腿和疼痛的背部并再次回到我们的最后一扇门——C门前。在它后面躺着古墓、财宝、历史以及一个用破碎的麻布包裹着身体的天才。作为一位探险者,我需要在这里停下来思考,在广阔的时间长河即将出现裂缝的时候,我应该认清自己的责任。工人们准备就绪了。就是现在……过了一会儿。黎明出现在德尔巴哈里的上空,但太阳的光芒太过微弱,以至于不能照亮这片被神奇包围的土地上与众不同的神奇之物。柱子墓室出现在我们的地图上,而且阿托姆-哈杜又一次上演了他的幽默:我的地图竟然在11月23日睡意正浓而又阳光明媚的时候绘制完成了!新的队伍将在艾哈迈德的率领下于明天到达,我有一天的时间休息、测量、做记录、清除碎片,并为我们最终打开G门“大型入口”做好准备。对于这一发现,我难以想象卡特的表情。他会双手交叉于胸前,保持沉默,丝毫不表露自己的想法。但首先,我必须回想一下刚过去的8个小时里的事情,恐怖与神奇、背叛的愤怒与成功的喜悦。今天我必须将这些铭记在心之后才能入睡。C门需要我们全力以赴地来对付,但最后它还是向我们屈服了,而且与前几扇门相比,它更加容易对付。我们能够将它放倒,在它最后永久地被放置在开罗博物馆的中央画廊之前,我会设法把它从古墓里带出来并送到实验室里仔细保存和检查。借助手电筒的光线,我遗憾地发现C门另一侧表面上什么都没有,我只能停下来,叫喊着,让工人们停止抱怨,他们抱怨着比如我们本可以用重锤来解决问题而我又是怎样浪费了他们的时间之类的事情。我命令他们全部都出去,并独自走进下面的墓室,心在怦怦地跳着,脚也基本上麻木了。我必须承认,这个发现令我困惑:像壁龛一样狭小的墓室,第一眼看去什么都没有(等待着更加彻底的调查研究——首先我必须全神贯注并仔细回想事情发生的顺序)。在我前面不到3英尺的地方,是阿托姆-哈杜的又一扇令人讨厌的门,D门与C门形成直角。D门所在的是一个狭小的空墓室——也许是一个谷仓,我是这样认为的,尽管里面没有粮食。难道是放置雕像的墓室用以保卫古墓?但雕像在哪里呢?我听到工人们在令人困惑的墓室里用他们自己的方言争论着什么。不管这些,我继续检查D门和这个小壁龛的墙壁,试图理解阿托姆-哈杜对于放置尸体地点的安全性的古怪想法,试图解开他的古墓矛盾之谜。这是他的妻妾们陪葬的墓室吗?是仆人的?是动物的?还是贮藏武器用的?或者是早已化为灰烬的衣服?食物?我站在那里思考着一切,不知道站了多久。这时,我突然感觉有人在拉我的袖子。“特里利普什先生,”艾哈迈德说,“先生,请您出来吧,我们一起吃点儿东西,呼吸一下新鲜空气。让我来照顾您不幸的脚伤,然后您来决定我们下一步的工作。”艾哈迈德极少见地向我表露出他善良的一面,但这次却让我印象深刻而且感动不已。我拄着手杖蹒跚地走出令人窒息的古墓。天还黑着,他扶着我走下悬崖小路并坐在一块岩石上,给我拿来了食物和热咖啡,又问我在里面发现了什么,它有什么意义等等。尽管他不必表现得温柔,因为发紫而且散发臭气的伤口已经没有感觉了,但他依然像护士一样仔细地为我换了绷带。我们聊了半小时,也许更长的时间,而且东方出现了第一束珍珠条纹般的光线。我的每一句话,对他来讲,就像是大学的指南,而我现在也难得有这样的机会将自己难懂的想法对牛弹琴似地讲给他听。我尝试了各种假设并向他解释了每一个古墓矛盾之谜的复杂问题,尤其向他解释了这个古墓的复杂性。他似乎理解了,而且我高兴地看到他眼睛流露出的智慧。在得以暂时休息之后,我急切地想继续工作,但艾哈迈德却求知若渴,他的问题包括挖掘与保存,还涉及了为博物馆保留珍贵历史而恢复C门表面铭文的尝试,也有关于王朝灭亡时古墓里可能有的财富,所有这些问题都是富有洞察力的。我们继续聊着。3个工人有一段时间——曾在我的眼前消失了,直到他们再次出现时我才真正意识到。他们沿着小路朝我们走下来,在微弱的光线下隐约可以看到他们:一个个满身白尘,有的吐着嘴里的脏东西,有的把重锤朝地上猛地扔去。“什么都没有!”他们突然间用清楚的阿拉伯语向艾哈迈德叫喊。“什么都没有。只有柱子,什么都没有。”他们马上又骑上三只骡子,小跑下山,这时太阳刚刚升起,而他们也不管走的是哪一条路。“这些卑鄙的家伙都做了些什么?”我叫喊着,并单腿跳回了古墓。天啊,他们还有什么没有做的啊?尘土和碎石就是血淋淋的证据:工人们受到贪婪的欲望驱使,D门被毁了,出现了第二个狭小的墓室以及E门,E门也被毁了,接着出现了第三间墓室和F门,F门又被毁坏了,最后出现的是更加让人捉摸不透的柱子墓室。我此刻的狂怒是难以言表的,甚至在几个小时之后,我将此事记下来的时候,我的眼里仍充满了泪水,我的笔在颤抖。我只能带着自嘲的表情扪心自问,我为什么会惊讶呢?在我的一生中,我曾经这样过吗?没有人值得相信,除了我们一直爱着的少数几个人,妻子和父亲。对我的背叛、对科学和本国文化遗产的背叛,以及对艾哈迈德的背叛。是他让这些人干的!他站在我的旁边,摇着头,他的气愤是平静的。请注意:我不知道有什么信息被重锤毁于尘土之中,也不知道有什么样的小件财宝被这些罪犯拿走了——他们离开时,完全可以把小件东西放在缠头巾里或者身穿的长袍里,可他们竟然还用清楚的阿拉伯语叫喊着“什么都没有。”时机成熟的时候,我会别无选择地告诉古物管理局D门、E门和F门从来就不存在。而我的双手被绑起来,是他们的罪行逼我这样做的。我解雇了艾哈迈德,尽管这位忠诚的仆人希望留在我的身边,继续与我一起寻找受到破坏的地方并探索新的墓室。但他自己的想法说得很清楚:把这些人解雇了吧,重新雇佣一些新人,酬劳每三周发一次,而不是每周一次。他也走了,非常沮丧,而且嘴里还咕哝着什么。我回到了古墓,眼睁睁地看着它受到的侵犯,我不禁怒吼起来,但不管怎样,这仍然是一次胜利。3个“皇家存储墓室”——形状相同,对称,设计简单,坚固,而且比例恰到好处,并有着神秘的纯粹品质——肯定是设计用来盛装在国王去往地下世界的路上所用的随身物品。毋庸置疑,这3个墓室里所装的东西是这样的顺序:食物(时间过长,已经分解了),熏香(在埋葬时被点燃,现在早已变成了蒸汽,尽管经历了3500年,依稀可以感觉到密封墓室里的熏香气味,但令我惊讶的是,它特别像玛格丽特香水的味道,就是特别像古代双耳罐的那个有小圆珠装饰的玻璃水瓶);闪闪发光的金币或者价值中等的小块儿珠宝,偷骡子的忘恩负义者可以随手攫取一空,我甚至连他们的名字都不知道。但是,柱子墓室!阿托姆-哈杜给我们留下了一个谜,却还要折磨我们更长的时间才能揭开G门后面的神秘面纱(野蛮之人显然在浓重的尘雾中忽视了它并过于急切地卷走了偷来的小玩意儿,之后又回来向我们炫耀似地表示他们失望的抗议)。下午和晚上,我一直在做测量工作并对柱子墓室的每个表面进行一寸接一寸的调查研究。柱子墓室大约有25英尺长,里面有12根从地面竖起直到屋顶的石柱,它们是没有标记的白色圆柱,如此完美的圆柱体绝对是数学上的辉煌成就,这是墓室内部所具有的重大意义,因为在这种情况下,墓室里任何多余的装饰品都将显得庸俗,甚至对于阿托姆-哈杜虔诚的请求起到相反的作用。柱子间的距离是均匀的,4排3列——每根柱子的圆周长是12英尺——在数学里永远没有最好-所以直径大约3英尺——他们的摆放位置使人不能迅速穿过墓室,所以古代的盗墓者们都不能轻而易举地迅速进入或逃走——他们之间的比例在数学方面是非常精确的,而且具有重要意义。如果有人计算此墓室的总面积:25英尺×15英尺=375平方英尺,然后12×πr2,此处r=1.5英尺所以84.78平方英尺是柱子所占的面积,也就是说比例为84.78/375,或者准确地说这个比例曾经用于——可以肯定的是,在阿托姆-哈杜王朝之前有12个王朝,毫无疑问这些柱子就代表着12个以前的王朝,他把墓室里的自己看成是他们象征性的保护者——黄道十二宫图,柱子的位置代表着天文学上星座的位置,我们称它为天狼星,而埃及人把它看作是伊希斯的化身,我要感谢她帮助我指引阿托姆-哈杜——我们必须认真思考一种可能性,在中空的柱子内部可能隐藏着价值不菲的宝贝,而且柱子可以打开——阿托姆-哈杜害怕古代的盗墓者甚过其它任何东西,这些盗墓者可能会发现所有12根柱子之间缠绕着坚实的细线,至此他们的进展受到阻碍,柱子墓室简直变成了致命的蜘蛛网,诱惑吃得肥胖的苍蝇陷入细线之间,而细线的表面上涂有只有古代的魔术师才懂得的毒药——以色列的12个部落、1年中的12个月、加拿大的12个省、圣诞节的12天——如果卡特面对这样的一个墓室,他会怎么办?他会先仔细观察并进行测量,然后几乎不说一句话,只是点点头,拿着他的卡片贴在胸口。“现在说什么还为时尚早。”他会这样说,但他的举止暗示出他知道的肯定比在这里看到的更多,而傲慢则隐藏在他平静的心里。

本文由永利皇宫发布于关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埃及(Egypt)考古学家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