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皇宫-永利皇宫官网
做最好的网站

绝不放过

  一
  两个月前,市里召开了一次会议,主要是表彰那些积极纳税的先进个体户。其中,胡彪就在这次表彰中。市政府要求报社报道每一个人的事迹。对胡彪的采访,分给了记者刘稳。接到任务,刘稳找到了胡彪本人。
  胡彪先带着刘稳参观了自己开的娱乐城,刘稳一路摄像做为采访资料。采访本人,刘稳准备留到下一步进行。
  最后一个项目,是吃饭,在胡彪餐厅。酒足饭饱后,胡彪让刘稳去桑拿。这一切让刘稳身心都很舒坦。临走时,胡彪还给了刘稳一个红包,拿着红包,刘稳喜气洋洋回了家。
  在采访过程中,刘稳意外发现了胡彪另外一面。胡彪另外一个面孔,刘稳是从一个叫宋明辉那里得到的。宋明辉有一份材料,在报社主任那里,那天主任电话叫来了刘稳,让他看了宋明辉递上来的那份材料。
  记者职业习惯就是要探究真相,没想到,这一探究,刘稳竟然感到了十分恐惧。
  半个月前,刘稳约了刑警队中队长史涛见面,此时的刘稳,手里有一份关于黑社会老大胡彪的材料,他甚至还有一盘摄像。这些都是他在采访过程中意外得到的。史涛和刘稳是同学,两个人平时关系一直很好。作为记者刘稳,经常会到刑警队采访一些关于社会存在的问题。
  真正坐在了一起,刘稳又有些犹豫了。自己那份材料拿不拿给史涛呢?刘稳欲言又止,他真不知道如今这个同学还是不是以前的同学了。刘稳不是不知道有过一些报道,警察和黑社会的人沆瀣一气。刘稳决定先不把材料交接史涛,放在自己手里最安全。两个人在一起,刘稳倒是也提到了自己眼下正在调查一个黑社会内幕,但具体是谁,刘稳没告诉史涛。刘稳不想节外生枝。
  当时史涛对刘稳说的也没在意,两个人简单说了说话,就分手了。
  几天前,刘稳主动给史涛通了电话,刘稳在电话里告诉史涛,先前提到的那份黑社会老大的材料是胡彪的,他掌握了胡彪确凿证据。他告诉史涛,最近,突然发现事情不对劲了。家的门上,出现了威胁的语句。而且在上班时,刘稳发现有人跟踪自己。刘稳隐隐觉察到事情对自己不利。他想把材料交给史涛。
  史涛正好在外地抓捕一个嫌疑人,史涛在电话里告诉刘稳,等回到了市里,马上找他。
  等史涛从外地回来再打刘稳电话,却怎么也打不通了。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史涛内心有一种不安的感觉。对于这个胡彪,史涛知道,他在社会上势力很大。
  以前,公安局调查过这个胡彪的问题,因为没有实质性证据,一直拿他没法子。另外一个很重要问题,此人和上层关系不错。就连公安局内部人,都有他的熟人。一旦要整理他的材料,他提前就知道了,有些证据,提前给销毁掉。甚至是证人,就算警察找到,也不敢出面作证,更不要说写书面证言了。
  和刘稳失联后一天下午,史涛到了刘稳单位,单位人说,刘稳两天前就没有来上班了,具体情况也不知道。
  史涛又到了刘稳家,看到了刘稳妻子。刘稳妻子刘艳艳对史涛说,刘稳已经两天没回家了,也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史涛问刘艳艳,你没有去派出所报案?
  刘艳艳哭着说,去了,可没有证据证明刘稳失踪和绑架案有关,派出所说让再找找,真找不到,再到刑警队立案。
  坐在刘稳家,史涛心里很不是滋味。他劝刘艳艳说,不要急,没准刘稳这次失踪和刑事案件没有关系,只是去外地出差了。
  刘艳艳很肯定的说,不会,刘稳即便是去了外地,也会来电话告诉我他在什么地方。
  说完,刘艳艳让史涛到门口看墙上用红漆写的字。字,已经让刘稳给擦掉了,但是,还能隐隐看到墙上的红色。可以看到字就两个,去死。
  在刘稳家,史涛从刘艳艳嘴里还得到了一个情况。
  在半个月前,是个星期天,她和刘稳一同开车到山里玩。当时,汽车放在山顶上一块草坪,到了下午,她和丈夫一同开车回家,就在行驶到半山腰时,山道是一个拐弯,刘稳用脚制动,发现,制动失灵了。幸亏当时时速不高,刘稳一把方向让车子撞在了山崖上,这才停了下来。
  刘稳下车检查,发现是油管破裂,导致刹车液体流逝。当时刘稳也没多想,因为他们上山来玩,根本没看到什么人在自己车跟前有动作。直到前些时候,墙上出现了威胁的语气,刘稳才把上次事件和自己调查黑社会胡彪联系到了一起。
  刘艳艳坐在沙发上说着说着又哭了起来。她对史涛说,我早就给他说过,不要搞什么黑社会的材料了。有公安局,他就是一个记者,能阻挡得了?刘稳不听。
  史涛问刘艳艳,你知道刘稳调查材料放在了什么地方?
  刘艳艳说,刘稳为了不让我担惊受怕,材料他没有放在家里。谁知道他放到了什么地方去了。
  那天,从刘艳艳家出来,史涛去了当地派出所了解情况,所长赵丹和史涛认识,所长对史涛说,那天,刘稳家属是来过,可队长,你知道,那些记者经常到外面采访,我让刘稳家属再等等看,现在一点凭证都没有,你说失踪了,如果我们立案,结果他回来了,这不成了笑话了吗?
  胡彪的娱乐城,就在赵丹所管辖区居住。对这个赵丹所长,史涛印象不是很好。记得在去年,史涛刑警中队抓了个叫黑龙的混混,赵丹还出面为黑龙说情。那次,因为是一般打架斗殴,也没有多大问题,本来,是想行政拘留几天。赵丹来了,也不能不给一点面子。大队长辛志斌就让史涛对黑龙做行政处罚。据史涛了解,那个黑龙就是胡彪手下人。黑龙胸口有两条黑龙纹身。黑龙有案底,在十年前,曾经因为伤害案被判了刑。
  胡彪手下人,大多都是从监狱出来的,有几个还是胡彪得力干将。这些都是史涛耳目告诉史涛的。甚至连耳目们,一般都不敢惹胡彪手下人。
  所长赵丹那些话,史涛想想也是,怎么能说是失踪呢?不过,史涛总是有种不详感觉。也许是搞了这么多年刑警缘故,史涛什么都是往坏了想。史涛在公安网上查了查,也没发现有无名尸体的通报。史涛心里还好受点。起码,目前不能说刘稳已经死亡了。或许,这个刘稳真的去了外地,只不过他不想让别人知道吧。但愿如此。
  星期一上午,市局开会,主要是传达公安部文件。
  公安部文件上说,要在全国开展一次飓风行动,主要是针对那些黑社会势力。在打击黑社会势力的同时,要打掉那些黑社会的保护伞。这次行动,手腕要强硬,对那些敢于保护黑社会的幕后者,绝不手软。
  全局会议散了,市局长把刑警队队长们留了下来,重点交代了这次行动,现在社会上,对胡彪反应很强烈,市局已经把他定性为黑社会性质。不过要想真的查胡彪,阻力还是很大。局长明确表示,一定要把胡彪这股黑社会势力作为首要打击对象。
  局长态度很明朗,对那些保护伞,一定要查到底,牵扯到下面的,材料报上来,党委研究处理,牵扯到上层领导的,交给市纪检委,甚至由检察院出头。
  从市局出来,史涛就想到了自己同学刘稳。在回刑警队的路上,史涛向大队长辛志斌汇报了同学刘稳失踪的情况。
  听完了史涛的汇报,辛志斌对史涛说,正好乘着这次飓风行动,你把胡彪的问题彻查到底。这个任务就由你们对具体来做。碰到什么问题,咱们再研究。回去,咱们给队员们开会,具体布置行动任务。
  会议上,辛志斌大队长对队员们讲,这次行动,主要是打黑,顺便破积案。
  
  二
  滨河市在古代有一条护城河,河水环绕城市。改革开放以后,城市扩建,护城河成了百姓们休息的好地方。这些年,市政府搞民生开发,护城河两边绿树成荫,在岸边,还建了不少让百姓活动的场地。
  每天清晨,很多附近百姓都会到这条护城河岸边运动。在河提上,也少不了小摊小贩们在卖便宜物件。
  这天清晨,河岸活动场地上,有几个老者在慢慢悠悠地打太极拳。一个老者正打着,突然看到在河水芦苇丛中,有东西半浮在水面。
  老者停下动作对旁边老者说,你们看,对面水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像是麻袋。鼓鼓囊囊的。咱们去看看是什么。
  几个人来到了河边,其中一个老者拨开芦苇丛走到了河水旁,仔细看,猛然从河边跑了上岸。几个人看到这人脸色,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
  老者急切的说,咱们赶紧报警吧。是一具尸体。
  刑警队接到110指令赶到现场,派出所民警已经在现场围起了警戒线。尸体已经被拽到了岸上。真是害怕什么就来什么。史涛在接到报警第一个反应,他知道恐怕事情真像他猜测的那样,尸体很可能是这几天失踪了的刘稳。来到现场,看到尸体,虽然尸体已经被水泡的有些变样,但史涛还是一眼就认出了是自己失踪了的同学。
  辛志斌看了尸体后问史涛,这是不是你同学?
  史涛说,正是刘稳的遗体。
  这条河有两米深。刘稳的尸体上,绑着绳子,绳子下,还捆着一块石头。如果不是尸体膨胀,尸体还浮不到水面来。就从这一点,凶杀案是定了。很快,市局负责刑侦的副局长也赶到了。副局长和刑警队长们简单开了个碰头会,下一步就是要开展调查,走访当时发现尸体的几个人,还有,根据法医鉴定,死亡时间应该是在六天前。
  史涛算了算时间,正是刘稳给自己打电话后。
  勘察完现场,联系了殡仪馆,刑警们回单位开案情研判会。报社领导也来了。市局管刑侦副局长告诉报社领导们,先不要报道此条消息,等有了进展,再报道。面对报社,刑警们都有压力。很快,市委领导来了电话,一定要侦破此案,打击残害记者的凶手。
  会议现场就设在案发现场所属派出所会议室。
  下一步派出所任务就是了解周边群众,几天前有没有人发现什么蛛丝马迹。会议开完,史涛带着本队女刑警杨睿,驱车到了刘稳家。刘艳艳由于害怕,已经回娘家去了。
  在刘艳艳娘家,当刘艳艳得知刘稳已经惨死,当场晕了过去。
  杨睿将刘艳艳扶到沙发上躺好。刘艳艳清醒过来,抱着杨睿痛哭。杨睿劝导刘艳艳说,嫂子,刘大哥不在了,我们还需要你给我们提供一些有用线索,能让我们早日破案。你也别太悲伤了。
  镇静后,史涛问刘艳艳,先前还知道些什么情况。刘艳艳对史涛说,她曾经接到过恐吓电话。电话号码现在还在手机里。
  拿到电话号码,从刘艳艳家出来两个人直接到了电讯公司查询。结果一无所获,因为那个电话号码不是实名,而是一次性的号码。杨睿对队长说,看来,这些家伙早有准备,电话咱们查不到是什么人用了。
  史涛现在考虑的问题是,刘稳那份调查材料放到了什么地方。再次来到刘艳艳家,史涛又一次问刘艳艳,刘稳那份材料他会放在哪里,可刘艳艳怎么都说不清楚。刘稳根本没让自己妻子看那份材料。现在刘艳艳脑子一团糊涂,由于刘稳的死,悲伤让刘艳艳暂时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在刘稳办公室,刑警们也没有找到那份材料。史涛问报社主任,是不是知道刘稳在调查黑社会胡彪的问题。
  主任拧着眉想了想,说当初我们是把胡彪作为先进个人来采访的,根本没把他当成黑社会势力。采访胡彪,也是市政府交给我们的一项任务。谁知道,在采访过程中,刘稳发现了胡彪一些很严重的问题。至于那个胡彪犯了什么罪行,我们调查也没用,是你们刑警们的事。我们只关心民生问题。不过,在此前,曾经有个人说,是受害者,他一条胳膊被胡彪手下人打断过。他希望能通过我们报纸报道此事。让全社会百姓都知道胡彪是个什么东西。那份材料我也让刘稳看过,因为上面涉及到了胡彪名字。
  报社主任说完,从抽斗里拿出一份当事人写的材料递给了史涛。
  写材料的人叫宋明辉,是个做小生意的人。史涛决定先找到宋明辉,看在宋明辉嘴里是不能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宋明辉家,史涛他们费了半天周折才找到。原先宋明辉家住在拆迁了的棚户区,因为拆迁,他从那地方搬了出来,在外面租了一间小房子。宋明辉向史涛反应,当初,就是因为拆迁问题,和拆迁办没有协商好,当时他没急着搬走,有一天晚上,突然从外面冲进来几个人,把他家东西给砸了,还把他胳膊打断。临走时,那些人说,限他两天搬走,不然,等着收尸。最让宋明辉惧怕的是临走时,其中有个人提到了他女儿。
  从外表看,宋明辉有些木讷。宋明辉已经离异,女儿宋瑶跟着他过,据宋明辉说平时女儿和他相处的关系不是很好。史涛想了解一下宋明辉女儿,可是,宋明辉告诉史涛,女儿已经很久没回家了。
  史涛问宋明辉女儿为什么很久没回家,宋明辉告诉史涛,因为之前,女儿谈了个对象,留着一头黄头发,看上去流里流气,宋明辉不愿意,曾经因为这件事和女儿吵了一架,吵过架后,女儿一赌气离开了家。
  宋明辉受不了这种野蛮惊吓,第二天就搬走了。
  当史涛问宋明辉是什么人打的时,宋明辉却不敢说了。宋明辉缄默不语。
  晚上刑警队又开了个碰头会,大家都遇到了这样的问题,当找到一些受害人询问情况时,都不敢吭气。有人曾经这样对刑警们说,这两天,已经有人来找过,说是谁要告诉警察,就别想过好。刑警们对这些受害者也没法,只能看看下步怎么做好他们思想工作。

  一、拜认“干爹”
  郑志和跟黄永亮两个人是好朋友,又是同学,两家还住左右院邻居。自从参加工作,两个人就都在吉平县建筑公司工作。企业改制后,他们各自承包了一个建筑工程队。只不过郑志和承包的时间要比黄永亮早两年。两家平时往来密切,就连吃饭都经常在一起。不是在郑志和家吃就是在黄永亮家吃,有时也经常一起去饭店聚餐。
  黄永亮今年三十五岁,女儿小洁正在上小学二年级。郑志和比黄永亮大四岁,可结婚后多年没有孩子。经过省医院专家检查,是因为郑志和患有少精症。在医生细心指导下,郑志和通过服药,好不容易才让媳妇方梅怀上了身孕。孩子是个男孩,今年5岁,刚上幼儿园。由于体质比较弱,平时总爱生病。方梅听人说,只要给孩子认个“干爹”,孩子的身体就会逐渐好起来。于是就经常在郑志和的耳边吹风,想让郑志和答应儿子晓晓认黄永亮当“干爹”。郑志和本不屑于这些事,可挡不住媳妇的软磨,也就同意了。一天,在两家人一起去郊游时,方梅正式把这件事提了出来。没想到黄永亮欣然允诺。只是黄永亮半开玩笑地说,那你们可要破费点哟,怎么说也得摆一桌,有个仪式呀。
  第二天中午,郑志和方梅专门在县里上档次的夏华酒店摆了一桌,还请了一些其他要好的朋友来作陪。酒席上郑志和跟媳妇方梅让儿子晓晓给黄永亮磕了三个头,正式拜认黄永亮为“干爹”。黄永亮急忙把晓晓扶起来,抱到自己的怀里。又扯衣角又夹菜,看疼爱、关心和亲热劲儿,一点也不比自己家的孩子差。从这以后,每逢节日或晓晓的生日,黄永亮都要给孩子买些礼物,当然郑志和也少不了时常给黄永亮的女儿小洁买些东西。两家走动得越来越频繁。可中间隔着一面板杖子,往来还得走大门。郑志和跟媳妇方梅都觉得不方便,在征得黄永亮夫妇同意后,两家就在中间板杖子靠屋的一侧开了一个便门。这样,两家人往来就随意多了。就连夜间睡觉,有时中间的便门都不关。
  
  二、晓晓失踪
  晓晓六岁那年秋天,黄永亮的岳母中风瘫痪在床不能自理,媳妇带着女儿小洁去了外地娘家。由于家里没人作饭,黄永亮经常在郑志和家里吃。高兴时,两人就在一起喝酒,有时直到深夜。连家里的火炕有时都是郑志和的媳妇方梅去给点。
  一天周日下午,郑志和跟朋友有约不在家。妻子方梅要上街去买菜,就让六岁的晓晓自己留在家里。20分钟后,等方梅买菜回来,晓晓却没了踪影。方梅以为晓晓一定是去了“干爹”家了,就没有在意,开始动手做晚饭。可直到晚饭做好后,也没见晓晓回来。方梅便穿过便门上黄永亮家找晓晓,这才知道晓晓根本不在黄永亮家。
  黄永亮也出来跟方梅一起找孩子。家的附近找遍了,邻居家也都找到了,就是没有晓晓的踪影。
  “晓晓能不能是去了亲戚家里?还是给志和打个电话,让他赶快回来,一起去亲戚家里找找吧。”黄永亮提醒方梅说。
  方梅急忙给郑志和打手机,说晓晓丢了,让他赶快回家。十分钟后,郑志和回到了家里。问明情况后,郑志和埋怨了媳妇方梅几句,三个人就一起去亲戚家里找。爷爷家、姑姑家、叔叔家都找遍了,都没有看到晓晓。他们又去晓晓的姥姥家、姨家和舅舅家找,也没见晓晓的影子。
  天色已晚,晓晓还是没有找到。郑志和、方梅都十分焦急。因为自己的疏忽,孩子不见了,方梅更是懊悔得要死。晓晓究竟哪儿去了?大家更是一片茫然。该不是被人贩子拐走了吧?想到这里,亲戚们都提醒郑志和赶快去公安局报案。县公安局接到报案后,马上派人去火车站、长途客运站堵截,一连忙了几个白天和晚上,结果一无所获。
  晓晓就这样神秘失踪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郑志和、方梅一家的悲痛可以说是痛彻心骨,无法用语言表达。
  
  三、匿名电话
  晓晓失踪后的第四天上午,黄永亮又来到了郑志和家里。在安慰了郑志和和方梅几句后,黄永亮说他媳妇来电话说岳母病危,让他马上去。他准备当天下午坐火车去岳母家。郑志和说,这几天晓晓失踪,周围的邻居都没少帮忙,你是晓晓的“干爹”,更是跑前跑后。现在你家里有事,该走就走吧。反正事情也已经这样了,孩子也不见得一半天能找到。就这样,当天下午,黄永亮就坐火车去了外地。
  晓晓失踪已经第十天了。这天晚上九点钟,郑志和的手机突然急促地响了起来。他马上拿起电话接听。电话是一个陌生男子打来的。
  “你是郑志和吗?你的儿子现在在我们手里。要想要回你的儿子,你必须在明天晚上之前准备好四十万赎金。然后按我们的要求去做。”电话中的陌生男子冷冷地说。
  “你是谁?我儿子真的在你们手里吗?那请你让他跟我说几句话。”郑志和说。
  “你没有资格跟我讲条件。必须按照我说的去做。这样才能保证你儿子的安全。你周围就有我们的眼线,如果你胆敢向警察报案或耍滑头,就等着给你儿子收尸吧!”凶狠的声音说完后,电话就被挂断了。
  怎么办?儿子晓晓死活不明,现在又有人来要赎金。郑志和和媳妇商量了半天,权衡再三,还是决定先向公安局报案。郑志和用方梅的手机把接到匿名电话的事儿报告给了刑警队,说绑匪说在他家周围有眼线,让警察不要到他们家来,有事打方梅的手机。
  晚上九点四十分,方梅的手机响了。电话是刑警队打来的。他们告诉郑志和可以答应绑匪的要求,并把钱准备好,警察会在暗中保护他。还要求他身上除了带好自己的手机外,还要把媳妇的手机随身带着,以便有事可以跟他们及时取得联系。
  第二天上午,郑志和按公安局的要求,去银行把四十万元现金取了出来。晚上七点钟,郑志和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赎金准备好了吗?你没有向警察报案吧?”还是那个陌生男子问道。
  “准备好了。我没报案。”郑志和说。
  “我谅你也不敢报案。半小时后,3658次列车经过你们站。你马上上车,到了车上再听我的指令。”
  “时间这么急,恐怕来不及吧!”郑志和说。
  “少费话!必须坐这次列车!”说完,陌生男子挂断了电话。
  郑志和放下电话,马上用方梅的手机把情况向县刑警队进行了汇报。在得到了明确的答复后,登上了3658次列车。就在列车即将开动时,县刑警队的几名便衣也上了这次列车。刑警们在车上很快就发现了郑志和,并在他的附近坐了下来。
  
  四、抓捕疑犯
  3658次列车开车已经十多个小时了,郑志和始终还没有接到那个陌生男子的电话。尽管是夜间行车,郑志和一点睡意都没有。一颗悬着的心始终难以放下来。当列车行至津门市时,郑志和的手机突然响起:那个陌生男子让他马上在津门车站下车。郑志和拿起包向车门口走去,几名刑警看到后,也紧随其后,跟郑志和一起下了火车。
  下车后刚出出站口,郑志和又接到了电话,让他打出租车去永康路。郑志和上了出租车后,忙用方梅的手机告诉了随行的刑警。刑警们告诉他正在他的出租车后面跟着,他就挂断了电话。车刚上永康路不久,陌生男子又来电话说,让从永康转向人民路,继而又转向新华路,当车在新华路上行驶到怡宾酒家附近时,郑志和接到电话让他马上下车,并且不准关电话。下了出租车才告诉他去怡宾酒家。刑警们乘坐的出租车也远远地随后跟至。
  进了怡宾酒家,电话又告诉郑志和直接上楼,去211包间。郑志和走进了211包间,看到了一个满脸横肉、膀阔腰圆、脸上还带着明显刀疤的人。
  “钱带来了吗?”刀疤脸满脸杀气地问道。
  “你就是绑架我儿子要赎金的人?我儿子晓晓呢?”郑志和反问道。
  “想见你儿子?先把赎金交给我!在没见到赎金前,你是不会见到你儿子的!”刀疤脸蛮横地说道。
  “我又没见到儿子,凭什么相信你?凭什么把赎金交给你?”郑志和说道。
  “看看这是你儿子穿的黄毛衣吧?这回总该相信了吧?”刀疤脸说着从包里掏出一件毛衣随手扔了过来。郑志和一看,正是儿子晓晓失踪前穿的那件毛衣。
  正在这时,刑警们赶到了。几名警察没费多少劲就把刀疤脸制服,并把他押到了附近的公安分局进行突审。经过审讯才知道,刀疤脸名字叫张涛,津门市人。有抢劫的前科。但在这起绑架案中,他不过是个受人雇佣的从犯,真正的主犯是黄永亮。刚才抓捕时,他就在怡宾酒家附近。晓晓现在究竟在哪里,是死是活,张涛一概不知道。
  郑志和听到这个消息惊愕不已。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黄永亮是自己同学、邻居,又是自己多年的好朋友,还是晓晓的“干爹”,他怎么会做出这样伤天害理的事来?这绝对不可能!那天晓晓失踪的晚上,他还一直在热心地帮助找啊!过了一会儿,郑志和终于静下心来。他忽然想起一件事儿来。有一次郑志和和黄永亮在一起喝酒的时候,两个人都有些喝多了。黄永亮曾经借着酒劲问过郑志和:你说你爱你的儿子,如果有人绑架了晓晓,你肯拿钱赎吗?你能把你家所有的存款都舍出来吗?当时郑志和说,这事不可能发生,谁会绑架我儿子呢!如果有人真的绑架了他,我肯定会拿钱赎。要多少给多少,哪怕倾家荡产。这么看来,黄永亮从那时起就有了绑架晓晓的念头?如果这件事是他干的,他就是跑到天边,我也不会放过他!我一定要想办法找到他,让他给儿子晓晓抵命!
  刑警们马上跟津门市警方联系布控抓捕,可为时已晚,黄永亮还是从津门市跑了,而且不知踪影。
  
  五、真凶落网
  在津门市没有抓住黄永亮,郑志和只好跟刑警们一起回到了县里。知道是黄永亮绑架了晓晓,郑志和一家人对他真是痛恨万分。他们恨不能马上抓住黄永亮,然后把他碎尸万段。无奈不知道他现在究竟在哪里,连县公安局刑警队都找不到他,就更不用说郑家的人了。郑家人更为晓晓的安危担心,也不知道晓晓现在是死是活。他们只好在心里暗暗为晓晓祈祷,祈求上苍保佑他平安。
  郑家人四处打听黄永亮的消息。包括他家都有什么亲戚,住在什么地方。一天,方梅忽然想起来以前好像听黄永亮的媳妇说过,黄永亮有个姑姑在江宁市。吉平县有很多人去了江宁市,有搬迁的,也有去临时工作的。黄永亮该不是躲到江宁市的姑姑家里去了吧?听说最近有几个人刚从江宁市回来,也许在他们那儿会打听到什么消息。方梅用了两天的时间,专门去找这些人了解。你还别说,其中还真有一个人在江宁市幸福小区附近好像看到过黄永亮的背影。只不过离得太远,不敢确认。郑志和有个姐姐前几年也搬迁去了江宁市。郑志和和方梅马上给江宁的姐姐打了电话,让她经常去幸福小区附近走走,看看能不能碰到黄永亮。他们告诉姐姐,如果发现了黄永亮,先不要惊动他,马上给他们往家里打电话。
  一个星期以后,江宁的姐姐给郑志和来了电话,说她在幸福小区果然发现了黄永亮。她远远地在后面尾随着他,发现他进了幸福小区三号楼二单元。
  郑志和马上向县刑警队报告。当天晚上,县刑警队四名刑警就跟郑志和一起坐火车赶往江宁市抓捕黄永亮。到了江宁市以后,郑志和找到了姐姐。在姐姐的带领下,县刑警队四名刑警和郑志和一起来到了幸福小区。身着便衣的刑警们马上在三号楼二单元附近布控,经过一天的守候,终于在黄永亮外出时将其抓获。经过突审,得知黄永亮早已把郑志和的儿子晓晓杀害,刑警们只好把黄永亮押解回吉平县城。
  
  六、真相大白
  黄永亮落网后,知道事情已经彻底败露,在隐瞒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就如实地交待了自己的作案动机和作案经过。
  原来黄永亮跟郑志和虽然都在公司承包了建筑工程队,可郑志和承包得时间比黄永亮长,加上平时没有什么不良嗜好,这些年钱没少挣。而黄永亮却不同,他不但承包的时间短,还经常泡舞厅,更好赌,多大的都敢上。这几年挣的钱都花光了不算,还在外面欠了十多万元的赌债。他想尽快还清赌债,还想在朋友们面前装阔,可是兜里却没有钱。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产生了敲诈郑志和的想法:郑志和是他的好朋友,他又是晓晓的“干爹”,如果事情做得好,谁也不会怀疑到他。
  也是事情凑巧。周日那天下午,方梅出去买菜后,晓晓自己一人竟从便门进了“干爹”黄永亮的家。黄永亮给晓晓抓了一把糖让孩子吃。晓晓吃着糖,黄永亮的大脑却在飞速运转着:这真是天赐良机!如果把晓晓给绑架了,不愁郑志和不拿赎金来赎。可晓晓认识自己呀,只有把晓晓弄死才能使自己的计划得以实现!这时的黄永亮已经完全疯了,他用双手一下子卡住了晓晓的脖子。就这样,晓晓带着疑惑、不解和惊恐的眼神,被卡断了脖子,最后被活活地卡死了。
  晓晓被卡死后,黄永亮把尸体迅速藏到了院子中靠近仓房的苫布下面。等到方梅来找孩子的时候,黄永亮还帮着出主意,装作很着急的样子跟着一起找,直找到半夜。就这样,郑志和和方梅作梦也不会想到是黄永亮杀害了他们的儿子晓晓。子夜过后,黄永亮把晓晓身上穿的毛衣脱下来仍然放在原处,然后把尸体装入麻袋,趁着夜色用摩托车运到野外掩埋了。
  又过了几天,黄永亮对郑志和和方梅谎称岳母病危,离开了家,来到舅舅家所在的津门市。舅舅家的表弟因为抢劫被判刑刚出来不久。黄永亮只对表弟说绑架了一个孩子,没说这个孩子现在在哪儿,是死是活。只让表弟负责打电话索要赎金,他在幕后指挥。说好赎金到手后给表弟十五万。那天郑志和来到怡宾酒家时,黄永亮就在躲在不远处的出租车里观望。当他发现几个便衣一拥而进时,知道事情已经败露,就迅速坐着出租车逃离了津门市。
  刑警们带着黄永亮来到了野外,在一片乱草丛中的新土处挖出了晓晓的尸体。至此,历时近二十多天的晓晓失踪案正式告破。
  晓晓的尸体被挖出来的那天,郑志和和方梅夫妇痛哭流涕。两人疯了似的冲向黄永亮,要跟他拼命,在场的警察好不容易才把他们拉开。这件事儿以后,人们的议论很多:在一致谴责黄永亮灭绝人性的同时,有人说这件事怪郑志和和方梅交友不慎。说郑志和和方梅如果不是跟黄永亮走的太近,非要给孩子认什么“干爹”,两家之间开什么“便门”,也不会招来如此灾祸。也有人说怪郑志和和方梅对别人没有最起码的防范意识。如果不把自己的“家底儿”露给了黄永亮,上街买菜时能把孩子领着,这种事情也就不可能发生。不管人们怎么说,这件事都是郑志和和方梅心里永远的痛。这种痛苦将伴随他们的后半生。
  事情已经过去很长时间了,只要一提起这件事来,郑志和就会对人说:你最好的朋友、又是孩子的“干爹”,平时连彼此都不分,他竟能做出这种事情来,你说说,这个世界还能有谁让人信得过?

本文由永利皇宫发布于关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绝不放过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