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皇宫-永利皇宫官网
做最好的网站

岜仙传说,少数民族

广西南宁市上林县木山乡木山村东北部,有一座山叫岜仙,岜者,壮话山的意思,岜仙,指的是有神仙居住的山。这座山曾经有过这样的一个美丽的传说。
  相传,古时候,在上林县东府乡(现木山乡)有一个叫岜寨的小山寨,寨里只有七、八十户的人家。这个山寨归一个卢姓的财主管,其他户都是卢财主的长工、奴仆。在山寨的最东边住的是一户叫蓝祖旺的人家,其祖宗七代都是卢姓财主的奴仆,到蓝祖旺的这一代,由于卢财主带队去山上打猎时遇到大狗熊,卢财主一箭射冲了野熊的肚子,狗熊受伤被激怒了,冲向箭射来的方向,卢财主慌了神,掉下弓箭转身就逃。受伤的狗熊是最可怕的,非和对手打个你死我活不可。这回卢财主悲催了,一路狂奔,大叫救命。两个随行护院冲出护主,虽然用大砍刀砍伤皮坚肉厚的狗熊,但还是被狂怒的狗熊一串连环掌拍死一人,重伤一人。这时,猎户出身的蓝祖旺,顶身而出,用一根长茅冲狗熊的前脑刺去,刺入了狗熊的胸腔,蓝祖旺也被受重伤的狗熊拍飞,受了重伤。狗熊拔出长茅,一股黑红的鲜血狂喷而出,狗熊血尽而亡。
  卢财主感谢蓝祖旺救命之恩,赠给蓝祖旺200斤木薯还有两匹土布。并免除了蓝祖旺一家的奴籍。蓝祖旺一家恢复了自由人良籍;可是祖宗七代都一直是卢家的奴仆、长工,除了做长工和上山打猎,根本没有别的谋生本事,虽然不再是奴仆,蓝祖旺一家依然在卢家大院里当长工,蓝祖旺的儿子叫特宏,已是十二、十三岁的大孩子,看着父亲、母亲一天天的为卢财主做长工,没有一天的安逸,便问父亲:“爸,我们不是已免奴籍,成了自由人了吗,为何还要给卢财主做长工呢?”
  蓝祖旺长叹说:“儿子啊,父亲祖宗七代都是家奴出身,到我这一代,因为主家爱打猎,我自少陪主家去打猎,才学得一点打猎的本事。说真的,除了和主家做长工,吃主家饭,我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什么营生,所以才选择继续在主家家中做长工。”
  “你不是会打猎吗?”特宏问父亲。
  蓝祖旺回道:“打猎春夏秋冬三季可以度过,可漫长的冬季,动物们都猫冬了,我们吃什么呢?”
  特宏听罢不再言语,可心中不再做长工的念头已经如沐雨的小苗,滋长了起来。
  一年后,蓝祖旺因旧伤复发而不治身亡,母亲悲伤过度不久也病故。当时特宏才十四岁,特宏心中不愿继续做长工。一天他问卢财主:“主家,人家做长工的都有工钱,怎么我没有工钱啊。”
  卢财主说:“你人小力弱,我养着你都不错了,你还想要工钱啊?该死的奴才!”
  蓝宏说:“主家,好象你已免了我家的奴籍,我应该是自由人。我做工应有工钱啊?还有你讲我人小力弱,可是自去年开始,我每天做的工和别的长工是一样多,怎么我就不得工钱呢?”卢财主无话可讲。他是一直把已经是自由贫民的特宏一家依然当自家的家奴看待,自然就没有工钱了。
  卢财主不愿失去勤劳肯干的特宏这个小长工,便又劝说道:“如今已经是年末,明年开始,我计你工钱;一年给你十贯工钱,两身衣服,怎么样,还包吃包住。可以了吧?”
  特宏想了想,在这个穷山弄,要工钱到时买东西还是在木山街上花,街上开店的,十有八九是卢财主或卢财主亲属开的店,还是把钱还给卢财主他们。于是拒绝了卢财主的工钱,想了想说:“我不要你的工钱,也不要你的衣服,到明年年底,你给我一斗高粱,一斗小米,一斗豆子作种子,再给我一把锄头,一把月括,一把柴刀,一把斧头就可以了。”财主算了算比给工钱花费少了不少,就答应了。
  转眼,又是一年过去了,勤劳善良又能干的特宏给卢财主留下了很好的印象,卢财主舍不得放特宏外出做自由贫民了。
  到大年夜,卢财主想出了计谋,明天将是特宏出门外出自主谋生了,卢财主为了绝了特宏的作自由贫民的念头,用竹篮装一斗(二十斤)高粱,一斗小米,一斗豆子,都放到开水中烫过后,再放在火灶上烤干,然后再用三个竹篮装给特宏。
  初一早上,特宏用三个旧布袋装了三斗种子,特宏对这来之不易的种子很珍惜,把竹篮里的种子,倒进布袋,还用力拍了拍竹篮的帮。生怕有一粒来之不易的种子夹在篮缝中。卢财主给的那一把锄头是财主家中最烂的,那把刀括是用了三年的,只剩下巴掌大的一片,那一把斧头是卢财主家里放久不用,生了锈的,而柴刀更是用得只剩个边,几乎成了镰刀了。特宏也不计较,挑起种子、工具和自己的一些破被烂衣服合作一挑,挑上肩头,上了山,翻过了三座高山,过了四个弄场,他到了一个叫弄鸡笼的山弄,这个山弄宽有三百多米,长有五百多米,弄底平坦,长满了野梨树与野生柠檬树,特宏决定在这里安营扎寨了。
  他看了一下弄场的地势,在一个靠山的位置用斧头砍倒七八棵大树,平整出一片两百平方米的平地,以树木接为寨栅栏,搭木架房子,用茅草和树皮盖了房顶,用木条结门,以石头砌为墙,修出一个三间的小茅房。用了三天时间,才把房子修好。
  正月初五,人家还在家里猫冬,他就开始在山弄里砍树,割草,一堆堆的放在一起,用近十天时间。他砍出一片宽五十米,长200米的一片地,树木枯了,割倒的杂草杂树干了,特宏用火镰打燃了枯草引燃已干枯的树枯,一场大火,把砍倒的枯树、杂草烧个干净,现出了千万年没有开拓过的油黑的土地。
  他用锄头挖开土地,用月括开垅挖穴,阳春三月,他把三斗种子,都种下了地。他还走了十多里地到山外地头,捡了人家掉在地头不要的木薯杆,和十几个已在地里发芽的红薯头。挑回来,砍成小块,种到还剩的边角地块里。
  从此他勤快的淋水护理,守在田头地角,过不久,后种下的木薯发芽了,红薯也长苗了,可卢财主给的三斗种子,竟不见一棵苗。特宏知道自己上当了,被卢财主骗了。他白天在山弄四周山中打猎,挖怀山、葛根、野菇。晚上点燃火堆守护禾苗。终于,有一天,他发现那片平坦的生荒地中长出了一棵高粱幼苗,原来,这是一个夹在竹篮缝中的种子,卢财主没有经过开火烫,被宏儿拍篮底时落下,故三斗种子,长出了这么一棵苗,特宏心中珍惜得不得了。虽然他吃野菜、吃葛根,吃苦受寒,可有了种子就有了希望。就有了继续奋斗的决心。
  小苗,在特宏的精心护理下一天天长大,从一棵小苗,又曼长出五棵枝苗,共六根茎苗,就不再长了,茁壮的高粱苗,给特宏带来无限的希望。
  转眼三个月过去了,首先是最早长出的主茎上长出了高粱花,过几天,那六棵分茎也开了花。六棵茎苗上长出的高粱花,让特宏心中象吃蜜一样甜。看着高粱将成熟,下一步扩种高粱的希望就要实现。一天,特宏到山弄外的山上看他装的陷井是否猎到野物;忽见飞来了一只大鸟,到已成熟的高粱杆上停下,一口叨住高粱杆,切断高粱穗飞向东方山中。
  特宏奋起直追,追了三七二十一座山,巨鸟叨着一颗斤多重的高粱穗也飞不快,百多两百米又歇一程,特宏在地下跑也追不上,从早上追到下午,大鸟飞到一座云雾燎绕的高山半腰,在一棵细条高顶的树上停下,不久特宏也追到大叫:“大笨鸟,你不把我的高粱放下,等下我打下你就把你烧烤了吃掉。”大鸟不理他,他就捡石块打树上的鸟儿,鸟儿又惊飞起来,向山顶飞,特宏又飞跑着追,将到山顶,鸟儿累了,不得不掉下高粱,可高粱穗象长眼睛一样落到一条只有尺来宽的山裂缝中,特宏在几米远处来不及接到。只有看它掉下深深地黑暗石缝之中。特宏砍来一条小儿手臂粗的的鸡血滕,长有三丈。一头绑在树根上,一头绑在自己腰间下到山石缝中,不久他又爬上来,看不到底,他又砍来三条五丈长的大拇指粗的葛滕连成一条再次下到山石缝中,爬了一个多小时,到了石缝底,寻着了高梁穗。正高兴之际,耳中忽闻琴韵歌声,忙寻声眺望,只见缝侧连着一个山洞,他轻轻地走进山洞深处,又见洞里十多个男男女女,穿着轻纱绿绸制成的华丽衣裳,个个美貌无比,有的正在唱歌弹琴,有的正在下棋练剑。特宏是个农村孩子,唱歌弹琴他不会但下棋他却会。平时总爱看人下棋,于是他到两个正在下棋的鹤发童颜的男子身边看他们下围棋,用柴刀垫在屁股下坐着。下棋良久,肚子饿了,两位下棋的老人叫他和他们一起去吃饭,他们到一个巨大的形如馒头的巨石边,用手一挖,就挖出一块拳头大的松软的馒头块,给特宏,特宏也不做声,也吃起来,竟是白面馒头的味道,连吃了几块,口渴了他们又到一池清清水池中,用一只葫芦瓢淘水给特宏喝,水很甘甜,象蜜汁一样甘美。
  吃饱喝足之后,又和这两位老先生回到棋盘边下棋,这样连续三天,特宏记得该回家了,起身告别要回家,只见屁股下的柴刀木柄已经烂掉了,而身后放的高粱穗也已经烂成泥土。回身找到那道滕条,一抓竟也烂成腐土,他回不去了,于是他大声哭了起来,那些穿纱带绸的美人们过来问他为什么哭,他说他是从山腰石缝上爬滕下来的,如今滕枯烂了,他无法爬上山缝回不了家了,下棋的一老人给他一本心经并安慰说:“无妨,你闭上眼睛,我送你出去。”特宏闭上眼睛,只感觉如一阵轻风吹过,转眼他到了一个小山洞中,只见山洞有三百平方那么宽,大洞之两侧各有两个小洞室,象是个天然形成的仙人洞府,有一条石砌的台阶通向洞外,洞口不大,只有一米多宽。原来他已到岜仙山脚下。
  他回到他的鸡笼弄场,发现自己的胡子有五寸长,头上竟是披头散发有三尺来长,自己种下的高粱、红菇、木薯已自己疯长成了野物,长满这个山谷。他走向山外,在山坳中见到一个相识的猎人,他竟认不出特宏,当特宏讲自己是蓝祖旺的儿子特宏时,猎人才惊叹,你不是三年前就失踪了吗,我们都以为你被野兽咬死了呢!特宏方才知道自己是遇到了神仙,那山缝亦是阴阳界,正是“洞中方三日,世间已三年”。
  特宏再回到弄鸡笼,已经对种田种地索然无味了,在弄鸡笼生活,过两年后,他搬到他从仙人洞中出来的小山洞中居住,每当初一、十五的三更时,在洞中可听到仙人洞中唱歌弹琴的声音。他很是向往神仙的世界,便在小山洞里吃斋念佛,修练心经。从此只吃素食不再杀生,在小山洞中修练了十八年,特宏便在洞中坐化成仙,从此归入仙班。
  但特宏感念家乡的父老乡亲,在坐化的仙洞中留下神念,如方圆百里内的乡亲有困难可消香求拜,特宏的神念会告诉特宏,特宏便显灵相助,帮有缘人渡过难关。

  阿凡提智斗阿訇

  阿凡握回敬巴依

  阿凡提愚弄国王

  麦西热甫引圣训

  麦西热甫驳贵族

  麦两热甫的辩白

  毛拉再丁嘲阔少

  毛拉再丁缝夹袢

  毛拉再丁嘲奸商

  毛拉再丁驳教士

  赛来恰坎受惊病

  赛来恰坎接麦草

  赛来恰坎斗巴依

  赛来恰坎斗喀孜

  赛来恰坎的胃药

  农民和大臣斗智

  其满汗智答大汗

  美女讥讽老皇帝

  阿吾提的巧儿媳

  吉林谢妻洗牛肠

  阿格依夏斗奸商

  阿勒的尔赢国王

  和加与兄弟比梦

  和加的生死锅子

  木撒妻斗二财主

  满拉深井下挖炭

  二拐子怪石换赏

  二拐子动荤秘密

  二拐子智对考官

  二拐子惩老和尚

  二拐子打拘官司

  撒马罕抱骡子蛋

  画师作画骂慈禧

  卜宽治病得娇妻

  卜宽智取大水牯

  陆本松智斗劣绅

  天神哥戏弄财主

  包来巧言得工钱

  艾玉斗才不斗财

  秀姑巧言胜大官

  朱腊波提的智言

  朱腊波提和野蜂

  朱腊波提辨芒果

  朱腊波提验鹿伤

  朱腊波提的预见

  朱腊波握寻神斧

  艾西妙用洗脚水

  艾西寻找法术师

  艾西巧斗棉花商

  艾西和召勐比馋

  艾西令召勐鞠躬

  艾西巧献瓦雀蛋

  艾西象粪换利刀

  艾西叫召勐叩头

  艾苏巧戏小召勐

  艾苏作弄大佛爷

  艾苏智救小和尚

  艾苏代佛爷赛经

  艾苏艾西搬家记

  召贺拉断黄金案

  小朝臣断盗珠案

  岩摩纳破谜救国

  阿朱尼送豺狗皮

  麻贺沙塔与召勐

  门包盖牛棚成亲

  阿朱尼祖传之宝

  阿朱尼作弄山官

  阿特波还高利贷

  阿一旦家中之喜

  阿一旦庙后打猎

  阿一旦腊月挖沟

  阿一旦演戏受拜

  阿方智斗马员外

  阿方抢白土司王

  阿方慷慨分金砖

  阿方戏弄朱知县

  倪片嘲弄狗山官

  甲金对歌搬月亮

  甲金施计打土司

  甲金看马拴马尾

  甲金两次哄土司

  甲金三斗老财主

  甲金整女巫魔公

  甲金向土司租牛

  百力吓退老魔公

  猎人临终出难题

  达兰弟智斗神甫

  佬巧看坟山风水

  老登斗土司亲信

  公颇弄鬼吃鸭子

  汪头三巧吃百鸭

  三姐盘歌斗恶霸

  登巴狠揍农奴主

  登巴的三个条件

  登巴跳锅庄还债

  登巴请山神判决

  聂局桑布交驴奶

  聂局桑布晒珠宝

  阿龙解难题废约

  罗牧阿智遵规矩

  罗牧阿智放早炮

  错尔木呷斗主子

  错尔木呷巧讨债

  沙则牢中搓麻绳

  计叔大做鱼头宴

  计叔大铜锣赶虎

  计叔扮仙斗县官

  计叔大捉塘角鱼

  金善达巧献碎玉

  金善达用鸡换牛

  潘曼智辩父母官

  潘曼的无底油筒

  刮加桑取金银罐

  刮加桑娶富家女

  罗二娃画土司像

  长工谷穗抵工钱

  李宰相献百口鸭

  玉斯哈斗店掌柜

  玉斯哈驱羊扮仙

  巴拉根仓摔锅子

  巴拉根仓和臭肉

  巴拉根仓打山羊

  巴拉根仓装傻瓜

  巴拉根仓羊难产

  巴拉根仓借虱子

  巴拉根仓巧夺羊

  巴拉根仓讽诺彦

  巴拉根仓赢百羊

  巴拉根仓做厨师

  阿尔格齐巧辩汗

  蒙古女杰奥塔娜

本文由永利皇宫发布于关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岜仙传说,少数民族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