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皇宫-永利皇宫官网
做最好的网站

嫁出去的女儿有没有权利在娘家过年,曲颈向天

图片 1
  
  
  天鹅的妈妈芳嫂,怒气冲冲地坐在红木太师椅上,把右手边的古色古香的八仙桌,啪啪啪地拍的山响,手背上几个白胖胖的小酒窝,都被震得微微发红了;
  “表兄弟媳妇,你都是快做奶奶的人了,又是咱们村里的一村之长,你说你办事,怎么就这样不靠谱,这样的话你也敢说?这样的事你也敢做?切,切切!”
  “表嫂好大的火气,气大伤身啊!”
  村长春艳看着斗鸡似的表嫂芳芳,一点都不感到意外,慢声细语地说:“在咱这一片,表嫂是个名流,大款,怎么能像那些没经过大世面的乡旮旯犄角的老娘们儿,有话好好说呢!常言说,一家女百家提,是亲眷棒打不散,没有缘分,你捏都捏不到一块去,咋的呀!我这作为亲表婶子给俺侄女提个媒,犯着发那么大的火?”
  “你也睁开眼你的龙凤眼看看,俺闺女天鹅是谁?不是我夸俺孩子好,你打着灯笼找去吧!咱这片你说谁家闺女长得俊,拉出来给俺天鹅比一比。再说,俺天鹅是个啥学历啊!大学生,响当当的本科生啊!从古到今,咱们村子三百多口人,你也弹上四两棉花纺一纺,别说本科大学生,就是大专生,男娃女娃有一个吗?”
  春燕笑了笑说:“你说的这些啊!一个屋里放个织布机,都是你织(知)我见的事,咱村的人,谁心里不明镜似的。”
  “你这不明明是来给我添堵吗?你说王志远是个八万多人口,第一号扶贫对象。我说大村长,你也不是什么不食人间香火的神仙,就眼下咱乡下的规矩,家里有一个男孩的,说一个对象,要有车有房不算,彩礼铺底二十万。有两个男孩的,除了有车有房之外,彩礼要三十万,他王志远虽然是个独苗,小孩长得也算能拿出门去,人样子再好,管吃管喝管啥用?按咱们这里的规矩,我给打个对折,他王志远哪一条能做到?”
  “表嫂,儿女婚姻是终身大事,又不是做买卖,怎么能光凭用钱衡量呢!”
  “我的村长大人,你说的比唱的都好听,火炭儿不在谁的脚面上,谁觉不着痛。你把俺花骨朵似的闺女,推到王志远这样一个无底的穷坑里去,你到底安的什么心?我知道,你是想搞出点名堂来出政绩,听说年后镇里改选,你可能被提名为副镇长。怎么扶贫,扶谁的贫?那是你们当官的事,拿我的闺女给王志远这个穷小子扶贫,门儿都没有。你觉悟高,把你家小草嫁给王志远,既扶了贫,又嫁了闺女,又出了政绩,一举三得。”
  “表嫂啊!你也留点口德吧!俺小草才上高一,多大的个孩子呀。上杆子不成买卖,捆绑成不了夫妻,既然这样,你忙着。”
  春燕从对面的太师椅上站起身来,拍了拍屁股,就要抬腿走人。
  “大村长,你还以为你坐在你家玉米地头啊!这可是在古河镇,你坐的是红木椅子,灰腥不沾,拍什么拍呀!不送啊!”
  春燕抬腿迈步,天鹅从二楼宽大的楼梯上噔噔噔的跑下来:
  “春燕表婶子,板凳还没焐热呢!怎么就要走人啦!”
  春燕看了看天鹅,笑了笑说:
  “你妈不欢迎我,下了逐客令,我总不能死皮赖脸在你家蹭饭吃吧!”
  天鹅把春燕按到太师椅上坐下:
  “好容易才到镇上我家来一趟,怎么能走呢!中午在这里吃饭,我已经在荷花楼安排好了,他们把饭菜送到家里来吃。”
  “天鹅,你知道你表婶今天要来?”
  “知道啊!”
   “你们私下说好的?”
   “对呀!”
  “就为刚才说的王志远的事?”
  “是呀!”
  “为什么不事先给我说一声?”
  “我想告诉你,还没来得及呢!”
  “是你托你婶子来说媒的?”
  天鹅做了个鬼脸,笑而不答。
  “死妮子,你想气死我呀!”
  “这是好事呀!怎么能把妈气死了?妈应该高兴才是。”
  “我问你,看上王志远的啥啦?”
  “妈,王志远是穷了点,可是他人穷志不短,他有人才,有志气,有爱心……”
  “他王志远有的多了,就是一样没有,他没有钱。不要再说了,没有钱这件事免提。只要我有一口气,你就死了这份儿心吧!”
  “看来妈是个见钱眼开的人,妈妈,你想要多少钱呢!”
  “天鹅呀!一个女孩家出嫁,钱是身份的象征,我听说咱们庄上的臭丫,一个小初中生,在苏州打工,一个月才挣两千多块钱,人家说黄楼的对象,家里盖了个三层楼,三百多个平方,还有小车,这一次光彩礼就给了三十万,这一切等等加起来,就小百万,无论家庭,学历,长相,哪点能和你相比呀!她一百万,你最少要两百万!”
  “妈呀!你抢银行去吧!你当心还有公安局呢!”
  “别嬉皮笑脸的,我没工夫跟你扯闲篇儿!”
  “那好吧!现在我就郑重其事的告诉你,妈妈,我这一辈子,非王志远不嫁!”
  “王志远给你喝啥迷魂汤了?”
  “妈,我实话告诉你,是我求的人家王志远的。”
  “什么?你求他?我咋看着这个天翻个个了!不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是天鹅肉送到癞蛤蟆嘴边让他吃呀!老天爷呀!鲜花总是爱往牛粪上插呀!”
  “什么癞蛤蟆牛粪呀!妈妈,不要过高地自己抬高自己,自吹自擂了。”
   “啥叫自己抬高自己,我说天鹅呀!你不长脑子,现在咱们家的家产,有小一千万,我和你爸就只有你自己呀!我们拼命挣下的这些家产,都是留给你的,我们怎么可能平白无故的留给王志远这个穷小子享受呢!现在是新社会,你非愿意嫁给王志远,我和你爸想挡也挡不住,但是,我把丑话说前头,家里的东西,一个布条条你都别想带走,你就和王志远两手攥空拳一起过你们的富裕精神生活去吧!天鹅,我告诉你,这个社会上,虽然说钱不是万能,但是,没有钱是万万不能!”
  “妈妈,女儿也向你说明一个真理,钱是人挣的,人只要走正道,有志气有本事,就是两手空空,我相信,小楼房会有的,小汽车会有的,一千万两千万也会有的,你也不是出身大家闺秀,咱们现在的家产,不都是你和我爸爸一点一滴地打拼来的吗?”
  听了天鹅的话,春燕说:
  “表嫂啊!我觉得孩子话说的实在。想当初,你是咱这十里八村的大美女,上门给你提亲的大学生,公务员,富二代,都能把脑袋的挤扁了,可是你偏偏看中了住在三间土坯房里我的表哥。为啥呀!人才难得呀!你慧眼识金,你是觉得我表哥有本事!事实证明,你们二人白手起家,硬生生地在咱们这方圆百里创造了一个奇迹,从零开始,打造千万家产,现在了解内情的人,对你这个大美女,哪个人不竖起大拇哥。”
  “隔年的黄历看不得,此一时彼一时呀!在刚刚掀起经济浪潮的时候,是猴子玩人,现在满山的猴子都被人抓绝种了。我和你表哥刚开始做生意,我们用了五万块钱的本钱,只用了一个月,清皮清筐的就赚了十万,现在的钱,哪那么好挣?”
  “英雄造势,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这几年你搬到镇上住高楼大厦,过着富婆的享受生活,对咱老家的事情很少过问。今天我告诉你一个消息,王志远和他爸爸,利用祖传的孵化小鹅和养大鹅,培养加工肥鹅肝的技术,不光他们自己家不吃低保脱了贫,还带动周围的十里八村一百多户贫困乡亲,通过养大鹅生产肥鹅肝,也脱贫致富了。县委书记亲自到咱们村上来,对王志远养鹅生产肥鹅肝进行调研,决定在全县推广王志远的养大鹅生产肥鹅肝的经验,县委县政府将会大力支持王志远把这项产业做大做强。”
  “那又怎么样?养个小鹅小鸭,那是烟袋锅里炒芝麻——小打油。充其量一年挣它个三万五万,就觉得多粗多长了,俺闺女天鹅的打包彩礼两百万,猴年马月呀?再说了,天鹅一个堂堂的大学本科生,总不能跟王志远一起养鹅去吧!切!切切!”
  “表嫂啊!你可别说,王志远所以能脱贫致富,还真有一多半是天鹅的功劳。”
  “什么什么?我咋听你说话,越来越是老和尚出家——离俗了。俺闺女是大学生村官,安排在镇畜牧站当业务站长,好赖也是个官儿,我看你们这些土地奶奶干部油子,骂人都不带个脏字,你寒碜人也不是这个寒碜法。表兄弟媳妇,我是在哪里招你了惹你了?”
  “表嫂,我的话你可以不信,天鹅表侄女就在跟前,你可以和她确认一下,我说的是真是假?”
  芳嫂把目光转向天鹅,张张嘴,没有发话。
  “妈妈!你怎么用这个眼神看着我,帮助全镇人民鸡鸭牛羊养殖防疫是兽医站职责所在,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你工作上的事我管不了,就是说破天,我也不能让你嫁给王志远。我花了大价钱,供你上大学,嫁给一个养鹅的小穷光蛋,好说不好听,我丢不起这个人。”
  “妈妈,你不要这么势利眼,人家县委书记比你地位高多了,可是,人家书记怎么说,王志远是好样的,是有爱心的农民创客,在全县发展大鹅养殖加工,为全县人民打开一个迅速致富的好路子。今年咱们全县大鹅的养殖规模,要突破一百万只,县委书记还要我负责全县的专项大鹅养殖技术和防疫呢!”
   “这个话我爱听,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我闺女下乡两年,由乡镇升到县里,你妈脸上光彩呀!”
  “妈妈,更光彩的事情在后头呢!”
  “说来叫妈听听。”
  “咱们平常各家各户,养一只大鹅,拿到市场上去卖,最多卖个百来八十块钱,现在生产肥鹅肝,一只大鹅可以卖到两百多到三百元,甚至更多。”
  听到天鹅的话,芳嫂的眼睛差点睁出了框:
  “真能卖这么多?你不是忽悠你妈的吧?要真是那样,可算找着宝了,发大了!”
   “要不,我爸怎么能准备拿出五百万,在咱们老家投资建个肥鹅肝加工厂呢!”
  “什么?这么大的事,老东西怎么从来连个屁都没放过!”
  “妈妈,你整天忙着不是打麻将,就是炒股,这些鸡毛蒜皮的事,你哪有心思去听。我爸说了,他不光要在咱们庄上投资建厂,还要叫王志远当厂长,全面负责大鹅的生产加工业务。”
  “这么说,你和王志远的事,你爸已经同意了?一家三口,就瞒着我一个人,今天还装猫变狗的来给我上眼药!你们都确定的事,还给我说个什么?!”
  “妈妈,你是总统,一家之主,咱家的大事你不点头,老虎拉车——谁赶(敢)呀!”
  “总统,总统!捅你妈的心!”芳嫂说着从太师椅上站了起来,走到天鹅面前,伸出一根指头,在天鹅的额头上点搭了一下:
  “小的不懂事,老的不省心,你爷俩气死我拉倒……”
   正说着,王志远抱着一只脖子上系着红绸子布的大雁鹅,走进楼下客厅,走到芳嫂跟前,恭恭敬敬的问候了一声:“婶婶好!”
  问候罢芳嫂,王志远转脸面对天鹅,把大雁鹅送到天鹅的怀里:
  “市蓄禽鉴定局鉴定结果出来以后,我就匆匆忙忙的赶来了。咱们培育的大雁鹅,体重达到三十八斤,是目前市场上特大型的大鹅新品,推荐向全国推广!”
  “王志远,咱们成功啦!”
  天鹅高兴的跳起来,把大鹅扔在地上,一下子扑进王志远的怀抱,紧紧的抱住王志远,激动得连连喊,王志远,成功啦!成功啦!……
  被冷落扔在地板上的大雁鹅,拍打了两下翅膀,双脚一颠一颠的向前蹦了几步,挺起长长的鹅脖,环视了一下周围的人群,眼巴巴的望着王志远和天鹅,高高昂起鹅头,张大了嘴高声歌唱:
  “呃——啊!呃——啊……”

大年二十四,一大家子人都围着饭桌吃饭。这是我在娘家待的第三天中午。我是远嫁的闺女,娘家和婆家不在同一个城市。第一年实在婆家过的,今年我就想着多在娘家待些日子然后再回婆家过年,大年二十二我就回娘家了。还有就是我爸妈每年的衣服和保健品都是我操持的,正好赶过年前给他们送回来。

“xx, 你啥时候回YY啊?” 饭吃到一半哥哥开口问。

“咋啦?”我下意识的回。

“你可不能在这儿过年啊,不是撵你们,你都出嫁了,是不能在娘家过年的。你那怕住到二十九晚上走也行,但不能在娘家过年。”

“为啥?”

“这是规矩”

“咱这没这规矩啊,哥,你看咱街上的嫁的远的都是轮流过年的啊”

“咱街上都是一递一年在娘家过年类,恁叔叔家的妹妹还就东头的萍家都是这样”妈妈也接口说

“爸,咱这是不是有这老理儿,出嫁的闺女不能在家过年,要不对娘家不好?”

“这”爸爸停了一下说“以前好像是都没在娘家过年的”

“咱这就是没这规矩”我抢白说

“俺妈都很少住俺姥娘家”大侄子说

“不管咱这兴不兴,你嫂家有这规矩,出嫁的闺女在娘家过年对娘家不好,你多住几天没事,就是不能在这儿过年!”

我忍着眼里的泪,一句话都说不出。

第二天,我麻利儿的收拾东西滚蛋了。整个新年,我都是哭着过的。有人肯定会说我太矫情了。我也觉得自己反应太大了点,但是被自己的亲人赶出来这种事发生在自己身上我还是不能平淡面对。

我家的情况比较特殊,我是家里抱养的,上面就一个哥哥比我大十几岁,我算是看着我侄子长大的,对他那是掏心掏肺的好。从上高中起去哪里有点好吃的都想着他,更不用说大学和工作以后,经常给他买衣服,带他出去旅游。而且我爸爸妈妈都七十多岁了,我平常在外地也不长回家,我就是想着趁过年能在家多陪陪他们。我怕可以他们陪他们的时间越来越少了。

我爸爸妈妈平常都是俩人呆在农村的家里,哥哥一家十几年前就搬到市里了,我一直在外地上学工作,也很少陪他们。我能做的就是照顾好他们的穿和用,还有保健品。让他们在老家过的舒服些。

这件事让我心里不舒服的是,当初结婚的时候我妈就说我嫁的远以后过年轮流过。因为我们这边都是这样的。现在因为我嫂子一句他们娘家那边有规矩,我就只能滚蛋了。我也能理解父母的难处,我妈说了,年纪大了,不敢得罪儿子媳妇,怕等到走了没人管;也不敢得罪我,就这一个女儿,养来就是防老的,怕我以后不养他们,因为这十几年都是我在照顾他们。

写到这里觉得还是不要挣了,以后平常时间多回去就算了。爸爸妈妈养我小我就养他们老。但是心里还是觉得憋屈。女儿承担着和儿子一样的养老责任,为什么出嫁了之后连一个自由回家的权利都没有?

(ps : 初二回娘家听本村人说,我们这里要建一个大型风景观光去区,政府批文已经下过了。唉!人啊!)

本文由永利皇宫发布于关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嫁出去的女儿有没有权利在娘家过年,曲颈向天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