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皇宫-永利皇宫官网
做最好的网站

僧侣无疆,用肉体讲授博望侯

国家话剧院原创话剧《行者无疆》日前在国话先锋剧场上演。首演当晚,剧场内座无虚席,连二楼旁侧的坐席也被戏迷们纷纷占领。

图片 1

张骞出使西域是老故事了,可是这部戏却用新鲜的呈现方式吸引了大家的关注。演出一开场,玉珠走盘的琵琶声带领观众穿越到西汉年间的敦煌,故事在一名演员独白中开始讲述。匈奴围攻时闪烁的红光配合紧凑的节奏,张骞出海时主屏幕上跳动着瀑布状的流水,富于变化的多媒体设计也带给观众独到的视听感受。

4日的媒体见面会上,演员进行了《行者无疆》的片段展示 杜洋 摄

剧中几位年轻演员的表现格外抢眼。近三个小时表演中,吴俊达饰演的张骞没有一句台词,全靠肢体演绎。汪玥一人分饰多角,上半场还是威严慈爱的张母,下半场就变成了活泼灵动的张妻。剧中“人偶”动作和帆船航行等意象都通过演员的肢体配合创意表现,饰演“小马驹”的演员田鸽尤其突出,第一次出场的一回眸就将马的形象刻画得惟妙惟肖。剧中马的形象以踱步、奔跑、战斗、摔倒等不同情形出现,演员们通过现代舞方式,用肢体语言将其刻画得出神入化。

北京5月4日电 由国家话剧院出品的原创话剧《行者无疆》将用多媒体影像、肢体、人偶、现代舞、吟唱等多元素,以意识流方式再现张骞出使西域的故事。

该剧将在国话先锋剧场演出至5月27日。

在4日的发布会上,编剧、导演赵淼表示,《行者无疆》是一出让人们回望自我,又与当代人情感紧密相连的戏剧。该剧强调“总体戏剧”的理念,运用形体表演和多元化的舞台手段,所有的视听将随着故事情境、演员表演发生变化,追求高度的假定性,体现简约灵动的艺术精神。

图片 2《行者无疆》的片段展示,导演用现代舞手法来呈现张骞之行遭遇沙暴 杜洋 摄

影像、人偶、肢体、音乐甚至还有古诗词,赵淼坦言这部戏中涵盖的元素很多。如何把这些传统和现代的元素有机融合?他表示,所有这些元素出现的分量不会超过全剧的30%,即使连台词也不会超过30%,每个元素都只在特定时候出现,比如表现人物内心恐惧时、爱的流露时、彷徨无助时等等。甚至,作为主角的“张骞”在全剧并无台词,都是用他人视角来呈现张骞,比如汉武帝眼中的张骞、匈奴单于眼中的张骞、母亲眼中的张骞……而剧中的张骞,就是一个“行者”,做好该做的事情。

“事实上,张骞出使西域也就二十四五岁,”赵淼说,就现代人眼光来看就是个年轻人,这样一个年轻人踏上出使西域的征途,五千个日夜七千多公里,总有孤独、彷徨、疑惑、恐惧追随,所以这部戏实际上就是讲述一个年轻人的成长,“我们并不强调他的伟大和至勇至圣,希望通过他的成长经历给观众以启迪和共鸣。”

《行者无疆》聚焦张骞第一次出使西域十三年的心路历程,并通过梦境与想象两个时空焦点,进入他丰富而神秘的心灵世界。编剧王婧在谈到创作初衷时说,一直想写一个与敦煌有关的故事,查阅不少素材后发现最打动自己的还是与敦煌相关的人和事。选择张骞是因为他比我想象中更宽广、神秘、动人。史书对他的记载只有短短几行,史学家司马迁称赞张骞出使西域为“凿空之旅”。“在家国情怀、民族大义的背后,我看到了一个无比丰富的精神世界,我想带着观众走进这个世界。”

图片 3《行者无疆》的片段展示,导演用现代舞手法来呈现张骞之行遭遇沙暴 杜洋 摄

来自法国的作曲于埃尔·巴特雷米和多媒体设计马蒂厄·桑什对于此次合作感到非常愉快,“主创团队了给予了我们很大的创作空间,让我们进行开放性和探索性的解读、设计。”赵淼则对非常认同法国团队的创作理念,“他们不煽情,以抽象来体现多元、多义,这是我非常欣赏的。”

舞美方面在整体风格中融入了敦煌壁画色调,突出大场景的仪式感。演出中,舞美将配合多媒体影像投射,完成移步换景的空间转换,以及人物情绪的展现。青年演员吴俊达是第一次挑大梁,他渐渐掌握了在沙漠艰难跋涉中举步移足的窍门,并成功运用到剧中沙漠场景的戏,以肢体和声音来塑造张骞,期待得到观众的认可。

据悉,该剧将于5月17日至27日在国话先锋剧场进行首轮演出。

本文由永利皇宫发布于关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僧侣无疆,用肉体讲授博望侯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