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皇宫-永利皇宫官网
做最好的网站

埃及(Egypt)(The Arab Republic of Egypt)考古学家

1922年11月22日星期三工人们回来得很早,涂石膏的准备工作一切就绪,而艾哈迈德却坐在一旁,抽着费那苒的另一支雪茄,像眼镜蛇一样的安静。到了下午的晚些时候,门仍是湿的。时间是折磨人的,我别无选择,只能相信艾哈迈德的话,让他们看守古墓,他说他会监视这些人并执行我的命令,这样我就可以去银行取原定于今天寄到的汇款,而16日的汇款实在微不足道,它只能被看成是费那苒个人发给我的奖金。银行的办事员非常关心我的伤势,但却遗憾地通知我汇款未到。我随即又返回了古墓挖掘现场。黄昏将至,我在门表面干好的石膏上重新刻上了丢失的铭文,然后下达“继续工作”的命令,开始在门的四周放置楔子。就像年轻人大病初愈以后积蓄了压抑已久的能量,工人们开始努力地工作,而且他们的热情令我印象深刻。绳索、楔子和辊子在午夜时放置就绪,而且大家都表示如有必要可以留在这里过夜。他们孩童般的情绪不应该使我吃惊。我为我们所遇到的每个问题而自责,因为工人们没有我所获得的知识,他们也没有我这样的激情。他们需要一双结实的手,也需要一个指引的声音。我向他们解释了自己的想法,而后我们又开始相互理解并重新开始了一段兄弟之情,这样的感情在人的一生中不会多次出现。

1922年11月12日星期日笔记:昨天是停战纪念日。这让我想起了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牺牲的战友们,伤心之余,我会永远为现在活着的其他人所享受的和平祈祷。包括在我离开埃及去土耳其时马洛维与我的分别及他保证保管好片断C直到我回来,我还想起了在牛津大学就读时与他共度的愉快时光,他在战争前为我祝福,当我离开时我乐观地认为我们会成为永远的朋友,还有我从土耳其回来时备感悲伤等等。日志:今天的艾哈迈德是全新的艾哈迈德,一边微笑一边鞠躬,工人们也是一样,这令我很满意。他们在黎明时分到达,电报发了,猫也喂了,还带着很多新的装备。在开始冒险之前,我将独自去开罗买更多的重要科技设备。如果今晚又睡在外面,那我还得让他回去给我拿蚊帐——我的手臂都快跟我父亲的一张喜马拉雅山脉地形图一样了。我们立刻开始工作,先在门下塞进楔子,然后在门的顶部和两侧挖坑。工作非常艰苦,到午餐的时候我们已经在门的周围挖了将近一英尺的深度,但它依然很牢固。惟一的选择是在后面拉一条绳索,然后用我们12只手的力量控制它向外侧落下,落在垫子上以保护用我的放大镜看不到的任何细微痕迹,在辊子顶端我们可以直接将绳索系在骡子的骡具上。让我们回到正题吧。5点整——现在,我可以看到一条细缝,门的上表面好像与什么东西相连着,很可能是封在门后的墓顶。现在可以将第一批楔子放入细缝,接着用木条在楔子上不断敲击,并轻轻撬起这扇门的大石块,使墓门错开门框,直到有一个楔子能掉进门的另一侧,在细缝后面,我们屏住呼吸听着它掉落时碰到石头的声音。我们即将完成。我在楔子掉下去的地方插入了测试棒(我们早该进去,该死的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如果我们有足够的人手而且没人逼迫我们像罪犯一样在阴影里藏匿,情况根本不会是这样)。我用蜡烛做测试,以确保门缝中没有毒气泄漏出来。现在仍没有足够的空间向里面细看或者伸入火把,尽管我非常想看到里面的景观,于是,我只能叫工人们去休息。他们吃着枣子,什么也不说,一看到我就向我不停地微笑。7点30分——经过一个小时的辛苦拉拽,门终于开始动了,我能够将一支蜡烛放低以使它进入古墓,然后把我的眼睛挤在那个小空间里,向里看。最初我的视觉还不适应里面的黑暗,而且有光晕的烛光也在不断地跳动着,所以我仍未看清希望见到的东西,我们慢慢等待着,那是让人窒息的期待。“你看到什么了?”艾哈迈德用英语轻声问我。“不朽!”我说(将阿布杜拉的名字改成艾哈迈德,尽管这个讨厌的人的名字根本不值得一提)。最后,我确实清楚地看见了一部分东西,灰白色的墙以及同样颜色的一小块地板。黄昏时,我们成功地将门周围的边框挖得足够深,以便我们可以在休息一夜恢复体力之后成功地将它放倒。我还让艾哈迈德回去找更多的人手,然后让工人们回家休息了。

本文由永利皇宫发布于关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埃及(Egypt)(The Arab Republic of Egypt)考古学家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