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皇宫-永利皇宫官网
做最好的网站

埃及考古学家

1922年12月2日星期六墙面B:“两个王国的最后之主,阿托姆-哈杜的崛起”典故:阿托姆-哈杜结合着神的身躯,在伊希斯的陪伴下强壮而又勇敢地生活了100万年。他曾是老国王杰纳弗里·杜迪摩斯军队中的一员,这位老国王亲眼看着旧王国被敌军所消灭,就好像一只年轻力壮的海龟被一只慵懒的鳄鱼所吞食一般。北方和东方的外来者纷纷入侵。居住在尼罗河口身材矮小的入侵者像是在玩小孩过家家一样把自己装扮得如国王一般,但是却杀死了所有不愿和他们做游戏的人。在那些战乱的日子里,像阿托姆-哈杜那样势如破竹的胜利寥寥无几。所有见过他的人都知道蒙图(战争之神——拉尔夫·特里利普什)对他宠爱有加。最后,阿托姆-哈杜将军就要击败百万之敌的时候,老国王要召见这个塞思的儿子。阿托姆-哈杜去了底比斯。宫廷中满是动物和见风使舵的人,但是却没有食物。人们把脑袋耷拉在膝盖上,毫无生气。这里充满了恐惧。阿托姆-哈杜进入了宫殿。他是那么的漂亮、强壮,身上还沾着战场上的鲜血。他身上擦了油,享用了食物和水,并要了一位肢体漂亮使他动心的年轻女人。没有人知道是否该告诉他她就是老国王的新王后。隔着纱帘,她向阿托姆-哈杜展示了她肢体的颜色,阿托姆-哈杜非常欣喜。一个信使带阿托姆-哈杜去见老国王。图解:这些动物画得不错,显示出了较之墙面A的进步。这些图例若不是花了数日完成,最少也用了数个小时,可以看出画工的技术在逐步提高。他在控制颜料方面有所进步,因为滴下来的颜料明显少了。我会指引游客去看这幅图画,年轻的阿托姆-哈杜正像勇士般怀抱着一个女子,给长颈鹿喂枣吃。需要指出的是他对这个死气沉沉的皇家动物园中的动物所表现出的爱。杰纳弗里·杜迪摩斯的宫殿画得非常仔细,成排的塑像、陈设、环绕着鲜花的柱子以及其它展现皇家气派的物品都画得精细无比。阿托姆-哈杜在一张配有刻着狮头脚踏板的躺椅上占有了王后(从她醒目的胎记可以判定是王后),对躺椅的描画堪称装饰艺术的奇迹,当然也是绘画艺术的惊世之作。它应该曾经在世人面前展示过(或者仍存在于一个未经开掘的古墓中,或者在德尔巴哈里范围内的一个古墓中)。王后脖子上所佩戴的项链也应当是由最上等的宝石制造而成的。分析:我们已经证实了阿托姆-哈杜在历史上存在的真实性,他应该是继杰纳弗里·杜迪摩斯之后成为第十三王朝的最后一任国王。日志:停下了繁重的翻译和抄写工作。将门掩盖好,我去了渡口。没有我的信。银行也下班了,真是遗憾,我本希望奥图尔和其他合作者会接替费那苒负起责任。虽然现在我必须像在古墓中一样悄悄地回到别墅,我还是去喂了我的猫。在向玛吉和拉美西斯做了依依不舍而伤心的告别之后,我回去开始了我的工作。墙面C:“阿托姆-哈杜被垂死的杰纳弗里·杜迪摩斯国王选中”典故:宫殿中的老国王已无法起身。他说:“阿托姆-哈杜将军,我已经活了110年了。我周围所有的人都觊觎着国王的宝座,虽然我道不出其中的原因,但是在这片黑土地上将不再有快乐。我不畏惧死亡,阿托姆-哈杜,但是我担心我们会失去我们曾经所取得的一切。未来一定要指引着人们重建我们的家园。我祈祷有人会记录下我们辉煌的过去,将这些文字隐藏起来。希望下一任国王至少可以达到这样的辉煌,因此力量是必不可少的。没有一个聪明人会想要成为国王,但是也只有聪明人才能成功。我的大臣都不够聪明,所以他们阴谋夺取王位。阿托姆-哈杜,你能否娶我的孙女?娶这个女孩,接管我们两个王国、我们的宫殿、我们的土地以及我们所有的臣民。”阿托姆-哈杜答道:“尽管您会长久健康地统治下去,但我会接管它们。”杰纳弗里·杜迪摩斯说:“如果那样的话,鳄鱼都能飞上天了。但是现在重要的是,你能否铲除所有希望看到你失败的祭司和大臣?”“好的,我会。”“你能否凭借你的力量在灾难降临前将所有应该保留的都保留下来?”“好的,我会。”“你能否放弃其它的任务不贪图享乐来维护我们的辉煌?”“我会的,我会做得更多,老国王。我会驱赶走所有的入侵者,平息三角洲地区的一切叛乱。我会保持两个王国的完整和强大。我会让神灵们接受多年不曾享受到的膜拜。我会为您留下众多的后代,我保证您的名字将被世人所传颂。”杰纳弗里·杜迪摩斯说:“在教会我的猴子拉弓射箭之前,不要将所有的力量耗尽。现在什么都不要再说了。在你进入我的宫殿之时,你已经被敌人们包围了。除了你未来的王后和慷慨之主以外,没有人会拥护你。放弃荣耀,现在一切都太晚了。你能做的只能是竭尽全力让我们伟大的土地继续繁衍生息,继续存活下去。”说完,老国王永远地闭上了双眼。阿托姆-哈杜召集了宫中所有的人,他告诉大家:“国王永远地离开了我们。”随后,他铲除了所有背信弃义的大臣。他要来了纸张写了首诗,他告诉写史书的人记下有关这片土地的一切,但是只有阿托姆-哈杜自己才能写有关自己的历史。之后,慷慨之主双膝跪下,在阿托姆-哈杜面前发誓将忠实效忠于他。阿托姆-哈杜娶了老国王的孙女作为王后,生活得非常幸福。70天过去了,工匠们将老国王、伟大的杰纳弗里·杜迪摩斯做成了木乃伊。阿托姆-哈杜避开所有的人,亲手将国王的木乃伊运送到了一个秘密的地方,将他的书、财宝和食物一同下葬,并亲自封闭了那座古墓。图解:有为数不多的精彩之处。现在我们看到的是老国王的反驳,这可能是有记载的历史上第一个挖苦讽刺的例子。如果不是这面墙大发慈悲,我们就会很清楚这位画工试图在描画老国王听到阿托姆-哈杜自夸的雄心壮志后转了转眼珠,像是在说:“阿托姆-哈杜,你这么去做吧,记得在地狱告诉我发生的一切。”同时,我们可以看到这个垂死的国王惊恐的担忧,担心这个年轻人没有把自己的嘱托当回事,相反却准备重蹈覆辙将权力把持在自己的手中。不幸的是,画工被迫在凹凸不平的石面上作画,特别是墙面C尤为不平坦,在上面刻字作画非常困难。毫无疑问,在乌烟瘴气的空间内完成所有的工作后,画工一定是精疲力竭、口干舌燥、浑身脏痛。分析:当然了,我不知道是哪个抄写员和艺术家装饰了这些墙面,但是将这些象形文字抄录在笔记本上并翻译出来真的非常辛苦,所有的这些都需要翻阅字典,并按照语言学的标准再次进行核实,这花费了我大量的时间,不好说接下来还会有怎样的发现。但是我要说的是:对于不是专家的人来说,请允许我说明目前我在墙面上发现的东西。第十三王朝末期的皇家继任者,对有争议的杰纳弗里·杜迪摩斯失踪古墓的解释,有关真正阿托姆-哈杜一生的进一步说明,以及对为什么有关阿托姆-哈杜名字的书面证据只存在于先前所发现的阿托姆-哈杜自己写的《训诫》中的明确解释。卡纳冯伯爵将成为3500年来第二个获许进入这个古墓墓室的人。

(1922年12月31日星期日,继续)阿托姆-哈杜面对着整个埃及历史上最令人敬畏的神秘古墓。这真是一个毫无思路的谜团,不管你再怎么看结果都是一样。为了实现他的永生,他的名字必须永远存活于地面之上,与此同时,他的尸体要存放在地下,经过防腐处理,制成木乃伊,放置在密封的古墓中。没人会离开这个古墓单独讲述这个故事。大漠的残阳熔化了一切,他的名字从此不再出现在国王的名单中。这个国王曾大步走过的第十三王朝很快成为了一段传奇,伴随着满足感幻化成了泡影。墙面L:埃及最后的时刻典故:阿托姆-哈杜被一切抛弃了。他被迫离开了底比斯,越过了孕育生命的尼罗河独自上路了。他携带着物品、《训诫》、颜料、乐器、墨水、毛笔和他的猫。他腹中的眼镜蛇已经死去。渡过了令人敬畏的尼罗河,他烧掉了乘坐的小船,目视着银色的火光直冲天际。在东边,入侵者攻下了他的宫殿,他甚至可以听到那些女人的哭声。整个世界在他眼中已经失去了意义。他携带着他的物品进入了塞思指给他的古墓。分析:这是他统治时期的最后时刻。这是埃及的最后时刻。在这最后的日子里,到处充斥着难以想象的悲痛与遗憾,但是其中也夹杂着难以名状的美丽。周围一片血海,危险在时刻逼近。这不是对他生命的威胁,而是对他死后灵魂的威胁。他被所有人抛弃了。但是现在一切都变得再清晰不过了:读者们,谜团自己解开了。那些曾经对阿托姆-哈杜的存在产生质疑的人,一度受阻的希克索斯暴徒、古代的掘墓者、哈里曼和瓦萨尔,对他们来说阿托姆-哈杜的存在不再是个谜。现在我们可以绘制一间间墓室的地图,这是他的杰作,他记录了最后一刻以及之前所发生的所有一切。我们将会理解为什么门上不存在密封或题铭的痕迹。我们将会理解地上的尸体以及那些沾满血迹的脚印。我们将会理解墙上那些不专业的图画和专业的文字叙述。我们将会理解一个人如何独自实现了永生,避开所有人的视线填充并隐蔽了他的古墓。重申一下,我们现在有了图1——阿托姆-哈杜的古墓,当然没有绘出其中的细节:现在可以对最轻薄的伪装门A给出解释了。就算一个拥有阿托姆-哈杜威力的人都不可能将一块厚重的石门搬运来,并凭借自己的力量将门封住。所以我们可以设想一下,他自己修建了这个轻便而又实用的遮蔽物,用木材伪装成石头,上面涂上石膏,在他准备好古墓内一切所需之时将其关闭。关上了这扇门之后,他开始了自己平静的工作。在冥府的重生需要实现再次的成功,这同时需要木乃伊的作用。这间墓室中包括了所有艺术所需的象征。受宠嫔妃的串珠拖鞋,漂亮舞女四散多彩的轻薄面纱,以及墙面上美轮美奂的绘画:或静或动、体态丰腴优美的众多女人,《训诫》中称她们是阿托姆-哈杜的偏爱。阿托姆-哈杜一旦死去,他的衣服会立即被国王一生所收藏的东西填充起来。墙上的绘图会成为三维图案,跳下地面,嬉笑叹息声会回响在阿托姆-哈杜充满了超自然生命气息的旅行墓室中。是谁绘制了这些形象?这与历史墓室中的绘画应该出自一人之手。活活被封闭在自己的古墓中,他用自己的阿托姆之手创造了通往冥府的通道,依靠着自己与生俱来的天赋装饰了这些不可饶恕的墙面,颜料弄脏了他的手指、面部和长袍。在他完成展示他一生的工作之后,他在第一间墓室中嬉戏起来。女人们的轻抚帮助他重塑了自我,像他自己的孩子一样完成了重生。是谁主宰着这些墙面?仔细看看夹杂在那些碎片拖鞋之中或拖鞋后面保存尚好的一个女人的小雕像。这个美丽的女人仅披了件长袍,就算只是尊雕像,她的眼中也闪烁着光芒。在这间墓室中,她的形象随处可见。她的举止、她纤细的手指无不显示出她的庄重神圣。她修长、纤细的手指弯成拱形,宛如河岸婀娜的水仙,她慵懒地漫步着,摆出各种妙曼的姿势:所有的绘图都是凭借这个哭泣国王的记忆制成的,他匆匆描画了一下轮廓,细节部分的思考费了不少时间,他不知如何在墙面上将自己最爱的部分全部展现出来:她的激情与智慧、她在忧伤和疲惫时散发出来的魅力、在她想法破灭时眼神中迸发出的愤怒、她的满足感。最开始的时候,她的满足仅仅来自于国王,因为知道他爱她而感到满足。不论她逃到哪里去度过她的余生,她都应该永生陪在国王的身边。血迹斑斑的脚印和漂亮而又朴素的矩形底座是解答者墓室中的中心装饰。这里就是解答者进行主持的地方。一尊与阿托姆-哈杜极为相像的小雕像正立在长形石质底座的正中央,它有着阿托姆-哈杜般淘气的笑容。这尊雕像在为国王通往冥府的路上指点迷津,象征着国王在进行战斗(在满身是血的成队士兵的帮助下,血迹斑斑的脚印可以印证)。围绕在底座四周的是四个石化粪便(据推测,应该是骆驼或者大象的)的圆球,上面趴着雕刻而成的甲壳虫,象征着埃及人的重生。阿托姆-哈杜在这三个皇家前厅中放置了象征着他强大力量的物件,那些工具都是他确保实现永生所使用的。墙上装饰着盛宴、狩猎、战争的场景以及财富、宝物和衣物的图画。我可以断言,这些是整个古墓中最不精彩的图画,应该是在国王奄奄一息时完成的。在国王死后,图中的一切都将变成真实的。另外,地板上确实放置着真实的物件:·一支木雕的节杖,其中一侧刻着阿托姆-哈杜的五个名号,上端经过削刻呈现出一个神的头像,可能正是阿托姆-哈杜本人。·一个镶嵌着乌木的华丽木箱,里面放置着《训诫》的完整版本,所有的八十首诗都完整记录在一叠纸莎草纸上,正反各四十八首(正面的四十八首与片断C中的相同)。看上去并不比片断C的四十八首诗要多。片断C伴我度过了探险的日日夜夜,明天我将带着它同费那苒一起返回开罗。·一件满是血污和颜料污迹的长袍,大概正是国王准备古墓时身上穿的。·乐器、毛笔、颜料罐以及他在装饰古墓墙壁放置陈设时所使用的开凿工具。《训诫》的完整版本尤其可以称得上是一个伟大的发现,它印证了我早期对其文字和阿托姆-哈杜统治时期研究的重要性。如果在这之前发现的六十首诗中,我们看到了一个受到欲望驱使而强大的阿托姆-哈杜,那么在后二十首诗中我们读到了他的另一面。在这些诗中我们可以看出,他能够非常敏锐地感知到他的痛楚以及未来将带给他的复杂问题。他还特别写到了他的消化问题(第三十八至第四十一首四行诗)以及无法得到女人爱的回应所经受的内心煎熬(第六十二至第六十九首四行诗)。在这里,我要特别提醒读者们注意以下的这些四行诗:第六十八首诗极为细腻地描绘了阿托姆-哈杜身体上独一无二的标志;第三十四首诗中,这位诗人国王渴望有人能够带着自己的名字升天,进入一个重建的世界(奥西里斯应该就是传统意义上的这个人,我禁不住对我兄弟般的国王产生了赞许之意);第六十三首诗虽然简单且不押韵,但清楚地说明了第十三王朝各个国王的先后顺序,阿托姆-哈杜是最后一位;另外还有第七号石柱和第八号石柱上的第四十三、第六十四和第六十七首诗,以及历史墓室墙面G上的第十四首诗等都值得注意。在用他生平和统治时期的编年史以及缩略棺文(这是通向冥府所必须的,很显然这个可怜人需要在最后一刻凭借记忆将全部内容重整一遍,想起要把棺文加上,但是地方又不够了)装饰完历史墓室之后,国王一定是精疲力竭,浑身沾满了涂料。但是他要继续,毫无疑问他当时心情一定非常沉重,只有工作可以让他很快忘却伤痛。但是在他准备巴斯泰神殿的几个小时中,他一定也承受着巨大的悲痛。不难想象,当他最宠爱的动物被鱼刺卡住,在他臂弯里咽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国王一定是痛哭流涕,向一位聋了的神灵苦苦哀求。然而更恐怖的事情还在等待着他。或许几天前他就开始思索了,他被迫去想他跨坐在慷慨之主身上时自己所进行的思想斗争。现在看来一切都开始变得有头绪了,慷慨之主墓室内墙面上的文字讲述了这个故事:在一切结束前的12天内,当阿托姆-哈杜如此不情愿地除掉了慷慨之主,当他开始采取第一步,即将慷慨之主的衣服统统烧掉以阻止他实现永生之时,国王停了下来。这个伟大的国王决定永世利用慷慨之主。慷慨之主必须在100万年内向国王忏悔。阿托姆-哈杜在工作时见到了秘密监工。虽然知道他们的法力,但是阿托姆-哈杜没有所要求的70天时间了。希克索斯军队知道了他的逃跑,对他穷追不舍。同时他也遭受着来自各方敌人的追捕。他没有时间了。他加快了工作,但仍然遵循着规定有序地进行着。他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当他的工作完成时,他在一块亚麻布上画上了一个后悔、卑恭而又拘谨的脸庞。分析:这些令人毛骨悚然的绘画以及非凡的文字着实惊人,也说明了国王因为这繁重的工作而日渐衰竭。我们很有必要弄清楚,在国王高深莫测的言语之后到底蕴含着怎样的玄机。杀死了慷慨之主,逃脱墙面K上所描述的疯狂进攻之后,国王迅速做出了几个决定。当下之急,他必须计划好接下来几天他要做的工作。国王意识到这个背信弃义的慷慨之主应该陪伴并资助他的行程,而不是简单地把他的尸体和他的一切毁掉(“阻止他实现永生”)。慷慨之主沉默的存在已足够称得上是一笔巨大的财富。秘密监工是那些受过训练的祭司们的木乃伊身形,这意味着阿托姆-哈杜了解足够多有关木乃伊的知识,可以为自己举行仪式。我们都知道这个过程是多么的痛苦,就算是一个饱经战争和苦难洗礼的人也不例外。那么,我们该如何去想象为自己家族成员进行这样的一个仪式是怎样的心情,就算是面对一个曾经憎恨的人我们也会顿生怜悯。一件残缺不全的东西碎裂在左侧,里面已经变空。四个器官被用一种化学药剂进行了保存,这种化学药剂是什么,我们已无从知晓了。它们被包裹在亚麻布中,放入了一些有罩盖的罐子中,罐子上装饰着何露斯四个儿子头像的复杂雕刻:放肠子的是猎鹰头的凯布山纳夫,放胃的是豺头的杜米特夫,放肺的是狒狒头的哈辟,放肝脏的是人头的伊姆赛蒂。值得注意的是,慷慨之主墓室中并没有带罩盖的罐子,这一奇怪现象稍后将在有关我们发现的初步总结中予以解释。通常情况下,脑子会被用钩子或者麦秆从头骨中挖出来,然后丢弃掉,这与埃及解剖学和宗教并无关联。在慷慨之主的例子中,墙面上的绘画显示出他的头骨在他死时已被砸得粉碎。尸体经过清洗,里面填入了一些化学防腐材料。这种物质直至今日对于我们仍是个谜,阿托姆-哈杜的古墓也不能对此进行说明。在70天的最后几天里,尸体需要准备进行包裹了。现在我们来思考一下:如果慷慨之主的木乃伊与其他出土的木乃伊有所差别,我们可以得出结论,阿托姆-哈杜没有足够的时间完好地处理这项工作,除了他的猫,之前也不曾进行过如此复杂和神秘的仪式。另外,他是惟一做这项工作的人,病痛、受伤、绝望,还有被人追杀,他只有极为有限的工具,或许只能以一个业余者的了解去猜测所需使用的化学药剂。所以,如果慷慨之主的木乃伊有些许的异常,或者已经腐烂,这也只是这项发现独一无二特征的进一步证据。尸体上的洞已经被缝合。考虑到这个极具悲剧色彩的国王在这样一个过程中所经历的一切,这着实有些奇怪。但是墙面上的绘图显示,这项工作在极大程度上影响到了国王疼痛的胃部。一组叙事性的图画记录了这一段痛苦的时刻:当国王开始进行缝合时,他的面部因惊恐而变得扭曲。他扔掉了针线,飞速逃出了古墓,站在外面,同一个看上去和善的农妇交谈着。农妇为他提供了避身之处,他很想前去,但他知道这是行不通的。他的嗓子被噎住了,平静地拒绝了她的好意。农妇离开之后,他倒在地上痛哭起来。随后,他又回到了古墓进行他的工作。传统的木乃伊制作过程中,缝合的伤口会由何露斯的眼睛进行闭合。随后,在尸体上放置金子、珠宝以及护身符并在手指和脚趾上放上金子。虽然我还不敢肯定,但是我相信这具木乃伊上可能不会有这些华而不实的装饰。通常,每个脚趾和手指上都会被单独包裹上亚麻布。然后是胳膊和腿,最后是身体和头部,有20层厚。随后,用树脂胶将所有的亚麻布粘合,然后用一个木乃伊面具盖住头部。所有的工作需由几个人共同完成,而不是一个人。我们能够想象得到他当时的辛苦,这位匆忙的国王可能缩减了其中的程序。国王的腿在与希克索斯最后的某次战斗中受了重伤,他竭尽自己所剩无几的力量用5层亚麻布将这具沉重的尸体包裹好,并滚动这具曾经同盟的木乃伊,将其置于墓室中间的地板上。完成包裹工作后,国王又对其使用了一些古代的化学药剂,我不了解这其中的奥秘。随后,他在尸体的胸口装饰上了阿托姆-哈杜统治时期的标志:秃鹰、狮身人面以及眼镜蛇,同时在上面留下了题字:“何露斯将摧毁这个邪恶之人的心脏”。因为缺少木乃伊面具,国王直接在亚麻布包裹的头部画上了一个脸,将慷慨之主重新塑造成了一个忠诚、顺从于国王命令的人。在亚麻布条上进行装饰并不容易,借对其进行描画来传达悔恨、卑恭和克制之意更是如此。但是国王使用简单而又动人的绘画技巧展现了他向神灵祈求宽恕的一幕,他的贪婪和不可信任已消失不见,他已经脱胎换骨,变成了一个忠诚的伙伴和父亲。慷慨之主墓室墙面上的文字是这样结尾的:“你变得再次年轻,你重生了。你变得再次年轻,你重生了。”国王在他曾经的朋友和父亲耳旁重复着仪式上的话语,他曾经把国王视为自己的儿子,只要活在世间都将一直深爱着他。

本文由永利皇宫发布于关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埃及考古学家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