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皇宫-永利皇宫官网
做最好的网站

告诉笔者你的梦,第二十天问

两天之后,她被叫进露易森医生的办公室。凯勒医生在那里。艾什蕾将出院,并回到她在库柏蒂诺的家,在那里已经跟一位法院认可的心理治疗医生安排好了定期的治疗和评估。 露易森医生说:“呃,今天就是那个日子。你激动吗?” 艾什蕾说:“我很激动,我很害怕,我很……我不知道。我感觉就好像一只刚获得自由的小鸟。我感觉我在飞翔。”她的脸容光焕发。 “我很高兴你要走了,可是我……我会想念你的。”凯勒医生说。 艾什蕾握住他的手,热情地说:“我也会想念你的。我不知道我如何……我如何才能感谢你。”她热泪盈眶,“你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她转向露易森医生。“当我回到加利福尼亚时,我会在那里的一家电脑公司找一份工作。我会让您知道我的工作情况,以及我的门诊治疗进展情况。我要确保以前发生过的事情永远不再发生在我身上。” “我认为你没有任何事情好担心的。”露易森医生向她保证。 当她离开之后,露易森医生转向吉尔伯特·凯勒。“这补偿了许许多多没有成功的病例,是不是,吉尔伯特?” 这是阳光明媚的六月的一天,当她走在纽约市麦迪逊大街时,她那洋溢着幸福的微笑令人们回头看她。她从来没有这么高兴过。她憧憬着她前面的美妙生活,以及所有她打算做的事情。她可能会有一个可怕的结局,她想,可是,现在这个正是她曾祈求过的幸福结局。 她走进宾夕法尼亚车站。它是美国最繁忙的火车站,一个由闷气的厅室和过道组成的毫无魅力的迷宫。车站里人们拥挤不堪。而每个人都有一个有趣的故事好讲,她心想。他们都去往各不相同的地方,过他们自己的生活,而现在,我也将过我自己的生活。 她从一台自动售票机里买了一张票。她的火车刚好正在进站,好运气,她想。 她登上火车,坐了下来。她对即将发生的事情充满了兴奋。火车震荡了一下,然后开始提速。我终于上路了。当火车朝汉普顿斯驰去的时候,她开始轻声唱起来: “桑树丛的各个角落, 猴子追着黄鼠狼, 猴子觉得真是好玩, 噗哧!黄鼠狼逃跑了。”

“我知道你他妈的在企图干什么,医生乖乖。你在企图让艾什蕾认为你是她的朋友。” “我是她的朋友,托妮,也是你的。” “不,你不是。你认为她了不起,而我什么也不是。” “你错了。我尊重你和艾丽特,就跟我尊重艾什蕾一样。你们对我都同样重要。” “这是真的?” “是的。托妮,我那次告诉你说,你有一副美妙的歌喉,我说的是真的。你会演奏乐器吗?” “钢琴。” “如果我能够安排让你使用娱乐厅里的钢琴,以便你弹唱,你会有兴趣吗?” “我可能会吧。”她听上去很是激动。 凯勒医生微微一笑。“那么我将很高兴去安排。你将在那里弹钢琴。” “多谢。” 每天下午,凯勒医生安排让托妮私自使用娱乐室一个小时。刚开始时,门都关着,可是,当其他病人听到从里面传出的钢琴声和唱歌声时,他们就把门打开来听。不久,托妮在为几十名病人演奏了。 凯勒医生正在跟露易森医生一起详尽查阅他的治疗记录。 露易森医生说:“另一个——艾丽特怎么样?” “我已经安排好让她每天下午在花园里画画。当然,她会被监视着。,我认为这将是很好的治疗。” 可是艾丽特拒绝了。在一个跟她交谈的时段里,凯勒医生说:“你没有用我给你的颜料,艾丽特。让它们浪费掉真是太可惜了。你是这么有天赋。” 你怎么会知道? “你小喜欢画画吗?” “喜欢。” “那么你为什么不画呢?” “因为我画不好。”别纠缠我了。 “谁告诉你的?” “我的……我的母亲。” “我们还没有谈过你母亲。你想告诉我有关她的事情吗?” “没什么好说的。” “她死于一次车祸,是不是?” 有很长时间的停顿。“是的。她死于一次车祸。” 第二天,艾丽特开始画画。她喜欢带着她的画架和画笔来到花园里。当她画画时,她能够忘掉其他的一切。有几位病人会聚集在她周围观看。他们用多色彩的声音说话。 “你的画应该放在画廊里。”黑色。 “你画得真好。”黄色。 “你从哪儿学会画画的?”黑色。 “什么时候你能为我画一张肖像吗?”橙色。 “我希望知道怎么画画。”黑色。 每当到了不得不回到大厦里面去的时间,她总是觉得遗憾。 “我要你见一个人,艾什蕾。这位是丽莎·盖瑞特。”她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妇女,个子矮小,瘦得不成样子。“丽莎今天要回家了。” 那女人满脸笑容。“真是太好了!而这全归功于凯勒医生。” 吉尔伯特·凯勒看着艾什蕾,说:“丽莎患的是多重人格错乱症,她有三十个另我。” “对,亲爱的。可是他们都走了。” 凯勒医生特意指出:“她是今年离开我们的第三位多重人格错乱症患者。” 艾什蕾感到一线希望。 艾丽特说:“凯勒医生很有同情心。他似乎真的喜欢我们。” “你真他妈的笨,”托妮嘲笑说,“你不明白在发生什么吗?有一次我告诉过你。他在假装喜欢我们,以便我们会照他的要求去做。你知道那是为什么吗?他想把我们都带到一块儿,然后让艾什蕾相信,她不需要我们。那么你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吗?你跟我死掉。那是你想要的吗?我不想。” “呃,不。”艾丽特迟疑地说。 “那么听我说。我们跟医生合作。我们让他相信,我们在真的试着帮助他。我们耍耍他。我们不着急。而且我向你保证,总有一天我会让我们离开这里。” “就听你的,托妮。” “好。那么,我们就让医生乖乖自以为他正干得很好呢。” 来自戴维的一封信到了。在信封里有一张小男孩的照片。信中写道: 亲爱的艾什蕾: 我希望你一切都好,并且治疗也有进展。这里一切都好。我在努力工作并且喜爱工作。随信附上一张照片,是我们两岁的杰弗里。照他现在这个长势,几分钟之后,他就要结婚了。没有真正的消息好转达。我只是要你知道,我在想着你。 桑德拉和我一起向你送去我们诚挚的问候! 戴维 艾什蕾端详着照片。他是一个漂亮的小男孩,她想。我希望他有一个幸福的生活。 她去吃午饭,当她回来时,照片在她房间的地板上,撕成了碎片。 六月十五日,下午一点半。 病人:艾什蕾·佩特森。使用镇静催眠药的疗程。另我:艾丽特·皮特斯。 “告诉我有关罗马的情况,艾丽特。” “它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城市。那里到处都是博物馆。我以前全都参观过。”对博物馆你会知道什么呢? “那么你想当一名画家吗?” “是的。”你以为我想当什么,一名消防队员? “你学过绘画吗?” “不,我没有。”你就不能去烦别人吗? “为什么不?就因为你母亲跟你说过的话?” “噢,不。我只是觉得我不够好。”托妮,把他从我这里赶走! “你在那段时间里有过任何精神创伤吗?你还能记得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发生在你身上吗?” “没有。我那时非常快乐。”托妮! 八月十五日,上午九点 病人:艾什蕾·佩特森。催眠治疗疗程,另我:托妮·普利斯考特。 “你想谈谈伦敦吗,托妮?” “是的。我在那里有一段美好的时光。伦敦是那么文明。在那里可以做许多事情。” “那时你有什么麻烦吗?” “麻烦?不。我在伦敦非常高兴。” “没有一件你所记得的坏事情发生过吗?” “当然没有。”你准备怎样来处理这个呢,傻瓜? 每一个治疗时段都给艾什蕾带来了回忆。当她晚上睡觉时,她梦见自己在环球电脑图像公司。谢尼·米勒在那儿,并且他在称赞她干好的一些活儿。“要是没有你,我们真是没法撑下去,艾什蕾,我们准备将你永远留在这里。”接着,场景转到一间牢房,而谢尼·米勒在说:“呃,我真不愿意现在就这么做,可是处在这种情境之中,公司要解聘你。很自然地,我们不能跟诸如此类的事情有任何牵连。你理解,是不是?在这件事上没有任何个人恩怨。” 早晨,当艾什蕾醒来时,她的枕头被泪水浸湿了。 艾丽特被一次次的治疗时段弄得很难过。它们让她回忆起她是多么地想念罗马,以及她跟理查德在一起是多么快乐。我们在一起可以拥有这么幸福的生活,可是,现在已经太晚了。太晚了。 托妮恨那些治疗时段,因为它们也给她带来了太多不好的回忆。她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为了保护艾什蕾和艾丽特。可是,有谁感激她了吗?没有。她被锁起来带走了,就好像她是个罪犯。可是我会离开这里的,托妮向自己保证。我会离开这里的。 日历一页页地被翻过,一年来了又要逝去。凯勒医生变得越来越泄气。 “我看了你的最新报告。”露易森医生对吉尔伯特·凯勒说,“你认为真的有一个空白,还是她们在玩把戏?” “她们在玩把戏,奥托。她们似乎知道我在试图做什么,而她们不愿让我干成。我觉得,艾什蕾是真心想帮助的,可是她们不让她这么做。通常处于催眠状态之下,你是可以弄清她们的底细的,可是托妮非常强悍。她拥有完全的控制权,而且她很危险。” “危险?” “是的。想想看,要杀死并阉割五名男子,她心中得怀有多少仇恨?” 这一年剩下的时间里情况并没有好转。 凯勒医生在其他几名病人身上正在取得成功,可是艾什蕾,他最关心的一个,却没有一点进展。凯勒医生有一种感觉,即托妮喜欢跟他玩把戏。她打定主意不让他取得成功,直到有一天,这情况却出人意料地有了一个突破。 它开始于来自佩特森医生的另一封信。 六月五日 亲爱的艾什蕾: 我要去纽约办点事,而我非常想顺便去看看你。我会给露易森医生打电话,如果他不反对,你可以在二十五日左右见到我。 非常爱你的 父亲 三个星期之后,佩特森医生到了,一块儿来的还有一位四十出头迷人的黑头发女人和她的三岁女儿卡特丽娜。 他们被领进了露易森医生的办公室。他们进来时,他站起身来。“佩特森医生,我很高兴见到您。” “谢谢您。这是维多利亚·安妮斯顿小姐和她的女儿卡特丽娜。” “你好,安妮斯顿,卡特丽娜。” “我把她们带来见见艾什蕾。” “好极了。她现在正跟凯勒医生在一起谈话,不过,他们很快就结束了。” 佩特森医生说:“艾什蕾表现如何?” 奥托·露易森迟疑了一下。“我不知道我能不能跟您单独说几分钟话?” “行。” 佩特森医生转向维多利亚和卡特丽娜。“瞧,那儿好像有一个美丽的花园。你们干吗不在那里等我?我会跟艾什蕾一起与你们碰头的。” 维多利亚·安妮斯顿微微一笑。“好的。”她朝奥托看了一眼。“很高兴见到您,医生。” “谢谢,安妮斯顿小姐。” 佩特森目送她们两个离开。他转向奥托·露易森。“有什么问题吗?” “我会坦率地跟您说的,佩特森医生。我们并没有取得我所希望的进展。艾什蕾说她想接受帮助,可是她并不跟我们合作。事实上,她在抵制治疗。” 佩特森医生打量着他,困惑不解。“为什么?” “这情况倒并不少见。在某个阶段,患多重人格错乱症的病人害怕见他们的另我。它会令他们害怕。一想到别人可以生活在他们的思想和肉体里,并随意接管自己……呃,你可以想象那会多么令人震惊。” 佩特森医生点点头:“当然。” “有关艾什蕾的问题,有件事令我们困惑不解。这类病几乎总是起因于病人幼年时的一段性骚扰经历。在艾什蕾的病历中,我们没有任何这方面的记录,因此我们一点都不知道,这个精神创伤是如何产生及为何产生。” 佩特森医生坐在那里沉默了一会儿。当他开口的时候,语气相当沉重:“我可以帮助你。”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我一直责怪自己。” 奥托·露易森仔细地看着佩特森。 “这事是在艾什蕾六岁那年发生的。我不得不去英国。我妻子却不能去。我把艾什蕾带在身边,我妻子有一个名叫约翰的表哥在那里。当时我不知道,可是约翰有……感情上的毛病。有一天,我得去做报告,约翰就主动提出看管她。那天晚上,当我回来时,他已经走了。艾什蕾处于一种完完全全的歇斯底里状态。花了很长的时间才让她平静下来。自那以后,她不愿让任何人靠近她,她变得羞层和内向。一个星期之后,约翰因为一系列的儿童性骚扰案而被逮捕。”佩特森医生的脸上充满了痛苦,“我从来没有原谅过自己。自那以后,我从来不让艾什蕾跟任何人单独在一块儿。” 有很长一段时间的沉默。奥托·露易森说:“我非常遗憾。不过,我想您给了我们一直在寻找的答案,佩特森医生。这样一来,凯勒医生将可以对症下药了。” “一直以来,这事太令人痛苦了,我以前都不曾谈起过它。” “我理解。”奥托看了看他的手表,“艾什蕾还要一段时间才结束。您干吗不到花园里去陪着安妮斯顿小姐呢?艾什蕾来了以后,我会让她出去的。” 佩特森医生站起身来说:“谢谢您。我这就去。” 奥托·露易森目送他离去。他等不及要告诉凯勒医生他听到的这一切。 维多利亚·安妮斯顿和卡特丽娜正在等着佩特森。“你见过艾什蕾了吗?”维多利亚问。 “几分钟之后,他们会送她出来的,”佩特森说。他环顾这个空旷的庭园。“这地方真可爱,是不是?” 卡特丽娜跑到他跟前:“我还想要上天。” 他微笑了。“好吧。”他抱起她,将她抛入空中,当她落下来时又接住她。 “再高点!” “注意了。开始。”他又将她往上抛再接住,她高兴得尖叫着:“再来一次!” 佩特森医生背对着大厦,因此,他没有看到艾什蕾和凯勒医生出来。 “再高点!”卡特丽娜尖叫着。 艾什蕾僵立在门口。她看着她父亲跟那个小女孩玩耍着,时间似乎裂成碎片。那以后的一切都以慢动作发生。 闪现出一个小女孩被抛入空中的情景…… “再高点,爸爸!” “注意了。开始。” 接下来,那个女孩被抛到床上…… 一个声音在说:“你会喜欢这个的……” 一个男人的形象上床躺到她身边。那个小女孩在尖叫:“住手。不。求你了,不要。” 那个男人在阴影里。他在把她往下按,而且他在抚摸她的身体。“那样不是感觉很好吗?” 突然,阴影消失,艾什蕾可以看到那个男人的脸。是她父亲。 现在,看着他在花园里跟那个小女孩玩耍,艾什蕾张大嘴巴,开始大声尖叫不止。 佩特森医生、维多利亚和卡特丽娜转过头来,吓了一跳。 凯勒医生赶快说:“我非常抱歉。这是个糟糕的日子。你们另找个时间再来,好吗?”他将艾什蕾带到里面去了。 他们把她送到一间急救室。 “她的脉搏快得很不正常,”凯勒医生说,“她正处于一种神游状态。” 他凑近她,说:“艾什蕾,你没有什么事情可感到害怕的。你在这里是安全的。谁也不会伤害你。只要听我的声音,并且放松……放松……放松……” 这花了半个小时。 “艾什蕾,告诉我发生什么了。是什么让你不安?” “父亲和那个小女孩……” “他们怎么了?” 回答的是托妮。“她不能面对它。她害怕他将对那个小女孩做他曾对她做过的事情。” 凯勒医生盯着她看了一会儿。“他……他对她做什么了?” 这是在伦敦。她在床上。他坐在她身边,说:“我会让你非常快活的,宝贝。”并开始呵她痒痒,她在咯咯大笑。接着……他将她的睡衣脱掉,他开始玩弄她。“我的双手不是让你感觉很好吗?”艾什蕾开始尖叫:“住手。别那样弄。”可是他不肯住手。他把她往下按,继续弄呀弄…… 凯勒医生问:“那是第一次发生这种事吗,托妮?” “是的。” “当时艾什蕾多大?” “她六岁。” “而那就是你出生的时间?” “是的。艾什蕾太害怕了,不能面对它。” “那以后发生了什么?” “父亲每天晚上到她那里,跟她一起上床。”现在,那些话滔滔不绝地说出来了,“她不能阻止他。当他们回家时,艾什蕾告诉母亲发生的事,可母亲骂她是一条说谎的小母狗。 “艾什蕾害怕晚上睡觉,因为她知道,爸爸会到她房间里来。他常常迫使她抚摸他,然后再玩弄她。他对她说:‘别告诉任何人这件事,否则我会不再爱你’她不能告诉任何人。妈妈和爸爸总是在大吵大闹,而艾什蕾认为这是她的过错。她明白自己做了错事,可是她不知道为什么,妈妈恨她。” “这种情况持续了多久?”凯勒医生问。 “当我八岁时……”托妮欲言又止。 “说下去,托妮。” 艾什蕾的脸变了,坐在椅子里的是艾丽特。她说:“我们移居到罗马,他在那里的一家医院做研究。” “那就是你出生的地方?” “是的。艾什蕾不能承受一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所以我来保护她。” “发生什么了,艾丽特?” “她睡着的时候,爸爸进了她的房间,他光着身子。他爬进她的床,而这次他强行进入了她。她试图阻止他,可是她做不到。她求他以后别再干了,可是他每天晚上都来纠缠她。他总是说:‘这是男人向女人显示他爱她的方式,而你是我的女人,我爱你。你永远不许跟任何人说这件事。’她永远不能告诉任何人。” 艾什蕾正在哭泣,眼泪顺着她的脸颊淌下来。 吉尔伯特·凯勒所能做的,就是将她搂在怀里抱着她并告诉她他爱她而且一切都将会好起来。可是,这当然是不可能的。我是她的医生。 当凯勒医生回到露易森医生的办公室时,佩特森医生、维多利亚·安妮斯顿和卡特丽娜已经离开。 “好了,这就是我们一直在等待的事情,”凯勒医生对奥托·露易森说,“我们终于有了突破。我知道了托妮和艾丽特是什么时候出生的以及为什么。从现在起,我们将看得到一个巨大的变化。” 凯勒医生说得对。事情开始有进展。

本文由永利皇宫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告诉笔者你的梦,第二十天问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