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皇宫-永利皇宫官网
做最好的网站

天涯小说,飘逝的故乡系列

  娇环是我大姐的大女儿,也是我第一个出生的外甥女。
  我的五个姐姐,婚后相继给我生下了十四个外甥和外甥女,这对于男丁稀少而且经常遭受欺负的家庭来说,无疑是一种即欢天喜地又热热闹闹的安慰。我和妻子结婚的那年夏天,在郑州回老家办喜事的前夕,考虑周全的妻子带着我在老纬四路服装市场转了整整一天,给每个外甥和甥女购买了一套新衣服。我和妻子在那条东西走向人潮拥挤的街道上,顶着毒辣的太阳来来回回穿梭了好几趟,跑得汗流浃背口干舌燥腿脚发胀,却因为我离家多年不能大致说出他们每个人的身高胖瘦,而只能站在花花绿绿的服装摊前凭着记忆中他们的模样,再加大型号买下来捎回去。尽管当时是夏季,而且那些年衣服的价格,不像现在这么昂贵,但十四套衣服,依然花去我一个半月的工资,而且几个外甥与甥女,还因为衣服不合身而显露出遗憾和无奈的表情。
   大姐婆家的村子与我们村毗邻。那个村子名叫范沟,却没有姓范的人家。范沟位于我们村的东北方向,虽然两个小村之间的距离,近得还不到半里路,但范沟村却隶属于另外的三屯公社,而且地势也比我们村低凹得多。尽管去大姐家需要沿着田野边那条蜿蜒狭窄的小路,先下一个很不好走的陡坡,而后再跨过一条旁边拴着很多耕牛的小河,但那时只要学校没有功课,我就会隔三差五瞒着母亲,在眨眼的功夫跑到大姐家去玩。而自从我在大姐新家的那个木格子窗户旁边的泥坯墙橱里,如获至宝地找到大姐夫私藏的那些让我怦然心跳的书籍之后,我晚上干脆就住在大姐家,借着昏暗的煤油灯或者朦胧得连字都看不清楚的月光,心急火燎地阅读那些因为侠肝义胆而荡气回肠的情节和故事。比如《七侠五义》,《岳飞传》等等,这些在别处难以找寻的稀罕书籍,大姐夫却不知从哪里弄得到很多本,而且那么心安理得地存放在自己家,这让我在当年对大姐夫赵改现几乎崇拜得五体投地。而猴子阮英,铜头铁罗汉,铁枪华冲等英雄形象,就那么栩栩如生地烙印在了我的脑海。
   作为舅舅,我仅仅比外甥女娇环大八岁。
   我童年的大部分时光,是在两种截然不同的陪伴之下悄然度过的。一种是那些书籍里或绝美或悲怅的故事情节,另一种即是娇环小时候哭闹的声音。当时我在大姐家看书,不仅能够在一种似是而非的新奇感受里丰富我幼小的心灵,而且还可以帮助忙于农活的他们,照顾出生不久的孩子。尽管我自己也还是个孩子,对于照顾婴儿一窍不通,缺乏经验。但大姐两口那种信赖的热切眼神,始终鼓励着我能够时刻为他们分忧解难。而且他们下地干活前,总会交代我如何照管娇环。娇环每次在熟睡中被外面的声音惊动或需要拉屎尿尿清醒过来的时候,我都会条件反射般大呼小叫她的奶奶来为她侍弄。
   娇环的奶奶已经上了年纪,缠裹变形的小脚,走起路来倾斜而蹒跚。但她面色红润,待人和善,农家日常事务的处理经验十分丰富。她一年四季戴着一顶没有帽檐的圆边黑绒帽,习惯在每天早上站在院子里那颗枝叶茂密的椿树下,抛撒玉米或者谷粒喂食鸡子。每次听到娇环的嘤嘤哭泣和我惊慌失措的叫喊,她都会迅速丢下手中盛粮食的家什,跑进屋子,把娇环揽在怀里。一边嗷嗷嗷地不停哄着,一边左右摇晃着年迈的身体,给娇环营造舒适安心的环境。而娇环很乖,每次都很领情地在奶奶轻柔的抚慰中再沉沉睡去。
   我对娇环的记忆有段时间非常模糊。这段时间从我上初中开始,一直持续到当兵之前的七八年间。不过,即使那段时间对娇环没有多少记忆,也完全可以凭借想象得知她被家人宠爱逗乐的幸福情景。这点从娇环名字的由来,和她在家里所处的地位可以略见端倪。只是那段间歇性的记忆空白,也在沧桑的流年中,扼杀了对宠爱娇环时常面带微笑的奶奶离世情景的记忆能力。而且我也记不清楚,娇环究竟上学上到几年级便辍学在家。印象中,那段时间大姐一直生活在妯娌之间的矛盾和纷争之中。大姐夫在兄弟间排行老二,尽管大哥是个乡村教师,富有学问和教养,却依然阻挡不住大嫂对大姐的那种横挑鼻子竖挑眼的不满。兄弟后来分开了家,但嫂子和大姐的关系始终紧张。直到二十多年后,嫂子得了偏瘫,躺在床上不能动弹,而大姐并未因此幸灾乐祸,或者落井下石,反而摒弃前嫌,经常去给嫂子全家洗衣做饭,让嫂子真正体会到了亲情的重要。娇环和她的两个妹妹,就是在亲情决裂的无谓纷争中,一天天地渐渐长大。
   叙述娇环的故事,首先要阐明她从小到大的生活环境和家庭背景。犹如麦子成熟的早晚,与土地的肥沃和阳光水分是否充足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一样。娇环和两个妹妹的婚姻,无不彰显着家庭的影响和时代的印痕。大姐与大姐夫两口,与老家那地方的所有人一样,重男轻女的思想在他们大脑根深蒂固到痴迷而执拗的程度。他们始终坚信,男人就像房屋的大梁。男人不仅能够延续自家的香脉,而且能够粗犷地在太阳下面,裸露出棕熊般的脊背,毫不费力地扛起一袋二百斤重的粮食往家里走。这种祖辈传承的富有原始意义的经验和认识,让大姐和大姐夫在有了三个女儿之后,仍然盼望着能再有个儿子。大姐和大姐夫的这种热切的期盼,在经过一番身体的痛苦挣扎而终于承认自己的无能为力之后,他们甚至想通过收养或者招赘的方式,让自己这种有儿子就有依靠的惯性思维得以巩固、拓展和延伸。但他们绝对不可能想象得到,他们这种重男轻女的思想,在不经意间严重伤害了三个女儿的尊严。或者他们这种重男轻女的思想,在不知不觉之中,削弱了他们原本对三个女儿深爱的程度,造就了女儿们妄自菲薄般的自我轻视。进而导致三个女儿在潜意识之中,产生一种执拗的反叛和背离。这种自我轻视的反叛和背离,最终演变成已经亭亭玉立的娇环,首先不顾大姐和大姐夫的感受,毫不犹豫地选择了那条在村人们看来极不光彩的婚姻道路。
   娇环十九岁那年夏天的一天,在去县城赶集的归途中,又饿又渴的她,走进城南古城寨的一个小饭馆。娇环甚至连自己也不会想到,那个小饭店竟然决定了她以后整个人生的蹉跎命运。
   饭馆只有一个人,是个年轻男子,即是老板又是服务员。男子清瘦高挑,长着一双看上去显得异常善良的大眼睛。整个人给娇环的感觉,即能说会道却又腼腆害羞。娇环从穿戴上能够判断出,男子家境也不是很好。但这种共同贫穷的归属感觉,让娇环在内心瞬间生出一种匹配的欣喜。那种欣喜既真实又飘忽,即亲切又陌生。娇环在吃饭的时候,男子关切地坐在她旁边,问长问短,打听了娇环的情况。比如多大了,哪个村的人等等。娇环因为内心那种亲切的感觉,对男子的问话毫不规避,如实回答。娇环也在男子慢吞吞的自我介绍中,知道了这个男子就是坡下面离县城很近的城东村人,名叫中玉。中玉最后问娇环,我这里缺个服务员,每月三百块工钱,你愿意不愿意来。
   娇环在此之前,从未和这个村子里的陌生男人说过话。娇环一直认为,靠近县城这种平坦地方的男人,眼光高,看不上她们这些乡里的姑娘。而中玉期待的眼神,让娇环内心深处产生一种莫名的希望。这种希望,一开始点点滴滴的,之后便一点点形成明净天空中漂浮的云朵那样的丝丝缕缕,轻轻撕扯着娇环的忐忑不安的心。娇环甚至在这种甜甜的心情里,觉得男子尽管贫穷,至少没有像自己一样别无选择地出生在那个偏僻的山沟沟里。而且男子的能说会道,仿佛打动了她情窦初开的心,让她产生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好感。娇环临走对中玉说,俺回去和父母商量商量再说。
   娇环回到家,和大姐大姐夫说了此事。大姐大姐夫并不能迅速准确地判断出这是件好事还是坏事。所以,没有答应,也没有反对。家长的不置可否,让娇环在第三天上午,按照自己的意愿,到那个小饭馆上班去了。
   小饭馆临着通往县城的公路,主要经营各种小菜,手工水饺,啤酒以及没有包装盒的便宜白酒。这里是上店镇去往县城的必经之路。去县城赶集的,买化肥的,相亲买衣裳的等等,过往的行人川流不息。中玉的饭馆旁边,还有两家同样的饭馆,在和自己争生意。在这里支撑一个饭馆,需要经过采买,做饭,打杂等一系列庞杂的工序,才能将食物端上餐桌。所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中玉一个人根本忙不过来。而娇环的到来,不仅让中玉轻松许多,更因为有了娇环的存在,门可罗雀的生意,逐渐好了起来。娇环的任务主要是招呼客人、包水饺和打扫卫生。娇环刚开始很不适应。白天忙还不说,到了晚上,饭馆到十点多才关门。她没法回家,只能担心地和中玉两个人住在饭馆里。中玉为人还算老实,并没有对娇环做出过分的事情。中玉可能也感觉两个单身男女住在一起不合适,体贴地安排娇环住在村子里的嫂子家。
   我想象不出当时娇环和中玉两个人,共同经营着那个小饭馆的感受。只听大姐后来跟我说,娇环在饭馆干了三个月,没得到应得的工钱。我想中玉也许就在那时,已经喜欢上了娇环。因而故意拖延着不给娇环工钱,目的是想长期留住娇环。但也许还有另外的可能性存在。因为按照常理,老板不给员工工钱,员工应该十分生气,一定会立即做出反应,辞工或者寻求其它解决问题的办法。但娇环并没有那样去做,而是在回家的时候轻描淡写地跟大姐说,中玉没有给她发工钱。大姐说,不给咱钱那就别再去了。娇环听从了大姐的劝告,不再去饭馆干活。可娇环仅仅在家停留了三天。娇环那天正和大姐在地里干活,突然她对大姐说,我想去俺姨家。大姐没有拦她。谁知娇环竟一去不返。她自己跑到中玉家,和中玉住在了一起。
   那时候,姑娘未出嫁,和别的男人住在一起,是很丢脸的事情。大姐和大姐夫听到这样的消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们坚信,单纯的娇环不会轻浮到那种地步,一定是上了中玉的当。中玉能说会道,而娇环笨嘴笨舌,因此他们判断是中玉哄住了娇环的心。大姐和大姐夫很后悔那天娇环和他们说去饭馆干活的时候,没有明确观点进行阻拦。大姐和大姐夫恼羞成怒,跑到城东村,强行将娇环带回了家。他们与三姐两口秘密商议,如何处理这件事情。三姐和三姐夫一致认为,女大不中留。必须立即给娇环找个婆家嫁出去,才能平息这场风波。身在局中的大姐两口,一筹莫展,听从了三姐两口的建议。他们让三姐两口帮着给娇环找婆家。三姐两口很快在邻村找到了合适的人家。男孩叫陈正,比娇环大两岁。娇环被逼无奈,同意和陈正见面。娇环和陈正见面后,两个人都没提出什么意见。陈正父母便通过三姐夫,递给大姐家三千块钱的订婚彩礼。娇环不再提以前的事情。一切仿佛朝着设定好的方向,进展得非常顺利。
   中玉在大姐两口强行将娇环带回家后,也托了一个媒人,去大姐家提亲。媒人姓王,和三姐夫认识,并且与陈正家有亲戚。王姓媒人看到大姐家正在想法设法让娇环摆脱中玉,而且找的婆家是自家亲戚,便不再为中玉说话。反过来也为陈正当起了第二媒人。而中玉还在家里等待王姓媒人的消息。中玉一次赶集,在大桥上碰到王姓媒人。媒人如实说了娇环的情况,中玉气得暴跳如雷,打了媒人一个耳光。因为王姓媒人拿了中玉的钱,不仅不为中玉办事,反而见风使舵为情敌效力。媒人自知理亏,为让自己心理达到平衡状态,她又在陈正面前反戟倒戈,污蔑娇环仍然和中玉有来往,目的让陈正主动终止和娇环的婚约。陈正听到这样致命的消息,跑去质问娇环。陈正用指头在娇环的额前一点一点地说,你和我结住亲戚,就不能再和别人来往,否则就是对我的不忠。娇环感觉委屈,说我和你订婚之后没再和别人来往。这段时间我就没出过门。有我父母为我作证。大姐对陈正说,娇环这段时间真的没外出过,我能为娇环作证。但被谣言迷惑了的陈正,根本不信这些。陈正说,既然你心里还牵挂着别人,咱们就退婚吧。把我的彩礼钱退还给我,咱们就算没关系了。
   话说到这份上了,亲戚肯定是没法再维持了。只能退婚。
   大姐两口找来三姐三姐夫商量。大姐的意思,既然不与人家亲戚,三千块彩礼钱如数退还。三姐两口作为中间的主媒人,他们则认为,男方主动提出退婚,按照当地的习俗,彩礼钱就完全可以不退或者少退。而且三姐一直想向大姐借花那三千块钱。按理,彩礼钱当初是由陈正父母交给三姐夫,由三姐夫交给大姐家的。那么,彩礼钱的退还,就应该再按照程序,由大姐家交给三姐夫再退给陈家。但大姐知道三姐两口的心思和企图,所以不敢将退婚的钱,交给他们。而在此时,中玉那个媒人趁机来给中玉提亲。媒人听说娇环正在退婚,主动说让中玉将退婚的钱拿出来。中玉借了很多地方,连三千也没凑够,只将两千九百块钱拿给大姐家,算是如愿以偿和娇环定了婚,并要求当年就结婚。
   我不知道大姐夫当时出于何种考虑,既然已经答应了让娇环嫁给中玉,却没有完全将三千块钱如数退还人家。而是在陈正舅舅上门要钱的时候,只给了陈家两千五,把剩下的那五百块钱却交给了三姐夫。这种秩序混乱的退婚,导致事情在以后朝着意想不到的方向发展,继而酿成亲戚反目成仇的可悲局面。

娇环是我大姐的大女儿,也是我第一个出生的外甥女。
  我的五个姐姐,婚后相继给我生下了十四个外甥和外甥女,这对于男丁稀少而且经常遭受欺负的家庭来说,无疑是一种即欢天喜地又热热闹闹的安慰。我和妻子结婚的那年夏天,在郑州回老家办喜事的前夕,考虑周全的妻子带着我在老纬四路服装市场转了整整一天,给每个外甥和甥女购买了一套新衣服。我和妻子在那条东西走向人潮拥挤的街道上,顶着毒辣的太阳来来回回穿梭了好几趟,跑得汗流浃背口干舌燥腿脚发胀,却因为我离家多年不能大致说出他们每个人的身高胖瘦,而只能站在花花绿绿的服装摊前凭着记忆中他们的模样,再加大型号买下来捎回去。尽管当时是夏季,而且那些年衣服的价格,不像现在这么昂贵,但十四套衣服,依然花去我一个半月的工资,而且几个外甥与甥女,还因为衣服不合身而显露出遗憾和无奈的表情。
  大姐婆家的村子与我们村毗邻。那个村子名叫范沟,却没有姓范的人家。范沟位于我们村的东北方向,虽然两个小村之间的距离,近得还不到半里路,但范沟村却隶属于另外的三屯公社,而且地势也比我们村低凹得多。尽管去大姐家需要沿着田野边那条蜿蜒狭窄的小路,先下一个很不好走的陡坡,而后再跨过一条旁边拴着很多耕牛的小河,但那时只要学校没有功课,我就会隔三差五瞒着母亲,在眨眼的功夫跑到大姐家去玩。而自从我在大姐新家的那个木格子窗户旁边的泥坯墙橱里,如获至宝地找到大姐夫私藏的那些让我怦然心跳的书籍之后,我晚上干脆就住在大姐家,借着昏暗的煤油灯或者朦胧得连字都看不清楚的月光,心急火燎地阅读那些因为侠肝义胆而荡气回肠的情节和故事。比如《七侠五义》,《岳飞传》等等,这些在别处难以找寻的稀罕书籍,大姐夫却不知从哪里弄得到很多本,而且那么心安理得地存放在自己家,这让我在当年对大姐夫赵改现几乎崇拜得五体投地。而猴子阮英,铜头铁罗汉,铁枪华冲等英雄形象,就那么栩栩如生地烙印在了我的脑海。
  作为舅舅,我仅仅比外甥女娇环大八岁。
  我童年的大部分时光,是在两种截然不同的陪伴之下悄然度过的。一种是那些书籍里或绝美或悲怅的故事情节,另一种即是娇环小时候哭闹的声音。当时我在大姐家看书,不仅能够在一种似是而非的新奇感受里丰富我幼小的心灵,而且还可以帮助忙于农活的他们,照顾出生不久的孩子。尽管我自己也还是个孩子,对于照顾婴儿一窍不通,缺乏经验。但大姐两口那种信赖的热切眼神,始终鼓励着我能够时刻为他们分忧解难。而且他们下地干活前,总会交代我如何照管娇环。娇环每次在熟睡中被外面的声音惊动或需要拉屎尿尿清醒过来的时候,我都会条件反射般大呼小叫她的奶奶来为她侍弄。
  娇环的奶奶已经上了年纪,缠裹变形的小脚,走起路来倾斜而蹒跚。但她面色红润,待人和善,农家日常事务的处理经验十分丰富。她一年四季戴着一顶没有帽檐的圆边黑绒帽,习惯在每天早上站在院子里那颗枝叶茂密的椿树下,抛撒玉米或者谷粒喂食鸡子。每次听到娇环的嘤嘤哭泣和我惊慌失措的叫喊,她都会迅速丢下手中盛粮食的家什,跑进屋子,把娇环揽在怀里。一边嗷嗷嗷地不停哄着,一边左右摇晃着年迈的身体,给娇环营造舒适安心的环境。而娇环很乖,每次都很领情地在奶奶轻柔的抚慰中再沉沉睡去。
  我对娇环的记忆有段时间非常模糊。这段时间从我上初中开始,一直持续到当兵之前的七八年间。不过,即使那段时间对娇环没有多少记忆,也完全可以凭借想象得知她被家人宠爱逗乐的幸福情景。这点从娇环名字的由来,和她在家里所处的地位可以略见端倪。只是那段间歇性的记忆空白,也在沧桑的流年中,扼杀了对宠爱娇环时常面带微笑的奶奶离世情景的记忆能力。而且我也记不清楚,娇环究竟上学上到几年级便辍学在家。印象中,那段时间大姐一直生活在妯娌之间的矛盾和纷争之中。大姐夫在兄弟间排行老二,尽管大哥是个乡村教师,富有学问和教养,却依然阻挡不住大嫂对大姐的那种横挑鼻子竖挑眼的不满。兄弟后来分开了家,但嫂子和大姐的关系始终紧张。直到二十多年后,嫂子得了偏瘫,躺在床上不能动弹,而大姐并未因此幸灾乐祸,或者落井下石,反而摒弃前嫌,经常去给嫂子全家洗衣做饭,让嫂子真正体会到了亲情的重要。娇环和她的两个妹妹,就是在亲情决裂的无谓纷争中,一天天地渐渐长大。
  叙述娇环的故事,首先要阐明她从小到大的生活环境和家庭背景。犹如麦子成熟的早晚,与土地的肥沃和阳光水分是否充足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一样。娇环和两个妹妹的婚姻,无不彰显着家庭的影响和时代的印痕。大姐与大姐夫两口,与老家那地方的所有人一样,重男轻女的思想在他们大脑根深蒂固到痴迷而执拗的程度。他们始终坚信,男人就像房屋的大梁。男人不仅能够延续自家的香脉,而且能够粗犷地在太阳下面,裸露出棕熊般的脊背,毫不费力地扛起一袋二百斤重的粮食往家里走。这种祖辈传承的富有原始意义的经验和认识,让大姐和大姐夫在有了三个女儿之后,仍然盼望着能再有个儿子。大姐和大姐夫的这种热切的期盼,在经过一番身体的痛苦挣扎而终于承认自己的无能为力之后,他们甚至想通过收养或者招赘的方式,让自己这种有儿子就有依靠的惯性思维得以巩固、拓展和延伸。但他们绝对不可能想象得到,他们这种重男轻女的思想,在不经意间严重伤害了三个女儿的尊严。或者他们这种重男轻女的思想,在不知不觉之中,削弱了他们原本对三个女儿深爱的程度,造就了女儿们妄自菲薄般的自我轻视。进而导致三个女儿在潜意识之中,产生一种执拗的反叛和背离。这种自我轻视的反叛和背离,最终演变成已经亭亭玉立的娇环,首先不顾大姐和大姐夫的感受,毫不犹豫地选择了那条在村人们看来极不光彩的婚姻道路。
  娇环十九岁那年夏天的一天,在去县城赶集的归途中,又饿又渴的她,走进城南古城寨的一个小饭馆。娇环甚至连自己也不会想到,那个小饭店竟然决定了她以后整个人生的蹉跎命运。
  饭馆只有一个人,是个年轻男子,即是老板又是服务员。男子清瘦高挑,长着一双看上去显得异常善良的大眼睛。整个人给娇环的感觉,即能说会道却又腼腆害羞。娇环从穿戴上能够判断出,男子家境也不是很好。但这种共同贫穷的归属感觉,让娇环在内心瞬间生出一种匹配的欣喜。那种欣喜既真实又飘忽,即亲切又陌生。娇环在吃饭的时候,男子关切地坐在她旁边,问长问短,打听了娇环的情况。比如多大了,哪个村的人等等。娇环因为内心那种亲切的感觉,对男子的问话毫不规避,如实回答。娇环也在男子慢吞吞的自我介绍中,知道了这个男子就是坡下面离县城很近的城东村人,名叫中玉。中玉最后问娇环,我这里缺个服务员,每月三百块工钱,你愿意不愿意来。
  娇环在此之前,从未和这个村子里的陌生男人说过话。娇环一直认为,靠近县城这种平坦地方的男人,眼光高,看不上她们这些乡里的姑娘。而中玉期待的眼神,让娇环内心深处产生一种莫名的希望。这种希望,一开始点点滴滴的,之后便一点点形成明净天空中漂浮的云朵那样的丝丝缕缕,轻轻撕扯着娇环的忐忑不安的心。娇环甚至在这种甜甜的心情里,觉得男子尽管贫穷,至少没有像自己一样别无选择地出生在那个偏僻的山沟沟里。而且男子的能说会道,仿佛打动了她情窦初开的心,让她产生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好感。娇环临走对中玉说,俺回去和父母商量商量再说。
  娇环回到家,和大姐大姐夫说了此事。大姐大姐夫并不能迅速准确地判断出这是件好事还是坏事。所以,没有答应,也没有反对。家长的不置可否,让娇环在第三天上午,按照自己的意愿,到那个小饭馆上班去了。
  小饭馆临着通往县城的公路,主要经营各种小菜,手工水饺,啤酒以及没有包装盒的便宜白酒。这里是上店镇去往县城的必经之路。去县城赶集的,买化肥的,相亲买衣裳的等等,过往的行人川流不息。中玉的饭馆旁边,还有两家同样的饭馆,在和自己争生意。在这里支撑一个饭馆,需要经过采买,做饭,打杂等一系列庞杂的工序,才能将食物端上餐桌。所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中玉一个人根本忙不过来。而娇环的到来,不仅让中玉轻松许多,更因为有了娇环的存在,门可罗雀的生意,逐渐好了起来。娇环的任务主要是招呼客人、包水饺和打扫卫生。娇环刚开始很不适应。白天忙还不说,到了晚上,饭馆到十点多才关门。她没法回家,只能担心地和中玉两个人住在饭馆里。中玉为人还算老实,并没有对娇环做出过分的事情。中玉可能也感觉两个单身男女住在一起不合适,体贴地安排娇环住在村子里的嫂子家。
  我想象不出当时娇环和中玉两个人,共同经营着那个小饭馆的感受。只听大姐后来跟我说,娇环在饭馆干了三个月,没得到应得的工钱。我想中玉也许就在那时,已经喜欢上了娇环。因而故意拖延着不给娇环工钱,目的是想长期留住娇环。但也许还有另外的可能性存在。因为按照常理,老板不给员工工钱,员工应该十分生气,一定会立即做出反应,辞工或者寻求其它解决问题的办法。但娇环并没有那样去做,而是在回家的时候轻描淡写地跟大姐说,中玉没有给她发工钱。大姐说,不给咱钱那就别再去了。娇环听从了大姐的劝告,不再去饭馆干活。可娇环仅仅在家停留了三天。娇环那天正和大姐在地里干活,突然她对大姐说,我想去俺姨家。大姐没有拦她。谁知娇环竟一去不返。她自己跑到中玉家,和中玉住在了一起。
  那时候,姑娘未出嫁,和别的男人住在一起,是很丢脸的事情。大姐和大姐夫听到这样的消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们坚信,单纯的娇环不会轻浮到那种地步,一定是上了中玉的当。中玉能说会道,而娇环笨嘴笨舌,因此他们判断是中玉哄住了娇环的心。大姐和大姐夫很后悔那天娇环和他们说去饭馆干活的时候,没有明确观点进行阻拦。大姐和大姐夫恼羞成怒,跑到城东村,强行将娇环带回了家。他们与三姐两口秘密商议,如何处理这件事情。三姐和三姐夫一致认为,女大不中留。必须立即给娇环找个婆家嫁出去,才能平息这场风波。身在局中的大姐两口,一筹莫展,听从了三姐两口的建议。他们让三姐两口帮着给娇环找婆家。三姐两口很快在邻村找到了合适的人家。男孩叫陈正,比娇环大两岁。娇环被逼无奈,同意和陈正见面。娇环和陈正见面后,两个人都没提出什么意见。陈正父母便通过三姐夫,递给大姐家三千块钱的订婚彩礼。娇环不再提以前的事情。一切仿佛朝着设定好的方向,进展得非常顺利。
  中玉在大姐两口强行将娇环带回家后,也托了一个媒人,去大姐家提亲。媒人姓王,和三姐夫认识,并且与陈正家有亲戚。王姓媒人看到大姐家正在想法设法让娇环摆脱中玉,而且找的婆家是自家亲戚,便不再为中玉说话。反过来也为陈正当起了第二媒人。而中玉还在家里等待王姓媒人的消息。中玉一次赶集,在大桥上碰到王姓媒人。媒人如实说了娇环的情况,中玉气得暴跳如雷,打了媒人一个耳光。因为王姓媒人拿了中玉的钱,不仅不为中玉办事,反而见风使舵为情敌效力。媒人自知理亏,为让自己心理达到平衡状态,她又在陈正面前反戟倒戈,污蔑娇环仍然和中玉有来往,目的让陈正主动终止和娇环的婚约。陈正听到这样致命的消息,跑去质问娇环。陈正用指头在娇环的额前一点一点地说,你和我结住亲戚,就不能再和别人来往,否则就是对我的不忠。娇环感觉委屈,说我和你订婚之后没再和别人来往。这段时间我就没出过门。有我父母为我作证。大姐对陈正说,娇环这段时间真的没外出过,我能为娇环作证。但被谣言迷惑了的陈正,根本不信这些。陈正说,既然你心里还牵挂着别人,咱们就退婚吧。把我的彩礼钱退还给我,咱们就算没关系了。
  话说到这份上了,亲戚肯定是没法再维持了。只能退婚。
  大姐两口找来三姐三姐夫商量。大姐的意思,既然不与人家亲戚,三千块彩礼钱如数退还。三姐两口作为中间的主媒人,他们则认为,男方主动提出退婚,按照当地的习俗,彩礼钱就完全可以不退或者少退。而且三姐一直想向大姐借花那三千块钱。按理,彩礼钱当初是由陈正父母交给三姐夫,由三姐夫交给大姐家的。那么,彩礼钱的退还,就应该再按照程序,由大姐家交给三姐夫再退给陈家。但大姐知道三姐两口的心思和企图,所以不敢将退婚的钱,交给他们。而在此时,中玉那个媒人趁机来给中玉提亲。媒人听说娇环正在退婚,主动说让中玉将退婚的钱拿出来。中玉借了很多地方,连三千也没凑够,只将两千九百块钱拿给大姐家,算是如愿以偿和娇环定了婚,并要求当年就结婚。
  我不知道大姐夫当时出于何种考虑,既然已经答应了让娇环嫁给中玉,却没有完全将三千块钱如数退还人家。而是在陈正舅舅上门要钱的时候,只给了陈家两千五,把剩下的那五百块钱却交给了三姐夫。这种秩序混乱的退婚,导致事情在以后朝着意想不到的方向发展,继而酿成亲戚反目成仇的可悲局面。   

本文由永利皇宫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天涯小说,飘逝的故乡系列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