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皇宫-永利皇宫官网
做最好的网站

大奶子奶那人,田园梦蒙受偷菜贼瓦伦西亚一堆

大奶奶这人
  
  园上的辣椒又被偷了,还弄掉了好多辣椒秸。看着断掉的辣椒秸上许多开得正盛的辣椒花和油亮的辣椒纽,大奶奶恨得牙痒,不禁跺着脚高声骂起来:“这是哪个不吃人粮食的坏种偷了我的辣椒,急等着吃了做脚力好去死啊!这坏种偷就偷吧,还把我的辣椒都弄断了,要不得结多少辣椒啊?给我糟蹋成这样,没打算让我再吃第二回啊!这是哪个贼种这么狠心啊,人肠子没有!要是叫我知道是谁偷的,我不把他的眼珠子抠出来,屎肚子砸出来!”大奶奶生性泼辣,能说会道,特别是骂起人来一套一套的,私下里有人称她“天不怕”。
  大奶奶一边骂着一边想:大夏天的,谁家菜园上没有几样菜,这是谁干的呢?目光慢慢移到左边二性子家菜园上。二性子和大奶奶家是叔伯兄弟,宅子和菜园都邻着。别人的菜园都种上几样蔬菜,二性子家菜园却栽上了几行桃树杏树,每年夏天能买不少钱。可也就因为这果树,二性子一家和村邻们闹了不少矛盾。一者因为不种菜,他家经常没有菜吃,他的女人路过别人菜园的时候,看看没人,豆角、辣椒、茄子的,就会顺手摘一把。主人一般看不出来被偷了,即使看出来了,也不愿为了一把豆角几个茄子惹气生,大都是不了了之。可时间长了,很多人都知道他家女人有这毛病,难免议论纷纷,他家的人缘越来越差。二者他家栽了果树,四周就会被遮住,而且果树吸水分养分很厉害,周围人家的菜园好几米什么也不长,为这个没少争吵。二性子把脖子一梗:“我的果树又没栽在你地里,我也没靠边栽,你们管不着!”周围几家干生气没办法。
  大奶奶生着气骂骂咧咧地往家里走,心想准是二性子家干的。越想越气,到了大门外,不由得对着二性子家大声骂起来:“偷我椒子的贼种!你缩在鳖窟里不出来我就不知道是你了么?秦桧还有三个好朋友呢!什么事没有不透风的墙!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一窝子好吃懒做的偷油耗子!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你也好意思!怪不得昔孟母择邻处,老话说远亲不如近邻,可你这么做事不盖脚后跟,怎么就忘了兔子还不吃窝边草?我看身边有窝贼种,什么也囫囵不了。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着,这么多年不知吃了我园上多少菜,我看是吃惯了,就像吃自家的一样了。整天想拔什么就拔什么,想摘什么就摘什么,干脆明抢算了!也不怕撑死你个贼吊日的!”
  二性子正在家里编筐,听了大奶奶的指桑骂槐,三两步窜出大门,指着大奶奶厉声喊道:“你个天不怕!你嘴里放干净些!你骂谁?和你邻居怎么着你了就该挨你骂?你整天骂完这个骂那个,也不怕舌头上生毒疮烂掉!”大奶奶双手掐腰昂首挺胸毫不相让:“我骂哪个贼种偷我的菜偷惯了,偷吃了这么多年,现在开始使坏了,这样的坏种叫他不得好死!我只听说有拾银子拾钱的,没听说有拾骂的!我骂偷菜贼,谁偷的谁惊心!”二性子也上了性子,气哼哼地说:“骂偷菜贼我管不着,你爱怎么骂就怎么骂。你嘴里干净点,什么近邻远邻的,什么兔子不吃窝边草,你以为我是傻子听不出来么?你要是拿不出真凭实据,再这样比着乱骂一通我可不答应!”
  大奶奶一蹦一个高:“你少在这里装正经装清白!你家这些年吃我园上的菜不比我家少谁不知道!我家的辣椒辣不辣,茄子是圆的好吃还是长的好吃你们都知道!你敢赌咒发誓说没吃过?谁偷吃了我的菜叫他全家烂肚子烂肠子不得好死!你敢么?”二性子立刻没了性子,蔫头蔫脑地说:“唉,嫂子,前些年他婶子是有这毛病,你说这个我承认。可我园上的桃子杏子你难道没摘过?你不是还说生瓜梨枣,见了就咬么?现在我闺女家种了不少菜,经常众样菜送一些来,她早就不那样了,你不能什么都赖在我们头上啊!不信你来我家看看,昨天闺女刚送来很多菜,到现在还没吃完!”大奶奶狠狠地吐口唾沫:“呸!我没那闲工夫!我不信狗能改了吃屎,猫能改了吃腥,日月能改了西落东升!”大奶奶还要骂,老头子出来小声小气地说:“我听前巷三兄弟说,昨晚看见两条狗在园里咬仗,可能是狗把辣椒糟蹋了,没人偷。动不动就骂人。”大奶奶一听,立刻把矛头对准了老头子:“你个老东西!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你看见的?他看见的?那他怎么没对我说?你就编这些理由护着吧!一窝狐狸不嫌骚,反正你们是一家人,就我是外人!”说着“嘭”地一声摔门进去了。
  二性子的儿媳妇生了双胞胎,全村立刻传开了。有人问大奶奶:“二性子添了两个孙子,没送喜蛋给你吃么?”大奶奶冷冷地说:“他有孙子又不是我有孙子,他凭什么送喜蛋给我?我不稀罕!我要吃鸡蛋自家鸡会下,要吃鸭蛋鹅蛋河边去买,就是不吃他家的喜蛋!他要是敢送来,不当场摔他头上我就不姓赵(大奶奶姓赵)!”二性子一家听说了以后,本来准备送喜蛋喜糖的也不敢送了。
  到了喝满月酒的这天,鞭炮齐鸣,欢声笑语,热闹非凡。大奶奶准备好二百块钱装在身上,早早来到坐席的饭店不远的大街上看热闹。又有人问大奶奶:“今天该请你去喝喜酒了吧?”大奶奶酸溜溜地说:“人家现在过好了,不是早些年穷得叮当响,遇到什么事都找他大哥大嫂,现在什么事也用不着了。一群白眼狼!人家才不会来请我呢!实在想喝酒了,我回家喝去!茅台五粮液咱没有,可大曲二曲的咱还喝得起,还有一箱啤酒易拉罐呢!炒上两个小菜,喝上两盅,真是赛过神仙!还不用花那二百块礼钱,多划算!去了还不是忙前忙后操心费力的?吃不好喝不好的不说,话说多了还得罪人。不去!”
  正说着呢,二性子的儿子骑车跑过来,边擦汗边说:“大娘,我到家里请您去喝喜酒,大爷说您到园上去了。我到园上找了一圈也没见到您,原来您在这里呢!我大爷已经去了,您快去吧!”大奶奶拍着手笑道:“你看大侄子,我哪有那么大脸还叫你请着!咱谁跟谁呀,不用请。你那么忙要是都挨家请的话黄瓜菜还不凉了?我寻思着你大爷去了我就不去了,还一家人都去吃么?那还不叫人家笑话咱没出息?你快去忙吧!”话没说完,二性子急忙火促地过来说:“怎么大嫂子,孩子的脸皮薄请不动你吧?我亲自来请了!这么大的事怎么能少了嫂子你呢?那样就不热闹了!”大奶奶说:“你是笑话我这张嘴呢,我更不能去了。再说也没给你们帮什么忙,怎么好有脸去吃现成的?”二性子说:“还帮什么忙?有那些年轻人呢!咱什么也不用忙,你就去坐上岗喝酒,几位老亲还得你陪着呢!我替俩孙子请你了,他大奶奶!”说着双手一拱,差点鞠躬到地。大奶奶一看不好意思不去了,只得笑着说:“你看兄弟,咱自己你还行这么大的礼,折煞嫂子了。我这好吃的搁不住三让,为了俩孙子我也得去!”
  吃罢酒席,封喜礼的时候,大奶奶当了主角。只见她拿过一个笸箩,高声喊着:“各位亲朋!来来来,给咱孙子压腰钱!兄弟,你先垫底,让咱孙子家底厚实实的!你搁多少啊?”二性子掏出二百就要往笸箩里放,大奶奶急忙喊:“别别别!我们都搁二百,你这当爷爷的也搁二百?太抠门了吧?至少得六百,这叫六六大顺!你看咱俩孙子多壮实,多讨人喜欢!将来挣的钱保准你花不清用不了的!来,爷爷六百!六六大顺,财源滚滚!姥姥姥爷六百!孩子健健康康,长命百岁!...”一边喊着亲戚们的压腰钱数,一边说着吉祥话,不时引起阵阵欢笑。轮到大奶奶的时候,她掏出二百来放进笸箩里说:“孙子啊,大奶奶老了没钱,就这些别嫌少啊!希望俩宝贝快快长大,好多多孝敬大奶奶,到时候大奶奶再多给你们磕头钱!”二性子哈哈大笑说:“嫂子说话可得算数啊,我可替咱孙子给记着了,到时候你可别赖账!”大奶奶也哈哈笑着说:“你放心,说不定到时候孙子跟我比跟你还亲呢!”      

你有什么办法能帮帮他们吗本报记者 孙燕 文/摄

图片 1

图片 2

偷菜,曾经风靡一时的游戏,有了现实版。

在杭州兰里景区,一群热爱田园生活的市民,租了一块菜地。没想到在炎炎夏日,地里的南瓜、黄瓜、辣椒……相继被偷。

“小偷横行,‘地主’们没有办法解决被偷的问题。该由谁来负责管理菜地呢?”认领了地的一位市民很无奈。

本报记者 孙燕 文/摄

私家菜园里

藏着“地主”们的田园梦

昨天上午,钱江晚报记者来到杭州兰里景区。这里位于杭州的西北角,杭州绕城高速西线外侧。据公开资料,兰里景区位于杭州市西湖区三墩镇,总面积4.5平方公里,景区内有绕城村、华联村两个村落及5000多亩农田。

兰里景区内,窄窄的村道四通八达,路上人和车都不多,放眼望去是大片大片的农田,周围还有矮矮的农居,不远处是城市的高楼。

记者来到市民反映被偷菜的这块地。地里高高竖着“私家菜园”四个字,矮矮的篱笆围了一圈,门口布置了一个稻草人,竖了一块牌子,介绍这私家菜园的认领方法、服务与收费等。据了解,这里出租的菜地不止这一块。

接近中午,菜园里不见一人。门用一根钢丝拴着,解开钢丝,轻轻一推就开了。

进入菜园后,左右两侧都插着花花绿绿的认领牌子,取名为凌家小圃、品园、潇湘园等。每块被认领的地都不大,种植品种各不相同。记者看到最多的,是茄子、零星的小辣椒、未熟的小番茄。

夏天蔬菜一成熟

就被贼盯上了

据一位认领了菜地的市民介绍,2018年下半年,兰里景区对外免费开放,某平台在景区开发了一块菜地,分割成大小不同的区块,分别按200元、500元、1000元/年出租。他做上“地主”后,周末带着老人、小孩过来打发打发时间,顺便在景区玩玩,还算惬意。

夏日到来,大家种的果蔬逐渐成熟,却迎来了偷菜贼。

“地主”们在微信群里议论纷纷——

“我们南瓜也被偷了,连南瓜藤都没了,想长老一点,吃老南瓜的,不种了,还不够伤心的。”

“黄瓜也被偷了很多,隔壁朋友奶奶说,今天早上还看见我家黄瓜很多的,晚上去还剩下四五根了。”

“天热菜少了,普通的辣椒都不放过了呀!”

南瓜、黄瓜、辣椒、西瓜、丝瓜、蜜瓜、青菜、豇豆、四季豆,相继被偷。这让菜农们的心拔凉拔凉的。

大家开始讨论怎么对付小偷、怎么防止被偷。

“其他‘地主’偷咋办?‘地主’带来的人偷咋办?外来人偷咋办?”

“等到期了,地块不涨价就继续租一年,偷就偷吧,最起码自己吃的肯定比小偷多,看在地块便宜的份上。当然,如果到期了,地块还要涨价,那我就早点收手,省得自己多花钱还每天累死累活。”

一名“地主”对记者说:“看似美好的项目,被小偷弄得有些难堪了。没有好的办法,因为‘地主’不能守着,只能说说气话。”

为防贼

出租方打算装监控

在菜地旁,记者遇见了70多岁的高老伯和李大伯,两人是负责菜园种植的。“有的人是自己来种,有的人委托我们种;有的人每天都来,有的人不太来。”高老伯说,他住的离这里不远,骑车15分钟。每天早上7点来菜地上班,中午回家吃饭,下午5点下班,“偷菜的人有是有的,偷丝瓜、番茄、玉米、豇豆……”

面对“地主”们的抱怨,租地的平台这样回应:“偷菜的,我们发现了,会批评教育,也会联系他们的家人。偷菜,我们会努力打击。”

平台又想出了一招——“我们计划在私家菜园安装24小时网络摄像头。此项业务为附加服务。在此,我们向所有私家菜园地主公开征集意向投票。”

今天,钱江晚报记者联系了该项目的负责人。该负责人表示不想对此发表任何意见。

用安装监控来防盗偷菜,有没有用?你有没有更好的办法?欢迎大家帮忙来出出主意。

本文由永利皇宫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大奶子奶那人,田园梦蒙受偷菜贼瓦伦西亚一堆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