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皇宫-永利皇宫官网
做最好的网站

乌黑Smart三部曲之一

到底过了多久时间?一个小时?两个小时?玛索吉在隧道的入口处不停地踱步,崔斯特先进入这边,然后是关海法跟着进去。“那只豹子现在早就应该回来了,”法师嘀咕着,耐心已经都用完了。 几分钟之后,当关海法的脑袋从隧道边缘的守护兽雕像往外窥探的时候,他不禁松了一口气。大猫的嘴边毛发上沾满了鲜血。 “完成了吗?”玛索吉差点忍不住放声欢呼。“崔斯特·杜垩登死了吗?” “恐怕还差得远了,”一个声音回答说。虽然崔斯特的人格十分高尚,但是,当他看见这邪恶法师脸上兴奋的红晕因为话声而冷却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感到十分快乐。 “这是怎么搞的,关海法?”玛索吉质问道。“照着我的命令来!现在就杀死他!” 关海法若无其事地瞪着玛索吉,然后在崔斯特的脚边躺了下来。 “你承认你意图杀害我?”崔斯特问道。 玛索吉测量着和对手之间的距离,大约十尺。他还有机会施放个法术。也许可以。玛索吉曾经看过崔斯特的步法,快疾绝伦又充满了自信。因此,除非毫无选择,他实在不想在这情况下和他对阵。崔斯特尚未拔刀,但战士灵敏的双手轻松地放在要命的双刃上。 “据我所知,”崔斯特冷静地继续道。“赫奈特家族和杜垩登家族准备要开战了。” “你怎么会知道?”玛索吉想也不想的就脱口而出;来不及花心思怀疑崔斯特是不是设下陷阱骗他松口。 “我知道很多,但是我根本不在乎,”崔斯特回答道。“赫奈特家族想要对我的家族不宣而战。至于是为了什么,我猜不出来。” “是为了替迪佛家族复仇!”从不同的方向出现了一个回答。 艾顿站在石笋群的另外一边,低头看着崔斯特。 玛索吉的脸上浮出了笑容。没想到攻守之间这么快就易位了。 “赫奈特家族根本一点也不在乎迪佛家族,”崔斯特回答道,即使面对这新的威胁时,他依旧无动于衷。“你们至少教会我一点,根本不会有人关心其它的家族的下场。” “但是我关心!”艾顿大吼着,把兜帽往后一掀,露出哪张为了隐藏身份而被强酸侵蚀变形扭曲的面孔。“我是艾顿·迪佛,迪佛家族唯一的幸存者!杜垩登家族将会因为她们对我家族所犯的罪孽而死,就从你先开始。” “战斗开始的时候,我甚至还没出生!”崔斯特抗议道。 “那又怎么样!”艾顿怒吼。“你是杜垩登家族的人,属于那个该死的家族,这就够了。” 玛索吉将玛瑙雕像丢到地面。“关海法!”他命令道。“离开!” 那只大猫回头看着崔斯特,后者点点头。 “离开!”玛索吉再度大喊。“我是你的主人!你不能够违抗我的命令!” “关海法不是你的,”崔斯特冷静地说。 “那么是谁的呢?”玛索吉喝问道。“是你吗?” “是关海法自己,”崔斯特回答道。“只有关海法。我还以为法师对于周遭的魔法变化会更有概念呢!” 关海法发出也许算是嘲笑声的低吼,跳向那雕像,化成一团烟雾。 大猫沿着传送的道路走向位于星界的家。关海法以前一向都急着回家,逃离他原先主人邪恶的掌握。不过,这一次,黑豹频频回首,担心地看着现在已经缩成一个小黑点的魔索布莱城。 “我们可以打个商量吗?”崔斯特提议道。 “你恐怕没这个本钱吧,”艾顿笑道,边拿出席娜菲主母送给她的魔杖。 玛索吉打断两人的对话。“等等,”他说。“也许崔斯特在和我们与杜垩登家族的斗争中会很有价值的。”他直视着年轻的战士。“你会出卖自己的家族吗?” “恐怕不会,”崔斯特不屑地说,“我已经告诉过你,我对于即将来临的冲突并不感兴趣。就让杜垩登家族和赫奈特家族斗个你死我活吧!我只关心我自己。” “你必须要付出代价给我们才能换取利益,”玛索吉解释道。“否则,这样怎么算是交易呢?” “我的确有东西可以报答你们,”崔斯特回答道,声音十分冷静。“就是你们的命。” 玛索吉和艾顿两人相视大笑,但笑声中带着丝紧张的气息。 “把雕像给我,玛索吉,”崔斯特面不改色地继续道。“关海法从来不属于你,也不会再服侍你。” 玛索吉笑不出来了。 “对的,”崔斯特在法师回答之前说道,“我会离开杜垩登家族,不会参加未来的战斗。” “尸体又不会战斗。”艾顿不屑地说。 “我会带另外一名杜垩登家族的人一起离开,”崔斯特反驳道。“一名武技长。如果崔斯特和札克纳梵都离开了,赫奈特家族一定会获利的——” “闭嘴!”玛索吉尖叫道。“这黑豹是我的!我不需要和任何可怜的杜垩登家族作交易!你死定了,白痴,杜垩登家族的武技长会和你一起踏进坟墓!”“关海法已经自由了!”崔斯特低吼道。 弯刀瞬间出现在崔斯特的手中。他从来没有真正和法师作战过,更别提同时面对两名法师了。但他从过去的经验中生动地记起他们法术的威力。玛索吉已经开始施法了,但是更迫切的危机是较远的艾顿,手中还正举着魔杖瞄准目标。 在崔斯特决定退步之前,命运已经替他做好了安排。一阵烟雾包围了玛索吉,让他往后退去,他的法术因为这震撼而被打断了。 关海法回来了。 艾顿离崔斯特太远了,他无望在魔杖发射之前赶到对方身边,但是对关海法惊人的速度而言,这距离并没有那么遥远。它的后腿曲一伸,猎豹瞬间激射而出。 艾顿及时将魔杖瞄准了这新的对手,释放出威力强大的闪电,烧焦了关海法的前胸。但要阻止这只威猛的黑豹,需要的是比闪电还要强的力量。关海法虽然去势受阻,但却依然将那面孔扭曲的法师撞倒,让他从石笋旁掉下来。 那道闪电使崔斯特也感到目眩,但是他继续追逐玛索吉,心中暗自希望关海法活了下来。他冲到另外一个石笋堆下,和正准备再度施法的玛索吉面对面。崔斯特毫不迟疑,他头一低,连人带刀朝着敌人冲了过上。 他瞬间刺穿了敌人,但那却只是他的幻像! 崔斯特重重地撞上石笋,飞快地滚向另一边,试图躲开他知道即将到来的攻击魔法。 这一次,玛索吉站在自己的幻像之后足足有三十尺,绝对不容对方有任何侥幸的机会。他发射了十数发的魔弹,精准无误地拦截住那正在闪躲的战士。崔斯特毫无选择地照单全收,强大的能源灌入他的身体,让他受到了不小的内伤。 但崔斯特强忍住让人麻痹的疼痛,重新站稳了脚步。他现在已经知道玛索吉真正所在的位置,不准备再让这骗子离开视线。 玛索吉手握着匕首,看着崔斯特无声地逼近。 崔斯特不明白。为什么法师没有准备另外一次的施法?刚刚的攻击已经让崔斯特肩膀的旧创裂开,而魔弹也灼伤了崔斯特的身侧和大腿。但是,这些都只是小伤,玛索吉要和他打斗根本毫无机会。 法师依旧毫不在乎地拿着匕首,脸上露出诡异的微笑。 艾顿趴在石地上,感觉温热的鲜血在他原先是双眼的两个孔洞之间流窜。黑豹在石笋的上方低伏着,尚未从电击的晕眩中恢复。 艾顿强迫自己站起来,举起魔杖准备施展第二击……却发现魔杖已经断成两半。 艾顿慌乱地捡起另一半的魔杖,难以实信地在眼前晃动着。关海法再度扑向他,但艾顿却没有注意。 魔杖裂口端不断累积的能量让他惊骇得不知如何是好。“你不能这样,”艾顿低声抗议。 当魔杖爆炸的时候,关海法正好一跃而出。 “颗巨大的火球迸射入魔索布莱城的夜空,瓦砾从洞穴的四周纷纷落下,崔斯特和玛索吉都被震倒在地上。 “现在关海法不属任何人了,”玛索吉轻蔑地说,把雕像丢到地面。 “也没有任何迪佛家的人可以向杜垩登家族复仇了,”崔斯特反吼回去,他的怒气压抑住了内心的绝望。玛索吉成为他怒气的焦点,而他嘲弄的笑容更激得崔斯特飞奔冲向前。正当崔斯特逼近时,玛索吉双指一弹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隐形了,”崔斯特暴吼着挥砍着眼前的空气。他的这番发泄让他从狂怒中恢复镇定,这才意识到玛索吉已经不在他身前。自己在法师的眼中看起来有多么愚蠢。竟然全身上下都是空门! 崔斯特伏下身倾听。他隐约的感觉到头顶上,穴顶处传来法术的吟唱声。 崔斯特的本能告诉他躲向旁边,但他对于法师新的了解告诉他玛索吉会预料到这样的反应。崔斯特假装往左边闪躲,正好听见咒语达到了最高xdx潮。随着闪电无害地极向左方,崔斯特奋力往前奔驰,希望在赶上法师前视力来得及恢复。 “妈的!”玛索吉大喊着,他施展出法术就已经意识到了被崔斯特摆了一道。在下一瞬间,当玛索吉发现崔斯特如同猎豹一样矫捷的身手正跃过瓦砾和石笋,迅疾无比地向他冲来时,他的满腔怒火全都化作了恐惧。 玛索吉慌张地在袋中掏着下个法术所需要的药材。他得快。他正站在离地面二十尺的窄台上,但崔斯特依旧快速地逼近,让人难以想象的快速! 在崔斯特的眼中,地面都化成了?团模糊的景象。在冷静的情绪下,岩壁对他来说是难以攀登的,但他现在一点也不在乎。他再也看不到关海法了。他失去了关海法。 是那悬崖上的奸诈巫师,是那恶魔的化身造成了这个悲剧。崔斯特往岩壁上纵身跃,舍弃了一柄刀,用单手惊险地攀住。这对理性思考的黑暗精灵来说是绝不可能的一件事。但崔斯特的心灵忽略了肌肉的抗议和指尖传来的剧痛。他只剩下尺就可以到达目标。 另外一波的能源束射进了崔斯特的身体,接连不断的如同重锤一样击打着他的脑袋。 “你还剩多少法术,法师?”他听见自己丝毫不受剧痛影响的大喊。 当玛索吉接触到崔斯特的眼光时,他不住地后退;淡紫色双眸中暴射的怒火仿佛敲响了他的丧钟。他曾经看过崔斯特作战的样子许多次,那年轻战士高超的武艺在他策划这次暗杀行动的时候如同梦魇一样纠缠着他。 但是,玛索吉从来没看过狂怒中的崔斯特。如果他以前曾经见识过,他绝对不会同意格杀崔斯特。如果他曾经目睹,他会宁愿叫席娜菲主母去死。 下一个法术是什么?有什么法术可以阻止由崔斯特·杜垩登化成的狂兽? 一只因为怒意而热的发光的手攀住了悬崖边。玛索吉用鞋跟猛踏着它。法师十分确定自己踩断了那些手指;但崔斯特依旧奇迹似地出现在他身边,一刀刺进他的肋骨之间。 “我明明踩断了你的手指!”濒死的法师费尽最后一口气抗议道。 崔斯特低头看着手,这时才第一次感觉到疼痛。“也许吧,”他心不在焉地说,“反正以后会好的。” 崔斯特找到了另外一把弯刀,一瘸一瘸地在瓦砾堆中小心地走着。他受创的心灵努力压抑着恐惧,强迫自己看着大爆炸的现场。瓦砾堆的另外一边由于残余的热量而散发着诡异的光芒,对逐渐苏醒的城市来说是个再明显也不过的讯号。 这可真是秘密。 艾顿·迪佛的尸块散落在坑底,分在冒烟的破袍子旁。“你安息了吗,无面者?”崔斯特低声说,宣泄出胸中最后的一股怒气。他想起了许多年以前在学院受到的攻击。无面者大师和玛索吉解释那是次开导天才战士的试炼。 “这仇恨伴随着你这么长的一段时间,”崔斯特对着尸块呢喃着。 但艾顿·迪佛如何并不重要。他搜寻着残余的瓦砾堆,试着找出关海法下场的线索;因为他其实也不太确定这个魔法生物在这场爆炸中到底会受到什么影响。没有任何关于黑豹的踪迹留下来,完全看不出来关海法曾经出现在这里过。 特必须残酷地提醒自己不应该抱有任何希望,但他渴望的脚步和他的想法形成明显的对比。他冲向另一座石笋,也就是魔杖爆炸的时候,玛索吉所在的位置。他立刻发现了那个玛璃雕像。 他温柔地将它捡起。它带着些许的温度,仿佛它也曾经被卷入爆炸中,崔斯特可以感应到它的魔力明显降低了。崔斯特想要召唤黑豹,但是他不敢;因为他明白在次元间的旅行会耗费关海法极大的精力。如果黑豹受了伤,崔斯特推断最好让它好好的恢复。 “喔,关海法,”他低嚎着,“我的朋友,我勇敢的朋友。”他把雕像收回口袋中。 他只能希望关海法活了下来。

“我是崔斯特——” “我知道你是谁,”术士学校指派给崔斯特的实习法师说。“你的大名早就如雷贯耳。学院中的所有人几乎都听说过你和你高强的武艺。” 崔斯特低下头,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你的武功在这边恐怕没有多大用处,”法师继续道。“我是你魔法上的导师,我们都叫这魔法的黑暗面。这是你的心灵和意志的试炼;脆弱的金属没有立足之地。魔法才是我族真正的力量所在!” 崔斯特毫无反应地接受这段话。他知道这名年轻的法师所吹嘘的特质,也是真正的战士所需要的特点。在崔斯特参与的战斗中,肉体的力量只是枝微末节。坚强的意志和经过缜密思考判断的招式,一切这名法师相信只有他们才能掌握的特点,才是崔斯特获胜的关键。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我将会让你见识许多的奇观,”法师继续说,“让你无法相信的珍贵魔法物品,以及威力超乎你想象的强大法术!” “我能够知道你的大名吗?”崔斯特问道,试着假装自己对那名学生的吹牛感到印象深刻。崔斯特已经从札克纳梵那边学到了很多有关法术的知识,大多是这种职业天生的弱点。由于法术在除了战斗之外的场合中也十分有用,法师们在社会中的地位相当高,仅次于罗丝女神的牧师。每天点亮魔索布莱城计时器纳邦德尔时柱的就是一名大法师;法师们的另外一个职务就是点亮装饰建筑物用的妖火。 札克纳梵十分瞧不起法师。他警告过崔斯特,他们可以从远距离快速地除掉敌人;但是,如果有人可以靠到够近的距离,他们对刀剑则没有什么防御的能力。 “玛索吉,”那法师回答道。“我是赫奈特家族的玛索吉·赫奈特,正准备开始我的第三十年,也是最后一年的学业。很快的我就可以成为魔索布莱城中的合格法师,并且获得一切和我的地位相符合的特权。” “你好,玛索吉·赫奈特,”崔斯特回答道。“我也只剩下一年就要结束在学院的训练了,因为战士只受训十年。” “因为他们是比较低下的职业,”玛索吉很快地评论道。“在被认为合格,有资格使用法术之前,法师必须要花上整整三十年的时间。 崔斯特再度宽容地接受了这羞辱。他只想要把这阶段的课业赶快结束,结束最后一年的学业,把学院全都抛在脑后。 崔斯特发现他在玛索吉门下受教的这段时间事实上是他在学院的黄金时段。这并不是因为他喜欢玛索吉;这个菜鸟法师随时随地都想要找机会提醒崔斯特战士低下的身份。崔斯特感觉到自己和玛索吉之间有种竞争的感觉,仿佛是那名法师在为将来可能的冲突做好准备。年轻的战士一如往常一样不在乎地耸耸肩,尽量想要从课程中多获得些有用的知识。 崔斯特发现自己还蛮有魔法的天份。每个黑暗精灵,包括战士,都拥有某种程度的魔法力和天赋的能力。即使儿童都可以召唤黑暗结界或是用无害的七彩冷焰照亮他们的敌人。崔斯特轻而易举地就可以做到这些,在几周之内,他更学会了几个咒文和低阶的法术。 由于黑暗精灵的天赋本能,他们也拥有对魔法攻击免疫的能力。这也是札克纳梵认定法师们最大的弱点。一名法师可以完美地施展他威力最强人的法术,但如果对象是黑暗精灵,这个法术就有可能效果全无。札克纳梵一向比较喜欢刀剑杀人那种斩钉截铁的笃定感。而崔斯特在目睹了法术的缺陷之后,开始感谢自己有机会可以接受这样的训练。 不过,他依旧很喜欢浏览玛索吉对他展示的许多魔法物品,特别是那些存放在术士学校中的宝物。崔斯特握着拥有难以想象魔力的法杖和魔棒,甚至还有机会拿着魔力强到让他汗毛直竖的刀剑比划了几下。 玛索吉也仔细地观察着崔斯特的一举一动,试图为了将来两家可能发生的冲突预先做好准备。有好几次,玛索吉有机会可以除掉崔斯特,但是他觉得这样的行为太操之过急。席娜菲主母的命令是明确而无法曲解的。 玛索吉的母亲秘密地安排他成为崔斯特的导师。这并非不寻常,战士们在术士学校中受训的六个月中,一向是由高年级的学生一对一的指导。当席娜菲告诉玛索吉这个安排的时候,特别提醒他这不过是刺探的行动。他不应该做出任何会让人联想到两家之间会有冲突的举动。玛索吉不会笨到忤逆他的母亲。 但是,有名法师依旧悄悄地在阴影里观察着。这个家伙复仇的决心连主母的命令都无法阻止。 “我的学生玛索吉向我报告过你惊人的进步,”艾顿·迪佛有一天对崔斯特说。 “多谢,无面者大师,”崔斯特迟疑地说,对于术士学校的大师竟然邀他单独会面感到有些受宠若惊。 “年轻的战士,你对于魔法的观感如何?”艾顿问道。“玛索吉有没有给你不错的印象?” 崔斯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说实话,魔法并没办法让他认同这个职业的专门性,但是他可不想要惹毛这行业中的大师。“我发现这门学问超乎我的能力,”他技巧性地说。“对于其它人来说,这是个相当有未来性的职业。不过,我相信我的能力还是和刀剑比较有关系。” “你的刀剑能够击败法师吗?”艾顿大吼道。他很快地压抑下轻蔑的语调,希望不要搞砸这次的会面。 崔斯特耸耸肩。“在战斗中,每个人有每个人的职责,”他回答道。“谁能说哪种选择比较强呢?就像每场战斗的关键是在于交战的双方是一样的。” “那么,你自己又怎么样呢?”艾顿取笑道。“我听说你年复一年都是第一名。格斗武塔的教官们对你有很高的评价。” 崔斯特再度发现自己因为不好意思而羞红了脸。更重要的是,他很好奇为什么一名术士学校的大师和学生会对他这么了解。 “你能够对抗以魔法作战的人吗?”艾顿问道。“也许和术士学校的大师打一场?” “我没办法——”崔斯特正准备说,但无面者早就陷入自己安排的情境之中,听不见对方的回答。 “让我们来试试看吧!”无面者大喊着。他掏出一支细长的法杖,迅速对着崔斯特射出一道刺眼的闪电。 崔斯特在法杖释放出能源之前就已经开始了闪躲的动作。闪电打破了通往艾顿最高层房间的门,在附近不停地折射,打破各种各样的家俱,并且在墙上留下焦黑的痕迹。 崔斯特一挺身站了起来,弯刀随即出手。他依旧不太确定这名大师的想法。 “你能够躲掉多少次攻击?”艾顿目中无人地说,法杖缓缓地绕着威胁的圆圈。“要不要尝尝我其它的法术,那些不是攻击身体,而是攻击心灵的法术?”崔斯特试着了解这课程的意义,以及自己所扮演的角色。他应该要攻击眼前的大师吗? “这些可不是练习的道具,”他警告道,把武器对准艾顿。 另外一道闪电激射而出,逼得崔斯特又恢复原来闪躲的姿势。“这看起来像是练习吗!愚蠢的杜垩登?”艾顿怒目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艾顿复仇的机会来临了,管他妈的什么席娜菲主母的命令! 正当艾顿准备对崔斯特揭露事实的一瞬间,一个黑色的形体撞上大师的后背,让他倒在地上。他试着要挣脱这局面,但发现自己动弹不得地被压在一只黑豹脚下。 崔斯特把武器放低;他实在不明白眼前的状况。 “关海法,够了!”艾顿身后一个声音说。崔斯特的视线扫过地上的大师和那只大猫,看见玛索吉走进房间中。 豹子服从地跳离了艾顿,走到主人身边。在路上他暂停了片刻,打量着浑身紧绷,站在房间中央的崔斯特。 黑豹肌肉起伏的优雅曲线,以及圆眼中所显示出的惊人智慧,都让崔斯特深深地着迷;也因此他对倒在地上的大师完全失去了兴趣。而艾顿虽然毫发无伤地站起来,却明显地十分丧气。 “这是我的宠物,”玛索吉解释道。崔斯特惊奇地看着玛索吉让黑豹钻进他手中的魔法玛瑙雕像,进而让大猫回到自己生存的空间。 “你是从哪里找到这样的伙伴的?”崔斯特问道。 “永远不要小看魔法的力量,”玛索吉回答道,边把那雕像放进口袋中。当他看着艾顿的时候,脸上骄傲的微笑被咬牙切齿的表情所取代了。 崔斯特同样地也看着那没有脸孔的大师,对于这年轻的战土来说,一名学生竟然胆敢攻击老师简直是难以想象的冒犯。每一分每一秒,状况都变得更加难以理解。 艾顿知道自己做得太过分了,如果他无法找到适常的借口,他将会为了自己的愚行而付出很大的代价。“你学到了教训吗?”玛索吉问崔斯特道,但艾顿意识到这问题同时也是针对自己的。 崔斯特摇摇头。“我不确定这一切的重点在哪里,”他诚实地回答。 “这告诉了你魔法的弱点在哪里,”玛索吉解释道,他试着想要掩饰这次事件真正的原因,“让你看看法师在专注施法时所露出的破绽;也是让你明白法师如果着魔于——”此时他瞪了艾顿一眼,“施法,会造成多大的弱点。当法师将精神完全集中在猎物身上的时候,会让他变得如同幼儿一般毫无还手之力。” 崔斯特明白这是个谎言,但却无法理解这件事背后的动机。为什么术士学校的大师会这样攻击他?更奇怪的是,为什么还是学生的玛索吉会冒这么大的风险帮助他? “我们不要再打扰大师了,”玛索吉试着转移崔斯特的好奇心。“到我们练功的地方去。我让你更了解我的魔法宠物关海法。” 崔斯特看着艾顿,不确定这个行事反复的大师接下来会怎么做。 “离开吧,”艾顿冷静地说,明白玛索吉的做戏将会是让他躲过养母怒气的唯一机会。“我相信大家应该都学到教训了。”他依旧注视着玛索吉。 崔斯特看看玛索吉,再看看艾顿。他决定就这样算了。因为他想要更了解关海法。 当玛索吉领着崔斯特来到老师私人的房间之后,他拿出光滑的玛瑙雕像,将关海法召唤到身边。当他将崔斯特介绍给大猫之后,他忍不住松了一口气,因为崔斯特似乎已经将和艾顿之间的意外抛到脑后。 崔斯特以前从来没有见识过这样惊人的魔法物品。他感觉到关海法的体内有种特殊的力量,一种它的魔法本能无法掩盖的尊严。的确,这只大猫流线型的肌肉和优雅的行动,正象征了黑暗精灵们最推崇的狩猎本能。崔斯特相信,只要观察关海法的行动,就可以提升自己的战技。 玛索吉让他们嬉戏了许多个小时,很感谢关海法可以帮助他抚平那愚蠢的艾顿所造成的伤害。 “席娜菲主母无法理解的!”玛索吉在稍后两人独处的时候警告艾顿道。 “你会告诉她的。”艾顿若无其事地说。由于刺杀崔斯特的企图失败,让他感觉万念俱灰,一点也不在乎这一切。 玛索吉摇摇头。“她不需要知道。” 怀疑的笑容浮上艾顿变形的脸。“你想要什么?”他含蓄地说。“你在这边的学业也快结束了。一个大师还能够对你有什么帮助?” “没有了,”玛索吉回答道。“我不需要你的任何服务了。” “那又是为了什么?”艾顿质问道。“我不想要欠任何人情债。这次的意外我要现在就解决!” “已经解决了,”玛索吉回答道。艾顿似乎不大相信。 “把你这次愚蠢的行为告诉席娜菲主母,我能有什么好处?”玛索吉推断道。“她多半会把你给杀了,末来和杜垩登家族之间的战争就没有了立场。你是我们需要将这次攻击正当化的唯一理由。我想要参与这场战争;我可不想要因为见你受折磨的小小乐趣而破坏了这样的好戏。” “是我太笨了,”艾顿阴郁地承认道,“当我找他来的时候,本来没有计划要杀他,只是想要观察他,这样有朝一日我可以折磨他的时候,才会获得更大的快感。但是,看见该死的杜垩登家族的人站在我面前,毫无警戒心,我不禁……!” “我明白,”玛索吉认真地说。“当我看见那个家伙的时候,我也拥有同样的感觉。” “你和杜垩登家族之间又没有嫌隙。” “不是和那个家族,”玛索吉解释道,“是那个家伙!我已经观察了他将近十年,不放过他的一举一动和任何行为。” “你不喜欢你所看到的?”艾顿问道,声音中带着希望。 “他不属于我们这个族群,”玛索吉严肃地说。“在他身边待了六个月之后,我觉得比一开始的时候更不了解他。他表现出一副没有野心的样子,但九年以来他年年都是比武大会中的第一名。这是前所未闻的!他对于魔法的领悟力十分的强;如果他选择这条路,他绝对拥有足够的实力成为超凡的法师。” 玛索吉双拳紧握,找寻适当的词汇表达他对崔斯特真正的感觉。“这对他来说太简单了,”他大喊道。“崔斯特这一辈子都没有做过牺牲,在他选择的道路上他走得平平顺顺,没有遭遇任何的波折。” “他是天才,”艾顿解释道,“但是从任何方面来看,他都和所有人一样辛勤苦练。” “这不是重点,”玛索吉无助地抱怨。崔斯特·杜垩登的人格之中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让玛索吉真正觉得不对劲。他现在无法说出个所以然来,因为他以前从来没在其它的黑暗精灵身上看过,也因此让他觉得非常陌生。真正最困扰玛索吉和学院中许多老师和学生的是:崔斯特在黑暗精灵看重的战斗技巧上每一方面都出类拔萃,但却没有因此而放弃他的热情。许多精灵少年在他们进入学院之前早就做出了重大的牺牲,但崔斯特却是个例外。 不重要,”玛索吉在绞尽脑汁思索很久之后。“我迟早会知道这个家伙的一切。” “我以为他在你底下受教的时间已经结束了,”艾顿说。“在训练的最后六个月他将会进入蜘蛛教院,那里恐怕你没什么机会混进去。” “过了那六个月之后,我们都毕业了,”玛索吉解释道。“我们将会起参与巡逻队的任务。” “很多人都会一起参与巡逻队,”艾顿提醒他。“数十个巡逻队会同时对周遭的区域巡逻。你在巡逻队值勤的这段时间你可能都遇不到崔斯特。” “我已经安排好我们在同一个巡逻队里面服勤,”玛索吉回答道。他伸手进入口袋,掏出那魔豹的玛瑙雕像。“相信这是你和那少年之间的约定,”艾顿露出恍然大悟的微笑。“看起来崔斯特对我的宠物相当着迷,”玛索吉咯咯笑道。“会不会太着迷了?”艾顿警告道。“你应该小心背后的弯刀。”玛索吉大笑道。“也许我们的朋友崔斯特才应该注意背后的豹爪!”

本文由永利皇宫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乌黑Smart三部曲之一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