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皇宫-永利皇宫官网
做最好的网站

弹指间倾城

说实话,郎赫远听到娃娃答应交往的时候,心情很差. 他感觉自己像是在卖身。莫非对于娃娃来说,接吻比和他交往更有魅力?这丫头还真懂得怎么挫败男人的自信心。 倒是娃娃对郎赫远很久不表态产生了疑惑,莫非是大叔做不到天天接吻这么高难度的挑战性任务?早说嘛,她也不会太难为他的,毕竟岁数不饶人了。 所以她善解人意的说:“其实,如果郎总您身体情况不容许,我也不会强迫你接吻的。” 冷场。 突然间郎赫远莫名其妙的静默,连带着娃娃不得不小心翼翼的抬起眼偷窥情况。 只看见郎赫远攥着方向盘的手指关节泛白,他双眼目视前方,半晌,才缓缓开口,“你放心吧,我身体好着呢,不服气就来试试。” 娃娃眨眨眼,大脑开始飞快思索,权衡利弊,然后非常认真的说:“那就再试试吧!” 郎赫远这车子算是开不到捐助点了,眼看刚刚启动的车子又停在了路边,这次他一把将娃娃拽过档位,紧紧搂入怀里。娃娃被大老板的突然袭击吓坏了,只能顺从的靠在他的胸前,郎赫远的体温透过他的掌心传导她的身体里,娃娃小脸反应迅速的红了。 鼻尖有淡淡的薄荷香气,娃娃心慌意乱的想要从他身上爬起来,可大老板的手并不放开,若有似无的圈住的空间里,只容她乖乖的趴在那儿。 “娃娃。” “呃?”大老板干嘛突然用这么温柔和善的声音叫她,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难道是大叔此时又有什么不可告人的打算? 郎赫远觉得自己就要疯了,这丫头像小猫咪一样趴在他的胸前依偎着,居然还发出撒娇一样甜甜软软的声调,她不知道这样的声音会把男人的魂都勾走嘛! 郎赫远咳嗽一声稍微调整了一下异样的坐姿,“没事别趴男人大腿上。” 娃娃迷蒙的望了一眼大叔,不解的问:“郎总,不是你让我趴的吗?” 郎赫远压抑住想掐死自己以后再掐死娃娃的冲动,可一看到娃娃茫然而又无辜的眼神,他决定还是掐死娃娃好了。 “我让你趴在那儿了吗?”郎赫远额角上的青筋左跳右跳,脸色也阴沉的可怕。 娃娃胆怯的看着大老板明显是华昊倒闭,股票暴跌,被麦道夫诈骗才会有的便秘表情,大叔最近看来大大很不顺阿,一直在用恶狠狠的眼神看着她,使得她不得不带点心虚的思考自己曾经做过的事。 没错,她是不该拿墙当镜子。 没错,她是不该打嗝说疯话。 没错,她是不该掰断轮胎杠。 没错,她是不该给他买手套。 但是,拜托,要求交往是他阿,咋弄得这么像是她求他似的。 当杨白劳要有当杨白劳的职业道德,像她,那段时间多么忐忑难安阿,大叔一定是当黄世仁当习惯了,把债务人也当成债权人那么张扬了。 这样不好,这样不好。 娃娃眯起眼的动作让郎赫远心里微微一动,在亲吻下去点火自焚和拒绝以后欲火中烧之间徘徊了一阵,还是决定把娃娃捞起来扒在自己怀里,双手紧紧抓着她的手腕,娃娃呆呆的看着郎赫远突然靠近放大的脸,他的气息变得具有侵略性,而且异常危险,她的身子刚能勉强靠住那儿,他就吻了上来。 这次娃娃真被雷劈了,劈的很彻底,从头顶到后脚跟,浑身像是被几万伏高压电接通一样,战栗颤抖。这次郎赫远没有挑开她的牙齿,戏弄她的舌头,反而是转攻娃娃敏感的耳垂。 随着自己耳边大老板呼吸的明显粗重,娃娃开始拼命挣扎。她不知道即将会发生什么,但即将发生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事,这一点她还是能感觉出来的。 可郎赫远的双臂有力,环住她的腰,舌尖逗弄娃娃的耳朵不肯离开。娃娃只觉得自己脸上火辣辣的热,微微喘气的她用双手抵住郎赫远的胸膛说:“郎,郎总,我们再不走中午就赶不到了。” 对她岔开话题颇感不耐的郎赫远又在她的唇边流连辗转了一番,才靠在她的耳畔低哑的开口:“我倒是希望一直都赶不到……” 娃娃怨愤的看着郎赫远,心中很是不满。 都说资本家不喜慈善,为富不仁,现在她算看出来了。如果真是这样,交往以后她一定要改造他,为富一定要有仁,赚多少钱没了慈善心那就是大灰狼!!!所以娃娃郑重其事的说:“我还有个交往条件……” 郎赫远对娃娃突然提出交往条件不悦,刚刚不是说交往条件是接吻吗,这个他一定满足她,那还有什么? “每年我有权把一些你不穿的衣服,你不用的书籍捐给小朋友们。”娃娃抿着小嘴说道。 郎赫远扬眉:“你的意思是要把Armani和《Winning-JackWelc》送给小朋友?” 娃娃愣了半晌,无奈的长叹口气,资本家和普通人的生活就是不同,连用的东西都这么不适合捐献,难怪建国初期大家呼吁要均产均富呢,这种资本家天生就不知道什么是普通,什么是公益,均了也活该。 不过她还是硬着头皮说:“不爱捐就不捐,没人逼郎总。” 郎赫远居高临下看着她气鼓鼓的小脸,压抑着心底的怒气,别当他不知道她转来转去的眼睛下想的是什么,这丫头肯定又想岔了。 “如果某些人可以主动亲我一次,我考虑要不要成立一个专属的娃娃基金,专事帮助一些特困的孩子读书生活……”郎赫远的话还没等结束娃娃立即飞速的扑上来,他剩下的话都被甜甜的小嘴堵住。 娃娃一边心满意足的舔着郎赫远的嘴角,一边心中谋划着眼看就是过年了,应该借此机会再哄骗郎赫远出个十万二十万的给孩子们添套衣裳…… 郎赫远被她舔得全身紧绷,娃娃思考完毕,也就结束了为基金献身的工作,可他还有点意犹未尽,正在算计买衣服到底需要多少钱的娃娃又感到他的接近,察觉他的不轨念头,连忙往后仰去,两只手捂住嘴,瞪大双眼闷声叫道:“你不能随便吻,我这个要换钱的。” 郎赫远想要掐死娃娃的念头再次浮起,经久不退…… 当郎赫远把车子七扭八歪的开到捐助地点,太阳高照,已经是中午了。 虽然肚子饿的咕咕直叫,口水也开始泛滥分泌,但娃娃看见出来等她的孩子们和领队老师还很开心,兴奋的拉开安全带就往外走,郎赫远怕她撞到头,立即探身过去打开车门,娃娃这才像逃出牢笼的小鸟,扑了出去,和孩子们嬉闹在一起。 孩子们显然平时跟她是很熟的,比约定的时间明明晚了很久,还都守在那儿不肯去吃饭。 当他们看见娃娃和一个陌生的叔叔一起下车时,都有点怯生生的,犹豫着不肯上前,倒是有一个孩子很是懂事,咬着手指头走上来拽着娃娃的袖口,小声问娃娃:“娃娃姐姐,他是你爸爸吗?” 娃娃被他的问题弄得很尴尬,回头瞥了一眼大老板如同锅底一般的脸色,不住嘿嘿讪笑:“小东,他不是娃娃姐姐的爸爸,他是叔叔。” 她刚说罢,随即一个可爱的小女生立即走到郎赫远面前,非常大方得体无比响亮的喊了一句“叔叔,您是娃娃姐姐的叔叔,也是我们大家的叔叔,我们会爱你的。” 说完还拍拍郎赫远的衣角表示安慰。 娃娃在心中默默为郎大叔默哀的三秒钟,心想如果此时大叔噗的喷出一口鲜血也不是什么令人诧异的事,毕竟,这场面,实在太刺激人袅,稍微正常一点的人类都不能逃脱口吐一升鲜血的命运。忍耐,忍耐……大叔你一定要忍耐,我马上就替你解释,我一定替你解释。 于是娃娃转过身慈善而和蔼对那个小姑娘说:“小美,乖,那位不是我叔叔哦,他虽然外表是看起来是年纪大一点,但怎么能是我叔叔呢?我叔叔都四十多了,他还没到四十。” 小美听完解释,疑惑的说:“可是娃娃姐姐,是你说的,他是叔叔阿。” 唉,这孩子怎么都排不对辈分呢?娃娃对此很是挠头。 还是旁边站着的小李老师出来打圆场说:“小美,那位是你该叫叔叔,他和娃娃姐姐没关系……” 娃娃长出口气,幸好小李老师还能弄明白。 “你和娃娃姐姐是一辈儿,所以娃娃姐姐也要跟你一样称呼他,所以你们俩一起管那位叔叔叫叔叔,就对了。” 这下连娃娃的脸都跟锅底一样黑了,只听见头顶乌鸦刮刮飞过,不必抬头也晓得大老板现在必定已经全身血液逆流,即将呈现心脑血管疾病前兆。 争取在第一时间拨打120吧,大老板,她只能做到这点了。 郎赫远收回僵硬的表情,蹲下来,和小美平视,对着还在犹豫到底该怎么开口称呼的她嘴角微微含笑:“乖,如果弄不明白,就不用叫叔叔了,以后改叫我姐夫吧!” 小美瞪大眼睛,和郎赫远对视三秒。突然往回可怜兮兮的望了一眼,突然嘴一瘪:“娃娃姐姐,叔叔占你便宜……” 冷场。刚刚出现在娃娃头顶的那群乌鸦再次飞过…… 娃娃和小李老师都在大脑中迅速思考能够安抚小美的可行性办法,娃娃觉得这个时候必须要说一点带有心灵鸡汤的警世名言来来治愈小美刚刚被大老板言语摧残过的幼小心灵,所以她淡定一笑,坦然的对小美说:“没关系,你娃娃姐我已经占过他便宜了!” 噗! 小李老师对娃娃的回答不得不痛苦的低吟了一声,一手捂住自己的脸扭向一边。 郎赫远蹲在小美面前不动声色的挑了挑眉,强忍了半天笑意,才拉住小美的小手站起来朝她挤挤眼,开口说:“走,咱们俩进去,谁也不许说认识她哦,太丢人了……” 小美被他的表情逗得咯咯直笑,乖乖听话被帅大叔拉着走进教室,唯独剩下被郎赫远笑容迷失了魂魄还在发呆的娃娃,和百般思考应该怎么将小美教育回正规的小李园丁…… 娃娃一不留神,还看见玻璃窗里小美居然还甜甜的亲了亲郎赫远,他则笑着侧过脸任由小美的口水沾满他的脸颊。 教室里因为郎赫远的到来瞬间沸腾了。 一帮女孩子们突然都七嘴八舌的叫起来,像一窝小鸟,怎么都安静不下来,而男孩子们则都用痛苦的目光望着娃娃,露出愤慨无奈的表情。 娃娃也觉得很是懊恼,她挠挠自己的头发,只好自行惭愧的走到还在抑郁的小李老师面前,先行道歉。 看得出他确实很抑郁,现在不光是小美脱离了轨道,所有的小朋友都不在轨道上,估计等他们走以后,小李老师要有一阵子忙的了。 娃娃笑得僵硬,把手搭在小李老师的肩膀上,自责的说:“其实,你也不能全怪孩子们,就是我碰见大老板也经常脱轨,至今,我都没干一件正常露脸的事……” 不料小李老师对她的爆料倒是自定自若:“可是,你脱轨正常阿,因为你本来就不在轨上,要知道,我的孩子们可从来都没这么脱轨过……” 娃娃盯着面相忠厚的小李老师,一个字一个字地从牙缝里蹦出来:“小李老师,您们村都这么夸人滴咩? 飙泪

娃娃说话办事,一向是有一说说一,有二说二,听到郎赫远给看情书的许诺,,乐颠颠拿起文件跑到总经理办公室。 总经理办公室主任笑呵呵把文件留下,留她和大家八卦三万字联络一下感情,可娃娃的心已经长满荒草,实在是万般惦记着朗大叔的情书,于是连滚带爬的往回跑。 到办公室门口,好不容易压抑住抖如筛糠的激动,和如中风般哗啦啦直流的口水,甩甩摔头发露出娃娃式最乖巧的笑容,对还在座位上批复文件的郎赫远轻声而柔媚的闪动媚眼说:“郎总,我回来了。” 郎赫远抬头,看见她满脸贼兮兮地笑容,顿时皱眉,“哦。”然后继续埋首工作。 呃?哦算是什么意思? 大叔,你不可以欺骗小盆友,故意装糊涂就更是罪加一等!!! 娃娃见郎赫远不动声色,只能缩手缩脚的站在他的身边,想了半天才鼓足勇气说:“郎总,你说过要给我看情书的。” 这是怎样一种大无畏的精神阿,要知道惹怒郎总,郎总很生气,后果会很严重的。 郎赫远漫不经心的睨了娃娃一眼,娃娃坚决不畏恶势力的挺直腰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就是控诉资本家不讲信用的最佳证据。 郎赫远剑眉扬起:“那还有人答应我,在没人的时候叫我赫远呢!,那个人说话算数了吗?” 呃,这个…… 上次就是因为她太遵守承诺,才在两个人告别时候喊了大叔一声赫远,结果导致大叔便秘行为持续诡异到现在,如果再来一声…… 大叔这幅身子骨能承受得住咩? 三十二岁了,骨质该疏松了吧? 万一嘎巴一下因为她直呼其姓名挂掉了,这算典型的谋财害命吗? 娃思前想后,只好硬着头皮虚软的喊了一声:“赫,赫远。” 害命就害命吧,不过她不时谋财,是谋情书。娃娃不比别人贪财,也不爱什么权势,唯独对绯闻八卦是在是欲罢不能,虽然对郎赫远的敬畏感还是那么强烈,但她对八卦的奋勇牺牲的精神比那敬畏感还要强烈一万分。 郎赫远态度很奇怪,似笑非笑的样子,然后示意的用下巴指向桌子一角的文件袋。 哇,太正式了吧,娃娃果然没看错,大老板是个长情的大叔,过去的情书都用文件袋保存,多么认真,多么小心,多么珍惜阿……*——* 娃娃笑眯眯的把文件袋拿起来,抱在怀里,突然文件袋发觉很轻,低头翻开把封线拽开,里面居然只有一张薄纸,她不解的抽出来,端到眼前,只见上面有两个苍劲有力的大字: 情书! 娃娃终于学会郎大叔招牌动作,狠狠微微眯起眼睛转过身看着始作俑者,而郎赫远则高深莫测的对着她笑了笑:“对你看见的,还满意吗?” 满意个屁,这就是诈骗! 娃娃脸蛋因为愤怒而变得粉红,至此郎赫远才故作惊讶的问道:“怎么,你不喜欢这情书?” 娃娃抬起头,看了郎赫远半晌,才用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怎么不喜欢……我喜欢。” “哦,那你还站在这干什么?”郎赫远强忍着心中爆笑,一本正经的问。 好吧,经济危机了,硕士不好找工作,博士也一样。娃娃知道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道理,但是经济危机出现的时候,说这句话那位哥们儿都不知道已经死了几千年了,所以他没经历过,也自然不能领会,在经济危机里不降薪,不裁员那就是天大的恩赐。 所以,娃娃倒吸口凉气,把气节那破玩艺顺窗户扔出去,把八颗亮闪闪的牙齿露出来说:“我在对郎总的情书进行顶礼膜拜。您泡妞的深厚功力全体现于此,实在不能不让属下佩服得五体投地。好,您忙,我出去把这两个字裱在我的办公桌头顶,日夜供奉,争取练就郎总前所未有的文字功力,用十五笔就能泡到心宜男子,以不辜负郎总对属下的栽培。” 说罢竟然头都不回的转身离去。 郎赫远对她的决然态度而皱眉,“站住。” 娃娃继续走。凭什么可以欺负幼小,难道在小孩子面前就没有信任可言吗? 郎赫远见她脚步不停,表情一沉,再次加重声音:“站住。” 娃娃继续走。不能屈服,是非观念,伦理道德还是要讲的! 郎赫远顿时怒气大发,突然说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娃娃豁出去了,转过身,直视郎赫远异常英勇的说道:“年纪小也不是可以进行欺骗的借口,为人尊长要懂得以身为鉴!” 郎赫远瞬间错愕的表情下,娃娃又大声补充道:“言而无信,商而无誉!” 郎赫远脸色异常阴暗,绕过办公桌走到娃娃面前,威胁道。 “你再说一遍!” 娃娃扬起头,望着郎赫远的下颌大胆的说:“商无信,功不成!” 郎赫远开始还紧紧拧在一团的眉毛渐渐放松,听到这里竟然开始嘴角上扬。 唔,原来,小丫头长大了,居然懂得反抗了。 不错,他喜欢。 娃娃被大叔奇怪的表情吓得勇气全失,如今只敢在下面用扭手指来表达自己内心的紧张,刚刚脑子被驴踢了,太冲动,大叔千万不要开除她,千万不要…… 我愿意对你说那三个字,对,不,起…… 郎赫远看看她手中那张写着情书两个大字的纸,低头在她耳边微笑着轻声说:“如果你要,我会写给你。但不是现在。” 写给她? 娃娃张大嘴巴,为惊觉内幕而心中不住哀嚎: 大叔,便秘,这是病,得治! 娃娃一个下午都在考虑大老板对她说过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最终得出来两个具体可能: 一个是,目前在大老板眼前经常晃悠的只有她一个异性。总办原本属于全特助干的工作,现在都有她来接管,除了娃娃,大叔的眼睛已经接除不到世间的花花草草,所以被娃娃这颗嫩苗蒙蔽了双眼。 二来是,可能是大老板喜欢幼女。以前什么山西女明星,什么男总办主任都是大老板掩人耳目的百般借口,真正内在则是令人发指的邪恶嗜好。 她毛骨悚然的盯了玻璃门内的郎赫远一眼,赶紧将眼神挪开,心中阿弥陀佛的念了几遍,可怜那几个绯闻炮灰了,死都不知道内在原因究竟为何,善哉,善哉。 被娃娃这样缠绵的眼神盯久了,郎赫远有些知觉,抬头对上她的视线,娃娃立即坐直了腰板,深深呼吸,强装镇定。 大老板爱的是她像小兔子一样幼稚可爱,为了摆脱变态大叔的魔爪,必须要比他更强势,要浑身上下散发出成熟女人的气息和态度,这样,他就不会有蹂躏幼小女孩子的快感,所以,娃娃,战斗吧!要把自己变成不符合大老板口味的老女人! 娃娃瞬间回了郎赫远一个邪魅眼神儿,浑身上下充满战斗激情的她甚至还故作成熟的抛了两个媚眼,郎赫远眯眼,拿起电话按了四下,娃娃办工桌上的电话立即响起,她接过,就听见郎赫远低沉不悦的声音:“你眼睛抽筋了吗?” 娃娃把话筒拿下来回头看了一眼大老板,只见郎赫远面色阴沉的盯着自己,立即所有的勇气被打散,换了一副讪讪笑脸:“没,没,就是闲的没事做会儿眼保健操……==” 郎赫远按住话筒缓慢的别开脸,朝着玻璃憋不住笑了两声,而后又严肃的转过来说:“哦,下去叫林琅上来。” 娃娃听罢乐得一蹦。可算能逃开大老板诡异的眼神了,虽然只有短短的几分钟,那也是幸福阿,咱们这种要饭的坚决不能嫌饭馊。 所以她雀跃的,将抽屉里的小镜子掏出来看看,又准备掏出润唇膏蹭蹭嘴唇。话说营销部的女同事个个妆容精致,如果就这么被她们比下去了,将来哪还有何脸面在总办生存呀? 不料润唇膏还没蹭上,桌子上电话又响。 娃娃不经思考的接过电话,居然又是郎赫远。 声音比刚刚还要低沉:“你又照又画的,准备去哪儿?” 娃娃听完心理咯噔一下,“郎总,不是您要我去营销部找林总的吗?” 完了,看来大老板最近太忙了,怎么自己刚刚说完的事都不记得呢,不能说,说完他发现自己的错误脸面上会抹不开,到时候再怪罪于她,那就真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了,所以娃娃又小心谨慎的说:“您又有其他吩咐吗?” 郎赫远停顿片刻,才很随意的回答:“哦。没事。” 没事打个屁电话。这句话娃娃不敢说出口,心里再度揣摩了一下,又小心翼翼的问道:“还是您准备再找别人?” “谁也不用找,林琅也不用了,你忙你的。”不等娃娃回话,郎赫远已经冷静的把电话挂了。 娃娃盯着话筒看了好长时间,又回头看玻璃门里面,大老板已经开始肃容办公了,眉头皱的狠紧。 看来,出去溜达几分钟的愿望又就此落空了,唉。 林琅上楼的时候正看见娃娃坐在座位上唉声叹气,他出奇不意的走到她身边,伴随而来的是从背后掏出的一个开朵小花的仙人球。 见到红色的小花朵,娃娃放下满心的惆怅,立即对他露出兴奋的笑容。 “林总,这个,是送我的?”娃娃笑眯眯的样子很甜美。 “嗯,听总办人说你有一个没开花的仙人球,天天浇水等开花,我来抢救那个天天被浇水的小可怜仙人球。” “谢谢,谢谢。那个仙人球我都养三年了,就是没开花。”娃娃小心翼翼从他手里接过仙人球,美滋滋的和自己那盆仙人球摆在一起。不错,刚好是一对儿,一个戴花的羞怯怯小女生,一个刚毅清朗的小帅哥。 娃娃边看,边退,边退,边看,心满意足的笑着。 林琅为她这样容易满足也轻笑,语声轻柔道:“又不是什么好东西,你至于这么满足吗?” “你不知道,礼物是不在乎贵重与否的,而是在于送出的人是否花了心思在上面。”娃娃欣然的笑答。 林琅了然笑笑,却不料娃娃倒退的身子直接跌入到一个怀抱。而后头顶是一个低沉的声音,夹杂着飕飕的小冷风冻僵在场的其他两个人。 娃娃不敢回头,不知道大老板什么时候开门的,也不知道他究竟听到了什么,但只要根据她平常了解郎赫远的语气来看,他现在真是非常非常的不悦。 所以娃娃此时的表情分外惊恐。 “你找杨秘书有事?”郎赫远瞄了一眼那盆小仙人掌,只淡淡的问。 林琅从郎赫远和杨娃娃两个人的表情里嗅到了什么不对劲的气息,立即微笑说:“我其实也没什么大事。” “哦,那就进来吧,在外面站久了容易出事。”说完转身回他的办公室。 娃娃被大叔的一句话弄得抑不住心跳加速,血液直往脸上冲。 他,该不会是以为林总在追求她吧? 就一盆仙人球而已,至于吗? 倒是林琅对眼下的情景颇为玩味,瞟了一眼杨娃娃涨红的面颊,再看一眼郎赫远办公室内的静默,造成这种不寻常气氛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这两个人之间肯定发生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 他很快走进总经理办公室,办好事再出来时仍没忘再看上一眼杨娃娃,但步履匆匆,似乎不敢停留的样子。 娃娃很想感谢他送给自己的仙人球,所以急急的说:“林总……” 岂料林琅明明听见娃娃的招唤也不肯回头,急冲冲的走下楼去,害得娃娃盯着他的背影无奈的叹气,小声嘟囔:“我怎么得罪你了,叫你,你都不理我? 还不如大叔呢,大叔从来都没有不理她的时候,不知怎的,想起大叔的时候,娃娃的白皙小脸蛋上竟然悄悄爬上一朵小红云。 不由自主的偷看了一眼玻璃门,却看到此刻正半靠在门边上面容沉肃的郎赫远,娃娃刹那间惊吓过度,倒抽了一口冷气:“郎,郎总,您有事?” 郎赫远缓缓走近她的身边,低头看着她少女怀春般的嫣红面孔,怒气再次涌上来,突然,他左手抬起她的下巴问:“你硕士是靠吃饭混出来的?” “阿?”什么意思?娃娃不明白大老板到底想说什么。 “女孩子不能随便收男人的礼物,你不知道?”郎赫远的口气不善。 “那,那您的呢?”拜托,娃娃还惦记着情书呢,甭管是郎赫远写给谁的,给她她也得要阿。 “我的除外。”双重标准郎赫远说的面不改色,气不喘。 “……” “这算不正当竞争吗?”娃娃迷茫的问。 郎赫远冷哼一声:“我有对手吗?“ 大叔,不得不承认,您太水仙了,您奏是传说中的水仙王子阿(请用尊敬的赵丽蓉老师的唐山话来读)…

本文由永利皇宫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弹指间倾城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