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皇宫-永利皇宫官网
做最好的网站

埃及(Egypt)考古学家

1922年10月10日星期二开罗,狮身人面像饭店日志:从亚历山大港乘火车抵达开罗。即刻开始工作。按计划,在开罗逗留5天,置办给养品,并在出发去南方之前完成背景情况记录。笔记:在一切即将开始之际,整部书必须有一幅卷首图。这页地图将由一层透明的纸覆盖,以起到保护的作用。卷首图:“埃及第十三王朝的最后一位国王,阿托姆-哈杜的皇家标牌,公元前1660-1630年”只为学者型的读者做此说明吗?不,对于普通读者来说,标牌就是皇家印章,就是用带椭圆形边框的象形文字书写的国王的五个名字中的一个。卷首图后面的铭文:“人类克服现实困难的智慧和决心是我们的幸福之源,也是我们歌颂的对象。”约翰·拉斯金,《威尼斯的柱石》或者:“尽管我们还没有发现阿托姆-哈杜的古墓,但我们坚信它就在我们的面前。”拉尔夫·M·特里利普什,《古埃及的欲望与欺骗》(柯林斯·阿莫卢斯文学出版社,1920年;新版将于1923年由哈佛大学出版社出版发行)或者:“拉尔夫·特里利普什将永远不会让任何一个有头脑的人相信有所谓的阿托姆-哈杜国王存在,更别说写出所谓阿托姆-哈杜王的箴言了。”拉尔斯-菲利普·丘尔姆教授,载于1921年的《埃及学研究》。这个铭文旁边要是配上我在阿托姆-哈杜墓前的照片,手中拿着箴言的草纸状的稿子的话,那就会很有趣了。或者:也许应该引用一段阿托姆-哈杜国王那深邃的思想和幽默的文笔之下的箴言。比如:第三十首四行诗(只在片断B和C中找到)的第一行:“阿托姆-哈杜对他的兄弟微笑。”实际上,把它从整首诗中抽出来,有点儿容易引起误解,第三十首四行诗描述的是一个冒名顶替者向国王声称自己与国王的血缘关系,但他被发现了:阿托姆-哈杜对他的兄弟微笑;与同胞相见无比高兴!直到发现那只是个谎言,国王怒火中烧而撒谎者将死。——自《古埃及的欲望与欺骗》,柯林斯·阿莫卢斯文学出版社,1920年;新版将于1923年由哈佛大学出版社出版发行。不,最好还是一步一步地开始这个冒险故事,让大家打开书就能够瞥见将要到来的发现,然后,在故事开始不久,把铭文作为一个惊异的章节呈现,以此作为对书中本身描述的事件的摘录。我们应该节选一个成功的事件,把它放在前头,就像是王冠上的一颗宝石,一个开胃品,让读者的舌头准备好一顿丰盛的大餐的到来,让他的胃为丰富而无聊的平常生活中没有的东西做好消化的准备。我们应该尝试性地一点点利用事件——做一个保守的猜测,在那天,先给我来一个生日礼物2——11月24日,也就是现在的六个半星期后,不要太乐观也不要太沉闷,就像这样:“日记的第XX页上:1922年11月24日。在德尔巴哈里营地。我清理掉松散的岩石,俯身跪在地上,慢慢地开始——艰难的缓慢,心在跳着——在几千年的杂物堆中,把洞口扩大。灯光在极度恐惧的阿布杜拉的手中颤抖。‘没事的,伙计,把手电筒给我,’我轻声说,眼睛投向狭窄的缝隙。‘是,好的……’‘先生,您看见了什么,快说呀?’‘不朽,阿布杜拉,我看见了不朽。’”封面设计:特里利普什站在阿托姆-哈杜古墓前的照片。营地旁站着穿着大袍子的当地工人。拉尔夫·M·特里利普什和他发现的阿托姆-哈杜国王的古墓3。副标题:包括这个考古学家的私人日志、笔记和草稿。1923年,哈佛大学出版社。感谢部分:这个规模宏大的发现没有其他贡献者不懈的帮助和启发是不可能完成的。献给帮助我发掘的近500个努力工作的埃及工人,他们勤奋工作,对我和我们共同的事业全力以赴,他们克服了对这一事业的怀疑与不信任;相反,相信我挖掘出来的东西有超过其表面的价值,我向他们表示我最诚挚的感谢。尤其感谢我的工头,阿布杜拉,他帮助我制定纪律,合理分配工人,他对我忠心耿耿,在我们辛苦劳累的几个星期里,他与复杂的英语的斗争也给我们带来了快乐,我向他献上衷心的‘撒拉木’4!切斯特·克劳弗得·费那苒先生,一位深邃的绅士,一个有远见的古代艺术收藏家,一个既有力量又细致的人,完全不像通常的美国人,更别说他曾是一个‘商船船长’了。但是,我们的费那苒先生证明了他完全称得上古埃及贵族的头衔‘慷慨之主’,因为他会在必要时慷慨诚实地运用智慧和财富,这个头衔也是阿托姆-哈杜自己在他的诗歌体的箴言中用来形容他自己忠诚的总理。我们能找到阿托姆-哈杜的古墓,要感谢费那苒先生,我的‘慷慨之主’,还有其他参与阿托姆古墓挖掘的合伙人。献给我挚爱的未婚妻玛格丽特·费那苒,我的语言不足以表达我对她的爱意、敬仰和感激。还有,献给我的同事们,他们在我的第二故乡那炙热的沙地上劳作。我为他们的协作、不倦的和不计回报的忠心表示感谢。我要特别提到埃及考古挖掘的典范,我亲爱的朋友霍华德·卡特先生,他在我们亲爱的第二故乡灼热的沙地上辛勤劳作,已经度过了六个春秋,尽管这次是明显的空无所获的古墓,第十八王朝的一个小国王,名叫图坦卡蒙的古墓。这里我正式地声明,不论成功还是失败,卡特先生不讲条件的奉献是我们大家的榜样,为此,我崇敬他,甚至是在我认识他成为朋友之前。向我在地下的同志、我的导师、上一代人的杰出代表5致敬,虽然他不情愿地递给我火把6。最后,这本书当然要献给伟大的国王阿托姆-哈杜以及他的保护神阿托姆,第一个造物主。长期以来,很多人甚至怀疑阿托姆-哈杜本人及其古墓的存在,但是阿托姆-哈杜的天才、他的统治、他的诗歌:我敬仰这一切,即使是在3500年后的今天,并从未对他产生过任何怀疑。主人,现在世界在看着您,在您的金古墓里,在您无限的财宝之中,在您木乃伊的棕色裹尸布上。世界因您的一生、您的著作、您的天才而惊叹。在惊叹中,世界注视着您的不朽身躯。这正是您所追求的,并应该获得的不朽,永恒的光荣和声望。关于作者:拉尔夫·M·特里利普什生于1892年11月24日,是著名的军人和探险家埃克波特·特里利普什的独子,在英格兰肯特郡风景如画的特里利普什庄园受到过很好的抚养,甚至有点娇惯。在家庭教师的教育下,他很早就对语言和古埃及表现出了较高的天赋和极大的兴趣。到10岁时,他已经掌握了三种古埃及的书面文字,并开始把古代文献翻译成英语。12岁时,他重新计算了埃及王朝和朝代的时间段,并比任何著名学者都精确地指出了现代埃及学上的漏洞。在同辈的羡慕和前辈的赏识下,他很早就进入了牛津的巴利奥尔学院。在那里,他和好友雨果·圣约翰·马洛维一起被看作是埃及学方面的最大希望。在牛津,这两个学生的导师是已故的克莱蒙特·韦克斯勒教授;他们和教授一起致力于对那时有争议的第十三王朝的国王和直白的诗人阿托姆-哈杜是否存在的考证。在完成了硕士学习后,特里利普什的博士学业被世界大战打断了。战争期间,他和马洛维都作为反间谍的军官被派驻到了埃及。在战火中,他们在德尔巴哈里附近的悬崖路上,成功地发掘了刻有阿托姆-哈杜的告诫的片断C。进一步证明了那个国王的存在,及其作为曾经被翻译过来的片断A和B上的诗的作者身份。发现片断不久,特里利普什就被派去帮助澳大利亚军队占领加里波里,在战斗中,他负伤并失踪了一段时间,有人认为他阵亡了。其实,他独自一人在停战协议签署后,回到了埃及,但他却得知他的好友马洛维在埃及沙漠里的一次探险中丧生。从军队复员后,他把片断C带到了美国,在那里开始了他的学术生涯。他翻译并诠释了所有的阿托姆-哈杜的三个片断,以《古埃及的欲望与欺骗》(柯林斯·阿莫卢斯文学出版社1920年出版)为题出版。这本简短著作的畅销证明了特里利普什既是一个埃及学的学者,又是一个受欢迎的诠释者。在1922年11月24日,30岁生日时,他发现了阿托姆-哈杜的古墓,然后出版了精彩而且极具学术价值的书,这本书你现在已经拿到手了。他成为了教授和哈佛埃及学系的主任。阿托姆-哈杜古墓的发现被认为是史无前例的,而且是埃及考古历史上最具经济和社会价值的发现。1923年,特里利普什被授予骑士荣誉,被文明社会的政府和大学承认。他与美国马萨诸塞州波士顿的富有百货商店继承人玛格丽特·费那苒喜结连理。

1922年10月28日星期六关于发现古墓之地的“猜想”:读者会问,一个古墓怎么会失踪3500年,人们怎么知道寻找它的地方,这样问并不是没有理由的。即使古墓被世人所承认,但经过了3500多年,东西确实被放错了地方。金字塔不易消失。但对于阿托姆-哈杜朦胧的假设:我们的角度太低;他的古墓(就像阿谢普苏的第一次尝试)建在峭壁中间的裂缝里面,然后被碎石覆盖,这样做很容易被忘记。气候与侵蚀作用也会让石块和泥土将古墓覆盖。奴隶们在附近建造了另一座古墓,这样可以使挖出的泥土盖在先前的古墓之上,让它隐藏得更好。或者他们在更老的古墓入口处建造自己的工作棚。今天笨拙的建筑师们也许会挖土,然后将土倾倒在不为人知的古墓上。或者古墓的前部也许与某些东西相似,它的正面不值得大家驻足观看。古墓也许不想从外部引人注意,显然我们的阿托姆-哈杜也是一样。因为在他生命的最后几天:从希克索斯逃到北部,经内陆逃到南部。贵族背叛了他。与他对立的国王们在尼罗河沿岸各处建立自己的王国。简直就是世界末日,不夸张地讲:这是传统、文化、日常生活和公正权威的末日。回顾清晰的过去,我们或某个第十八王朝的迟来者,仍在舔镀银勺子的幼年王子总会走过来说:“胡说,这只是中间期,你看,90年到100年之后阿赫摩斯和卡摩斯王子将会完成驱逐侵略者建立政权的伟业。”但当你看到自己的世界正在倒塌的时候,那未来只能是相信宿命者的一丝微弱的希望,而且你可以看到在你面前只有永恒的绝望。阿托姆-哈杜瞪着愤怒的眼睛当外来者掠夺他的土地。他将一同带入沙漠的是所有的金子、神灵、妻妾和。——第十七首四行诗,仅在片断A上出现,《古埃及的欲望与欺骗》,1920年柯林斯·阿莫卢斯文学出版社出版;新版将于1923年哈佛大学出版社出版,如果新版不会受到德·布鲁根的影响。现在,请注意,阿托姆-哈杜显然希望谨慎地处理他的坟墓。他是被逼无奈的,不像前任和继任的国王,因为他不仅要将他的不朽带入坟墓,而且还要把他认为即将灭亡的埃及的全部带入坟墓。不仅仅是盗墓者,还有他需要保卫其安息之地的挥霍的继承者,一个完全陌生的种族,所谓的希克索斯人(后来的一个埃及王朝),将会占领整个何露斯、伊希斯和拉的土地。因此,他的古墓那时将会深藏着所有的财富、艺术品和其它珍品。真理和正义之神已将我抛弃;我撕乱头发;当我需要她,定要拥有她,将张开她的身体;她证明自己是薄情的荡妇,她仅适合从后面被我玩弄。——第七十二首四行诗,片断A、B、C上均出现过,《古埃及的欲望与欺骗》,柯林斯·阿莫卢斯文学出版社,1920年;哈佛大学出版社,1923年。阿托姆-哈杜对真理和正义之神使用了恶毒的语言,而他的世界正在分解,这为我们提供了一些关于这个时代和这个男人脾气的理解。但是,如果这首朴实的诗在文字上能够更加通俗易懂,就恰到好处了(尽管我们不需要达到哈里曼的程度:“秩序在崩溃,我已迷失/正义背叛我,不忠而且残忍/只让我看到远去的后背。”瓦萨尔和威尔森:“啊,但她很狡猾,那个真理和正义之神/她让我失败并嘲弄我,这个真正会卖弄风骚的女子/向我展示她的风姿/当国事紧要之时”)。阿托姆-哈杜的卓越才华在这首诗里体现得淋漓尽致:听,他在怒吼,不是为懦弱的逃跑而呼喊(用整个王国来换一匹马,仅仅是一匹马),但相反,他是为了与命运进行徒劳的战斗,用他的永生去对抗她不道德的阴谋,我们勇敢的英雄不再依靠无用的真理和正义,好像在说:“这种理想只会有益于秘密的访问。”埃及的所有与我同死我不会为被诅咒者留下任何东西。懦弱之人与侵略者追逐我但我会满足自己的渴望。——第七十四首四行诗,只在片断C上出现。我们可以对阿托姆-哈杜进行一系列有理由的猜想:·他被埋葬了。·他的古墓里埋有足够多的财宝与艺术品,因为埋葬这位国王恰好需要埋葬一个即将消失的王国的所有财宝。他的《训诫》的完整版本可能仍在他的身边,这将解开他的作者身份和我的学术研究中的所有疑问。·他被埋在《训诫》片断A、B和C发现的地点附近,每个片断被发现时的相互距离不到半英里。·他被埋葬在他的首都底比斯附近。·因为他死于帝王谷被作为国家大墓地启用之前,所以他并没有被埋葬在那里。·他的古墓没有任何标记而且隐藏得很好,也许高出地面许多,并不像卡特偶然碰到的为阿谢普苏准备的空墓穴。·因为他的任何遗物都没有被发现(他的统治和存在仍有疑问,让争论此事的俱乐部里的白痴们继续自娱自乐去吧),所以我们有理由得出结论:他从未被盗墓者发现过。他的古墓光荣地仍保存得完好无损,正等待着他亲爱的朋友拉尔夫。·因此他在德尔巴哈里,在峭壁里面,或者在它的对面,也就是我和马洛维发现片断C的地方,也是在我被派往土耳其之前我和马洛维画图猜测并意欲返回的地方。我将躺在伊希斯的床上我的舌头在她的尼罗河三角洲里游泳,侵略者发现我的头颅被包裹着放在一张狮皮上。——第五十二首四行诗,出现在片断B和C上。但是,他是怎样做到的呢?这是一个令人疯狂的谜团。在生命行将结束的混乱日子里,他是怎么安排建造并将财宝装满古墓的?他怎么会知道,他死(在战场上?在床上?在床这个战场上?)后他的躯体将会被运到那里,被做成木乃伊密封起来,然后迅速地被世人忘记?坟墓建筑师、坟墓装饰人员、工匠、目睹祷告的人(取出他的内脏并贮藏起来然后为他裹尸的神职人员)以及密封坟墓的劳工们,所有这些人都不想去揭开他们所知道的这个活人的坟墓吗?他怎么知道他的统治将维持到最后一刻,而且在深知此事的人想要扰乱他的安宁之前,他的世界会在一片杀戮中很快消失?但不管怎样,他做到了,为我们准备了埃及不朽的历史上最闪耀的古墓矛盾之谜,当然也为我准备了一次最辉煌的、最值得的发现,无与伦比的发现。

本文由永利皇宫发布于永利皇宫,转载请注明出处:埃及(Egypt)考古学家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