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皇宫-永利皇宫官网
做最好的网站

原则性之井,第十八节

指挥官向前靠了靠,问:“你有什么好的理由吗?有什么理由可以为这可恶的行为开脱?” “我怀疑你是否会相信我,我的阁下。” “哦,我能相信很多事情,年轻人。”拉芬克雷斯特平静地回答,同时轻轻地拉着他的胡子,“凭良心讲,你那样做为了什么?” “我——”玛法里奥还能有什么其他别的选择吗?迟早,他们会通过各种方法,从他这里获得真相。他说:“我可以试着解释一下。” 于是他告诉他们,他在塞纳留斯门下学习,这立即招来可疑的目光。他解释了自己一再做到过的梦,还有半神半人如何教他行走于潜意识中的翡翠之梦。最为重要的是,玛法里奥描述了令他困惑的力量,这力量带他到了很多地方:艾萨琳,还有受人爱戴的暗夜精灵女皇的宫殿。 他们听他讲着井,还有宫殿中巫师煽动起来的混乱。他为拉芬克雷斯特、月亮守卫和其他人构筑了一幅全景的、身临其境的画面。 有件事情他没有提及——他把它看作是很显然的事情——就是他惧怕艾萨拉女皇的独裁。 拉芬克雷斯特并没有对他的故事作出评论,而是转向月亮守卫:“在你们的秩序里,遇到过这样的麻烦吗?” 年长的巫师回答说:“井现在异常狂暴,这是因为它的力量被误用了。我们没有监控来自艾萨琳的活动,此后,就有了如此难以置信的故事——” “是啊,真是难以置信。”长着胡子的指挥官看了一眼伊利丹,又说,“关于你的兄弟你有什么可说的?” “他从来是那种轻易就被迷惑的人,阁下。”伊利丹不愿意看玛法里奥,“而至于这是不是真的……” “确实,我仍然不相信,哈维斯和上层精灵在没有女皇授意的情况下,煽动制造了一些恶行。他们的所作所为,就好像女皇是奖励给他们的财产,别人都没有权利碰一下。” 说到这里,月亮守卫也点头称是。参事和那些艾萨拉周围的人,个个态度傲慢,这是众人皆知的。 “如果我可以,”拉图苏斯插话说,“一旦我们在这儿处理了什么事情,我会传话给我们的头儿,他们会对上层精灵及他们的行动做监控。” “我应该对那个最感兴趣。年轻的玛法里奥,你的故事——假如大部分都是真的——解释了你的一些行为,但又怎么能解释你会把种族里的头等要犯释放了呢?” “我或许可以更好地回答你。”罗宁突然说。 玛法里奥并不肯定,其他人在这里说话是不是件好事。虽然罗宁和暗夜精灵种族有某些含糊的相似处,而且这可能让很多事情对他继续有利,但暗夜精灵对其他种族并不是那么宽容的。 但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拉芬克雷斯特似乎乐于听他讲。他随意地朝带头巾的法师挥了挥手。 “在我的土地上……离他来的地方并不远,”罗宁一边解释,一边朝布洛克斯点头,“有一种反常的魔法被开启了。我的人民和布洛克斯的人民分别派了我们去探个究竟。我们各自发现了那反常的魔法,我们不自主地被拖了进去。他在一头停住,我在另外一头。” “那这和年轻的玛法里奥有什么关系?” “他相信……就像我做的那样……那些反常的魔法是因为我前面提到的咒语所引起的。” “那倒是一些值得警惕的理由。”高等月亮守卫有些怀疑地评价说,“这个绿皮肤的家伙一点都不像是被派去学习、创造魔法或者巫术的。” “我的战斗指挥官命令我去的,”布洛克斯用一种挑衅的吼叫来反驳他,“我就去了。” “我不能为兽人说话。”罗宁说,“但是我肯定他是这种学习的行家里手。”他的双眼和暗夜精灵如此不同,令月亮守卫不怎么相信他。 停顿了一会儿后,玛法里奥意识到他们不知道罗宁到底是什么,但是他们在这种艺术诗歌般地表达中,认识了一个人。确实,法师被允许说出所有的故事,好像是为了一个原因。 “或许,我老了,但是我愿意相信大部分你说的话。”拉芬克雷斯特的认可引来了几个官员的侧目,也让玛法里奥感到轻松。如果指挥官把他们的故事放在心上—— “我们还没有决定。”拉图苏斯宣布说,“这样一些信息并不足信,还需要一些推敲。” 贵族拉芬克雷斯特的眉毛扬了起来,问:“你对我说的话,还有什么争议?” 他打了个响指,守卫就紧紧抓住玛法里奥的手臂,把他拖到了台前。 “现在,我要试试新巫师对我的忠心。伊利丹,我们必须相信绝对的真实,然而那可能对你来说并不愉快。我能依靠你,为我们证明你兄弟说的都是真的吗?” 伊利丹咽了下口水,然后看着玛法里奥说:“我相信我兄弟说的话,但是我不能对穿长袍的生灵说出这样的话,阁下。” 伊利丹正试着将注意力集中在其他人身上,以避免对他的兄弟施用魔法。尽管玛法里奥对这种关心感到感激,但他不喜欢让罗宁和布洛克斯在他的地方受煎熬。 “指挥官阁下,这太荒谬了!”一个高等巫师走到台前,轻视地看着伊利丹,“一个是没有被认可的咒语家,还是一个囚犯的兄弟,任何的质询都是值得怀疑的!”他转向玛法里奥,对着年轻的暗夜精灵威胁地眯起了眼睛说:“参照我们早先文明的法律,在牵涉到魔法的问题时,月亮守卫有责任和权力监督所有的审问!” 他走上前,到了离囚犯触手可及的地方。玛法里奥尽力表现出镇静。面对黑鸦堡的威胁,他希望他受过的德鲁伊训练,能够帮他活命。但是一个巫师对他意志上的拷问,对他有更大的威胁。这样的审问可以留个全身给他,但是他的大脑思想已经破碎,力量也不能再恢复了。 伊利丹从台上跳下来说:“阁下,我来审问我的兄弟。” 不管他的孪生兄弟会对他做什么,玛法里奥猜想伊利丹会比只想得到答案的月亮守卫更加小心翼翼,从而靠近核心问题。玛法里奥看着拉芬克雷斯特,希望他可以接受伊利丹的提议。 但是黑鸦堡的主人倚靠着椅子说:“法律必须要被遵守。他归你了,月亮守卫,但是你只能现在、在这里审问他。” “这很好。” “想想好,那样他才可能跟你说实话。” 玛法里奥异常真切地体会到,拉芬克雷斯特正试图保护自己免受伤害。但首先最为重要的是,带胡子的指挥官是王国的守护者。如果那要以耗费一个暗夜精灵的生命或者意志为代价的话,牺牲还是必要的。 “我们会知道真相的。”——所有的巫师都会这样说。他朝守卫命令道:“扶正他的头。” 一个全副武装的卫士把玛法里奥放正在月亮守卫面前。穿长袍的月亮守卫上来,用食指点住了囚犯的太阳穴。 一阵惊恐向玛法里奥袭来,他肯定自己尖叫了。他的思想晕眩,旧有的记忆不听使唤地浮现出来。每段记忆都刺进心头,感觉就像是有个爪子在抓他的灵魂,不断往深处挖…… 不要乱动!拉图苏斯粗暴地命令道,说出你的秘密,这对你有好处! 玛法里奥想要这样,但是却不知道怎么办。他想他已经说出了所有想到的东西并试着预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至于艾萨拉的表里不一,玛法里奥仍然坚持不说。他被信任的机会正在逐渐减小,如果怀疑已经产生了—— 此后,正当不停出现的问题向他涌来的时候,突然停止了。那种感觉没有后退,也没有消退,它只是停顿了。玛法里奥两腿抽筋,要不是卫士扶着他,他早就跌倒了。 渐渐他开始意识到一种呼喊,一部分是出于不信任,还有一部分是因为恐慌。刺耳声音像是来自一个年老月亮守卫。 “真可怕!”别的人也叫了起来,“肯定不是女皇!” “绝对不是!” 他极度的恐惧终于过去了。玛法里奥诅咒了他脆弱的意志。审问还没有开始,他已经挫败了自己,也挫败了塞纳留斯的教诲。 “上层精灵!肯定是的!这是哈维斯的作为!”另外一个声音坚持说。 “他用邪恶来对付自己人!”先前的一个赞同地说。 他们在谈论什么?虽然玛法里奥的头脑仍旧不清醒,他仍然确定那关于叫喊声的对话有些不对劲。说话的人太兴奋了,反应也很固执。他只是个等级不高的暗夜精灵,为什么他的那些含糊不清的怀疑会助长他们的恐慌? “让我来对付他。”一个声音说道。玛法里奥感觉月亮守卫把他交给了一个人,这个人把他渐渐压到了地上。 有只手碰到了他的脸颊,并把他的脸抬起来。透过迷蒙的双眼,玛法里奥发现他的兄弟正在看他。 “为什么你不立即屈服?”伊利丹喃喃道,“两个小时!你还有什么留着没有说?” “两个——小时?” 没有回应,伊利丹的呼吸变得轻松一些。“赞美艾露恩!在你说出有关女皇的那些事情之后,那个老混蛋必然会不惜一切代价,把你脑子里所有的东西都挖出来!要不是他的咒语被立即压制了,你可能只留下一具空壳了!他们还不能对失去的弟兄释怀,他们会责怪于你!” “他的咒语被压制了?”那几乎没有感觉。审问玛法里奥的是最高级的巫师。“他们所有的咒语都被压制了!”伊利丹坚持说,“当第一个咒语失去控制的时候,他又试了一个,但没有奏效,他的同伴开始尝试第三个咒语,还是没有成功!” 玛法里奥还是不太明白。他的孪生兄弟说的话听来好像两个月亮守卫都失去了魔法。“他们不能施咒语了?” “不能,我感到我的力量也废了。”他靠在玛法里奥的耳边说,“我想我还有些控制力,但是所剩无几了。就好像我们被切断了和井的关联!” 骚动还在继续。他听见拉芬克雷斯特问月亮守卫,是否还和他们的同伴保持着关联。其中一个巫师已经承认,那经常出现的关联已经被切断。贵族然后询问他自己的手下,是否他们还存留有一些功夫,哪怕是很微小的。 没有人给予肯定的答复。 “开始了。”玛法里奥不经考虑地耳语着。 “嗯?”他的孪生兄弟皱起了眉头,“那是什么?有什么东西?” 他的目光越过伊利丹,回忆起了被——那些在塔中的人——召唤来的暴力军队。他再次看见了一种心不在焉、一种对宫殿的城墙可能受咒语影响的漠视。 “我不知道,”玛法里奥最后告诉他的兄弟,“我希望月亮女神可以让我知道,但就是不行。”越过伊利丹,他看到了布洛克斯和罗宁关切的面容。不管他们是否理解他的所作所为,他们看上去都像是在分担他加重的恐惧。“我只知道,开始了,不管它是什么……” 整个暗夜精灵王国,整个卡利姆多大陆和数以千计的其他物种,都感觉到了失落。他们和井的联系被切断了。他们曾经尽情享用的力量,现在全没有了。戒备心理迅速增长,因为就好像有人伸手偷走了月亮。那些居住在宫殿附近的居民,自然就想向他们的女皇求助,呼唤艾萨拉的指引。他们在被闩住的大门前等待,人越聚越多。上面,哨兵看来面无表情,既不去开门也不安抚涌动的人群。 直到过了半夜,城市的大部分区域的精灵都涌向了这里,大门才最终缓缓打开。精灵们都向前拥挤,如奔腾的洪水。他们确信艾萨拉最终会出来回应他们的恳求。 但是,皇宫里出现的不是什么女皇,也不是任何暗夜精灵世界可以想见的东西。 而是燃烧军团的第一个受害者。 一阵晕眩向克拉苏斯袭来,来得如此突然,差点要了他的命。仅仅一会儿之前,他对以前的自己有很多感触,这很大程度上归因于和克莱奥斯特拉兹直接的接触。龙正迅速带着他朝塞纳留斯的沼泽地而去,虽然不是很近,但是半神半人还是会注意到的。诺兹多姆显露出要找到一个暗夜精灵的决心,进一步鼓动了魔法师——这也是为什么晕眩来得这样突然的原因,让他一点防备都没有,差点从龙脖子上跌下来。 克莱奥斯特拉兹在他要掉下去的最后一刻作了些调整,可克拉苏斯年轻的自己似乎也莫名其妙地没了方向。 “你觉得好些吗?”龙朝他吼叫。 “我在……补偿损失。”克拉苏斯凝视着夜空,试图从刚刚发生的事情中得到些启示。他搜寻了一下他残破的记忆,最后想出来一个可能的解答:“朋友,你知道暗夜精灵的首都吗?” “艾萨琳?我隐约对它有点印象。” “调头去那里。” “但是你要找的——” 克拉苏斯异常坚定:“照我说的做,现在!我们现在必须去那里。” 年轻的自己呻吟了一下,朝着艾萨琳方向划过天际。克拉苏斯向前靠着,注视前方,等待着传奇城市的第一个标识。他想起来——他能确定——艾萨琳是暗夜精灵文明的顶点。一个巨大的城市蔓延开来,前所未见。然而,这个上古城市的财富并不吸引他。克拉苏斯所关心是,传说中艾萨琳距离永恒之井非常近。 现在也正是井驱使着他。虽然燃烧军团第一次是怎么进入世界的,克拉苏斯已经不太记得了,但是他仍然意识清醒,可以做出精确的假设。在这段时间里,井就是力量,这种力量不只是恶魔要寻找的,也让他们可以涉足那些被他们摧毁过的国度。 有什么地方直接靠近能量的源泉?那里一定是燃烧军团到达的入口所在! 他们在夜空中翱翔,克莱奥斯特拉兹在空中飞了很长的距离,争分夺秒。现在时间过得飞快,克拉苏斯担心宝贵时间的飞逝是世界无法承受的。 终于,龙叫道:“我们马上就可以看见艾萨琳了!你希望看见的是什么?” 克拉苏斯其实更希望的是,什么也没看见,但他不知道怎么跟同伴解释:“我不知道。” 前方出现了亮光,无尽的亮光,他皱起了眉头。当然,暗夜精灵会用些照明来进行夜间活动,但是现在这灯光也太多了一点。即使就像是艾萨琳这样规模的城市,都不会这样亮。 但是当他们两个靠近的时候,他们看见亮光并非来自火炬或者水晶,而是整个暗夜精灵首都熊熊燃烧的火光。 “城市着火了!”克莱奥斯特拉兹吼叫道,“是什么把这里变成了一个地狱?” “我们必须要下去。”克拉苏斯就说了这一句。 红龙下降了数百英尺。现在,细节都清晰可见了。色彩斑斓的精美建筑在燃烧,有些已经坍塌。雕塑花园和巨大的树窝都变成了柴火。 死尸遍布街头巷尾。 他们都被残忍地杀害,即使是老者、弱者或者孩子都未能幸免。很多人都是成群被杀害的,同时还有很多精灵纷纷被捕。除了艾萨琳的精灵之外,各种动物,尤其是那些巨大的夜刃豹,都被处死,死得异常无辜。 “这里发生了战争!”带翅膀的龙吼叫道,“不——不是战争!这是有计划的种族灭绝!” “是燃烧军团干的。”克拉苏斯自言自语道。 克莱奥斯特拉兹改朝市中心方向飞去。奇怪的是,宫殿的毁坏并不严重,事实上,宫殿中心的某些围墙还完好无损。 “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克拉苏斯问他的坐骑。 “几乎不知道,但我知道这片和女皇宫殿的围墙相连的地方,是属于上层精灵的,他们是最受尊崇的暗夜精灵,不知何故都负责为最高权威艾萨拉服务。” “再绕着飞一圈。” 克莱奥斯特拉兹照办了。细看近处,克拉苏斯的怀疑得到了证实。在巨大的灾难中,上层精灵居住的房子,没有被碰掉一个角,一点点也没有。 “西北面有动静!克拉苏斯!” “飞去那里!快!”

他不需要催促他的同伴,因为克莱奥斯特拉兹也和他一样急切地想弄清答案。这一点也不令人吃惊,因为他们本来就是一个整体,他们是完全一样的。克拉苏斯现在看见了龙的视野已经注意到的东西。一股涌动的浪潮,就像蝗虫一样,穿过整个城市。克莱奥斯特拉兹进一步降低,让他们两个能够辨认出每个个体。 对于克拉苏斯来说,这就像是回归地狱。 燃烧军团无情地穿越艾萨琳,所及之处,无一幸免。建筑物在他们的力量面前崩塌。高大残忍的恶魔守卫拿着他们的钉头槌和盾牌,在石墙间敲打出道路,也摧毁其他阻碍他们的东西。边上,盘旋着巨大带有翅膀的身影,他有着绿色的火焰剑、熔化的铠甲和裂开的脚掌——末日守卫。 当龙朝人群的前方移动的时候,克拉苏斯认出了猎犬模样的地狱兽,它们是军团的敢死队。它们好像特别活跃:不但竖起鼻子使劲闻着气味,而且还把不祥的触须拼命朝前伸。之后魔法师看见了军团抓获的俘虏。难民从市中心开始聚集起来,组成了一支绝望的队伍,穿过狭窄的街道。在他们的背后,是由全副武装的士兵组成的小分队,还有些穿着长袍的人,克拉苏斯相信那就是传说中的月亮守卫。 两者要相遇的时候,前面的月亮守卫想要施念咒语,但是他暴露了自己,受害人的名单上就又多一人。一只地狱兽向前跳跃,就站在了巫师的面前,它的触须以惊人的速度射出,吸附在咒语使用者的胸前,将他甩到空中。还没等有人——克拉苏斯和克莱奥斯特拉兹——上前帮他,剧烈扭动的月亮守卫就被吸干了魔法,剩下一具空空的干尸。 红龙怒吼了。克拉苏斯没有办法阻止他年轻的自己上前报复。事实上,魔法师自己被恐怖的记忆弄懵了。燃烧军团造成了太多的死亡,即使克拉苏斯影响到克莱奥斯特拉兹来这里,现在克拉苏斯也不会在意了。他试图避免对时间和历史有更多的破坏,但是现在的破坏已经足够了。 此刻,是报应来的时候了。 当克莱奥斯特拉兹扫清了排在前面的地狱兽后,他放出一股巨大的燃烧飓风。这火流不但吞噬了杀害巫师的那只地狱兽,也带入了很多后面跟着的地狱兽。呜呜声中,活着的地狱兽往后撤退,有一些被严重烧伤了。 克莱奥斯特拉兹马不停蹄,转而面向大队人马,第二股火流包裹住了前面的地狱兽,大部分立即被消灭。少数地狱兽在火焰中挣扎,但很快因为炽热的创伤而倒地。一个烧着了的地狱兽想要扑灭龙火,它跑进一栋建筑物,隐约希望这样可以减缓火势,但是也倒地了。纵然燃烧军团无法忍受龙的纯粹力量,但是这并没有让他们彻底失去防守能力。队伍上方,突然飞起一群末日守卫。克拉苏斯首先注意到他们,虽然他知道很危险,但仍然快速施念了一句咒语。 飓风击到了前面的恶魔,把他们甩回到队伍当中,末日守卫在那里乱作一团。 克莱奥斯特拉兹放出了另外一口飓风。 其中五个带翅膀的恐怖恶魔骤然跌倒,炽热的气流进一步攻击到后面的众多恶魔。 剩下的那些末日守卫重新编队。其他的都一下子飞到天上,数量翻倍。 克莱奥斯特拉兹渴望面对他们,但是克拉苏斯突然感觉到虚弱的苗头。就像阿莱克斯塔萨所说,他们俩差不多就是一个整体——但不完全是。他们的力量消耗比平时都要快一些,差不多要消耗殆尽。 龙已经飞得慢下来,也不再平稳,即便他没有意识到这点。 “我们必须要离开这里!”克拉苏斯坚持道。 “放弃打斗?不!” “难民成功地逃跑了,他们感激我们!”已经拖延了足够的时间,可以帮助暗夜精灵都逃散到比较高的地方。克拉苏斯有信心赶在燃烧军团之前。“我们必须把咒语交给那些可以做更多事情的人!我们必须要回到原来的路线上!” 这么说,让克拉苏斯自己很难过。在他心里,他很想烧死所有眼前的这些恶魔,但是眼下越来越多的恶魔飞上来。 随着一声绝望的吼叫,克莱奥斯特拉兹释放出了最后一股飓风,摧毁了三个末日守卫中的一个,把另外两个也甩了回去。红色的巨龙转身就飞走了,轻易地摆脱了燃烧军团,尽管他非常疲惫。 当他们再次飞回宫殿,克拉苏斯惊恐地看见更多的恶魔从大门口涌出来。大部分的暗夜精灵卫兵还非常困惑,然而,他们仍然站在那里坚守着城池。勇士们似乎对于眼下的绝望窘境全然不顾。 克拉苏斯以前曾经见过如此投入的惊骇脸孔。有些人在第二次经历这样的战争时,仍然表现出一样的恐怖举止。他们被恶魔日益增强的影响催眠了。燃烧军团之主迟早是要涉足于这片土地! 当这一切真的发生的时候,他担心世界将不会有未来……也不会有过去。 可怕的声响打扰了艾萨拉的休息。她下令演奏音乐,希望可以借此驱散噪音,但不幸的是,七弦琴和笛子也起不了作用。最后她起身,新的贴身护卫在她的边上,她优雅地信步穿过宫殿。她第一个看见的不是哈维斯,而是瓦罗森。卫队长单膝跪地将一只拳头放在胸口。 “我至高无上的女皇。” “我亲爱的队长,外面为什么那么吵?” 满脸疤痕的暗夜精灵抬头看了看她,掩藏了自己的表情:“或许把它展示给您看,会比较容易。” “很好。” 他为她引路,来到一个可以俯瞰主要城区的阳台。艾萨拉很少来这个阳台,因为她不想被公众看见,她更加偏爱她房间里那个奢侈的阳台看出去的景色,或许可以看见永恒之井的某个角落。 但是眼前的景色已经不再是女皇熟悉的了。艾萨拉的金色眼睛目睹着这幅城市的画面:建筑的废墟、无尽的火海和街头到处的尸首。她向右看,发现上层精灵的墙角还很完好。 “我需要解释,瓦罗森。” “参事告诉我,眼前的这一切都是一文不名的,为了更加完美的世界,所有不完美的都要被扫除。” “是不是这些考虑都没有经过哈维斯的评判?” “是在造物主最为信任的仆人、天界指挥官玛诺洛斯的命令下这样做的。” 艾萨拉曾经和她的参事一起,简短地和令人难忘的玛诺洛斯见过面,她为这高大的造物主的仆人所倾倒。 女皇点点头。“如果玛诺洛斯说必须这样,那就必须这样。我总是认为,在追求荣耀的名义下,总是需要牺牲的。” 瓦罗森低下了他的头:“您的智慧真是没有疆界。” 女皇用帝王般的沉着接受了他的赞美。她每天都要受到很多赞美,这是她生活的主要组成部分。艾萨拉看着眼下的大屠杀,问:“那么这会持续很长时间吗?造物主是不是也很快就要来了?” “他会的,我的女皇,据说玛诺洛斯称他为萨格拉斯。” “萨格拉斯,”女皇艾萨拉回味了一下这个名字,“萨格拉斯,确实是个适合神的名字啊!”她把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口。“我相信当他来的时候,我会第一个知道。如果我不能亲自在这里向他问候,会非常遗憾的。” “我个人也十分希望能够提前让您知道,”瓦罗森说着低下身,“请原谅,我的女皇,我还有些要事去做。” 她心不在焉地挥了挥手,仍然沉浸在眼前的情景以及神的真义之中。队长只留下她和她的贴身护卫。 在艾萨拉的脑海里,开始描绘一个梦寐以求的世界。一个更加伟大的城市,一座为她而立的荣耀纪念碑。它将不再像人们平时习惯地那样叫做艾萨琳,不,它就应该被叫做艾萨拉。对于女皇的家乡来说,这是何等适合的名字啊。艾萨拉。她自己默念了两遍,而且自己听得很陶醉。她应该早就做这样的改变,但是现在做也没有关系。此外,她又有了一个更加吸引人的想法。确实,她的脸异常完美,是民族的象征,但是还有更加荣耀、更加伟大的……很快他要来。 他的名字叫萨格拉斯。 “萨格拉斯,”她低声念叨,“萨格拉斯神……”一种近乎孩子般的微笑划过她的脸。“他的伴侣,艾萨拉……” 信使几分钟就来黑鸦堡一次。所有的信使都要见这里的主人,因为每次都有新消息。 每条消息对于拉芬克雷斯特来说,都一样可怕。 无论如何还是没有办法从暗夜精灵那里得到法力,就连他们这里最有经验的巫师也无能为力。另外,靠永恒之井提供源头的咒语力量也失败了,在一到两个地方还引起了不幸的结果。恐慌接连四处发生,而这些官员原本大可避免混乱的发生。 那些最为重要的地方,艾萨琳附近的地区,已经没有消息了。 直到现在。 被哨兵带进来的信使几乎无法站立。他的铠甲已经脱落破碎,身上到处都是血。他在拉芬克雷斯特面前摇摇晃晃,单膝跪地。 “给过他吃的和喝的吗?”贵族问。没有人可以回答,他朝门口站立的卫兵发了火。几秒钟后,有人送来了水和食物。 罗宁和其他人在那里等得非常不耐烦。他们已经从囚犯变成了某种无法定义的状态。不是同盟,也不是局外人。他选择在众人后面保持沉默。这样比较能够确保他的地位不再变成囚犯。 “你现在能说话吗?”信使吃了些水果,喝了半袋子水,拉芬克雷斯特隆隆地问。 “是的……原谅我,我的阁下……我之前实在说不动了。” “从你的情况看,很难相信你还能在这里。” 跪在他面前的暗夜精灵四下看看别人。罗宁发现他的眼睛已经瞎了。“我也觉得难以置信,我的阁下。”他咳嗽了好几次,“阁下……我来告诉你……我想……我们的世界要完蛋了。” 他最后说话的平静口气,反而加重了话语中的恐怖气氛,房间里一片死寂。罗宁想起了玛法里奥以前说过的话。开始了。甚至玛法里奥自己都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他只知道某些可怕的事情要发生了。 “你说的话什么意思?”拉芬克雷斯特向前倾靠,追问他说,“你从艾萨琳收到某些可怕的消息了吗?是他们让你传达这个重要的消息吗?” “阁下……我就是从艾萨琳来的。” “不可能!”拉图苏斯插话道,“即使是最好的体力,这段路途也要三到五个晚上,而且不能用巫术——” “我比你更了解到底是否可以!”士兵打了个响指,无视月亮守卫的地位,他朝着拉芬克雷斯特说:“我被派来求援。那些人把他们微小的力量都聚集起来,送我到了这里!他们可能已经死了。”他咽了下口水:“我可能是唯一的幸存者。” “城市,小子,什么城市?” “阁下……艾萨琳正在被毁灭,嗜血的恶魔正在蹂躏这个城市,就像恶梦一样!” 故事从信使的嘴里讲出来,就像是一个没有愈合的伤口。像很多别的暗夜精灵一样,首都的暗夜精灵突然莫名其妙地失去了几乎所有的力量,这令他们困惑不已。许多精灵来到宫殿寻求安抚。精灵越来越多,超过了一百个。 此时,宫殿里则涌出来一大批高大的士兵,有些带角的,有些长翅膀,他们都全副武装想要杀掉这些暗夜精灵。恐惧接踵而来,有人被逃跑的人踏伤了。 “我们跑掉了……我的阁下……我们都逃走了。我只能说从我那个方向逃出来的精灵,即便是最强壮的勇士也没能够坚持多久。 “那群恶魔跟了上来,抓住了那些跑不快的精灵。四散逃窜的精灵设法逃离这个城市,但是还是被恶魔抓住了。” 没有人打断他。没有人质疑他遭受到的混乱。从他的眼神和嗓音里已经获得了真相。 然后信使描述了他是如何来到这里的:一群月亮守卫和官员聚集在一起,试图商量出一些防御手段,必须要通知黑鸦堡。很多责任落到了士兵的身上。 “他们警告说,咒语可能不如计划的那样奏效,我或者被送到井底甚至是c城。”他耸耸肩,“我看不到什么别的选择。” 怀着巨大的紧张,咒语家们开始了工作。他站在他们的中间,而他们尽量将能量聚集起来。世界开始在他周围隐去…… 当他刚刚消失,他看见巨大的猎犬跳进了他们的集会。 “我就在距离这里不远的北方登陆……我的阁下……被打伤了但是还活着。我花了一些时间找到前哨基地,并得到了一匹坐骑,然后我就尽快赶来了。” 克制已久的拉芬克雷斯特突然向后滑去。“那么宫殿呢?宫殿……也毁了?所有人都被杀了?” 信使犹豫了一下说:“阁下,墙上有些哨兵。他们在大门没开之前看着精灵们,然后看着怪物出来,把我……我们都屠杀了!” “女皇绝对不会允许那样做!”官员突然说。其他的都点点头,但是很多人都没发表自己的意见。 对于这样的事情意味着什么,指挥官有着自己的看法:“就当我们相信是这样,那么,这一定是上层精灵干的。” “当然,即使是他们也不会如此精神失常!”拉图苏斯争论说,“是的,这些巫师都觉得自己比月亮守卫还要高级,但是他们和我们是一样的暗夜精灵!” “所以我们相信……但是他们的傲慢也太不着边了吧!”拉芬克雷斯特将拳头猛地砸向石椅的扶手,“让我们不要忘记上层精灵遵从参事——哈维斯的命令!” 罗宁听到了先前被提到的名字,但是现在重复这个名字让他感到晕眩。他靠着玛法里奥问:“谁是哈维斯?” 玛法里奥已经好多了,多亏了他孪生兄弟的帮忙。在布洛克斯的小小帮助下,他现在站在别人的边上。“他是个经常在女皇耳朵边上说话的人,是女皇最信任的参事,也是拉芬克雷斯特的对手。我并不怀疑哈维斯也被牵涉进来,但是他不可能未经艾萨拉的同意就做这样的事情!甚至是上层精灵也绝对遵从女皇!” “他们永远不会相信,”伊利丹说,“忘记它罢,现在!让他们认为是参事搞的鬼!到头来的选择还是一样的!” 虽然罗宁并不完全信任伊利丹,但是在这方面也只能同意这个暗夜精灵。 看来罪人已经被选出来。拉芬克雷斯特站在那里,对其他在场的人呼喊。他的幕僚们个个都戴上了头盔,好像立马就要去首都。 “所有的月亮守卫,所有具有能力的咒语家,要立即集合!把命令传达到每个军事单位,每个指挥官!必须组织抵抗力量!必须要控制这样的混乱局面!” 拉图苏斯面朝贵族:“必须恢复对井的利用!单靠手臂的力量不能对付那些怪物!信使怎么说,你都听到了!” 满脸胡子的贵族脸侧过去对着月亮守卫:“我希望手边能有点巫术,特别从你那自夸的命令中得到一些;但是,另外一方面,我们目前是有武装力量的,不是吗?” 伊利丹突然不顾他的兄弟和别人:“我的阁下,我或许可以帮上忙!我还有一些可以施念咒语的能力!” “太好了!我们需要!艾萨琳的仇一定要报,要把女皇从上层精灵手里解救出来!” 罗宁几乎不能忍受。他目睹过燃烧军团做的那些事情,即使这些就是他的过去,但是他仍然不能如克拉苏斯希望的那样忍受下去。 他的体内,仍然可以感觉到召唤魔法的能力,可以随意使用。“拉芬克雷斯特阁下!” 贵族朝他这里看,明显不清楚他想干嘛:“你要什么?” “你需要能够施念咒语的人,我毛遂自荐。” 拉芬克雷斯特看上去表示怀疑。作为回应,法师召唤了一个就在左手边的蓝色光球。他花了比平时多的功力,但并不足以显示他全部的能力。指挥官的怀疑表情消散了。“好的,欢迎你加入我们的队伍——”他的眼角余光,一定看到了拉图苏斯准备要反对,“特别是目前也没有别的人帮我们。” “如果那些切断我们和井的联系的咒语,都能被消除的话——” “这首先需要某些巨大的魔法……如果你能办到的话,月亮守卫,我们就不会有任何问题!” 听着他们在争论,玛法里奥的心更沉重了。这样打嘴仗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现在急需的是行动,但是拉芬克雷斯特倾向于使用魔法,而现在各种魔法都少之又少,那么前景就确实不妙了。除非—— 他瞪大了眼睛。或许他能做点什么。 如同他的兄弟和罗宁做的那样,玛法里奥朝贵族面前站了一步。拉芬克雷斯特用不信任的眼光看了他一眼。 “现在轮到你了?你准备提供魔法,就像伊利丹那样?如果你有那样的本事,我很欢迎,我可以不计较你以前犯的罪。”

本文由永利皇宫发布于永利皇宫,转载请注明出处:原则性之井,第十八节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