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皇宫-永利皇宫官网
做最好的网站

第二十一节,第二十五节

他进去之后的第一感觉,是没有了方向。里面要比从外面看上去的大得多。玛法里奥自己的住所正是被这个大房间压迫着。 上层精灵、士兵们挤在一起,他们都是从刚刚玛法里奥进来的门进出。他上前靠近他们巨大的脸,更加震惊。没有同情,没有仁慈——先不想这些,他飘向上层精灵工作的地方,看着他们努力把魔法和罪恶合成在一起。上层精灵表现得都不太正常。大部分看上去都很饥饿,身上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连站立都有些费力。但是他们都用眼睛紧张而急切地瞪着自己好不容易做出来的成果——一个凶猛的、搏动的缝隙。 玛法里奥开始注视缝隙的中央,但是又突然不得不闭上眼睛。短暂的窥视已让他足以感到里面巨大的邪恶。上层精灵并不懂得自己造出来的东西,这让他很吃惊。 刚刚从恐惧中摆脱出来,玛法里奥转而面对的是女皇的参事——哈维斯。 玛法里奥在暗夜精灵不安的眼球中,只飘动了几尺。他曾经听说过参事的人造眼球,这个有魔力的眼球是哈维斯自己要求换的。红宝石的射线穿过乌木透镜——透镜的黑色,就像是玛法里奥在魔法缝隙里感觉到的黑暗力量。参事站在那里,一种敏感的表情在他粗糙的脸上浮现。起先年轻的暗夜精灵还以为自己被发现了,当然只是他的一种奇怪想法。过了一会儿,哈维斯走上前去,穿过玛法里奥,走向上层精灵们,继续面无无情地工作。 玛法里奥花了一会儿工夫,才从不期而遇中缓过神来。月亮守卫和拉芬克雷斯特认为,哈维斯是造成外界恐慌的罪魁祸首。现在看见了哈维斯,玛法里奥才能够体会这点。他仍然觉得女皇也应该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这是要到日后才能证实的。 玛法里奥下定决心,朝控制咒符盾牌的军队走去。三个上层精灵巫师在它周围站立,但是他们好像只是监督它的运作,而不是主动去塑造它。他飘过他们,上前去研究咒符盾牌的细节。 它是一个技艺熟练的手工制品,一部分水平远远高于玛法里奥能够做到的。但是,他并没有花很长时间,就搞明白了怎么才能影响它,甚至消除它。 当然,这一切假设的前提就是,玛法里奥可以在梦境里做一些切实的事情。 为了尝试这种可能性,他朝着空气耳语了几句,跟它讲了一个简单的笑话。但话还没说出口,一阵微风轻轻地吹乱了一个巫师的头发。 这么做竟然能成功,这让玛法里奥震惊不已。如果他可以多这样做几下,完全够把咒符盾牌扰乱,而这正是月亮守卫想要的。 他盯着魔法矩阵的中心,看着它最为虚弱的连接点。 “这是一个愚蠢的尝试。”一个冷冷的声音说道。 玛法里奥本能地朝自己的肩膀后看去。 哈维斯在他后面看着他。 看着他。 参事拿着一块细长的白水晶。他的眼睛——可以明显地看到梦游的玛法里奥摇晃的身体。 一股巨大的力量将玛法里奥吸向水晶那里。他想往后退,但却没有力气了。水晶充满了他的视野……然后成为了他的世界。 从一个很小的监狱里,他往外看,一张巨大又面带嘲笑的暗夜精灵的脸。 “我突然有一个有趣的想法。”哈维斯像个医生一样说道,“你觉得,你要多久时间才会死掉?” 玛法里奥还没有回答,参事就简单地耸了耸肩:“我们走着瞧?” 说完,他把水晶放到了口袋里,也把玛法里奥投进了黑暗中。 他们来到外围区域,在那里克拉苏斯希望找到有问题的暗夜精灵。他不清楚自己怎么知道要找谁的,这个精灵就住在这附近。他猜想诺兹多姆留下了这信息,就是防止他陷入这样一个境地。克拉苏斯默默地感谢克莱奥斯特拉兹,如此周到地考虑到了搜寻中的困难。同时他的希望也重新燃起,这场灾难会很快结束,那样他和罗宁就能够回家了。 当然,前提是他可以找到罗宁。 没有立即找到以前的学生,他觉得很内疚,但现在平复了一些。他一直要找的一个精灵,被五种基本力量中的一种认出来,这种力量不管对于现在还是将来,都是必须的。当他确定这个神秘的暗夜精灵的方位时,魔法师想要去找罗宁,他亏欠罗宁的实在太多了。 克莱奥斯特拉兹突然慢了下来,渐渐地在朝树丛里降落。“这是我能带你到的最远的地方了。” “我理解。”任何相对靠近的暗夜精灵和当地居民都会注意到龙。 红龙降落了,然后低下头,让克拉苏斯可以下来。等他下来以后,克莱奥斯特拉兹观察了一下附近的情况。 “我们不会分开很久。最多一到两个小时。” 克拉苏斯并没有提及到多少一旦他离开他的年轻自己,这两个小时的战争会变成什么样子。 “我不想现在就放弃你,”克莱奥斯特拉兹回答说,同时收起了他的翅膀,“尽管你穿成这样。你可能忘记了我们种族是可以变身的,我会变成某种我们需要伪装的种族。” 龙的巨大体格突然闪闪发光。克莱奥斯特拉兹突然开始收缩,他的外表变得有点像人。 但是几秒钟后,他又变成了自己原来的样子,眼睛闪闪发亮,呼吸也急促起来。 “怎么了?”克拉苏斯无助地看着年轻的自己。 “我……我不能变身!那样的尝试让我很痛苦!” 魔法师想起了自己的反应:当刚刚来到这个时代的时候,他想恢复龙身却不能。现在克莱奥斯特拉兹遭受到同样的困难,就一点都不惊奇了。“别再试了,我自己去那里吧。” “你确定吗?我注意到,当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们两个的病痛都比较小。” 克拉苏斯内心既焦虑又骄傲,相信年轻的自己也看到了真相。克莱奥斯特拉兹知道为什么吗? 如果他知道,他就不会那么说。可是,克莱奥斯特拉兹说:“不……我知道你必须走。” “你会留在这里吗?” “我尽力而为。暗夜精灵也不是经常在这个地区出没,而且这里的树又高又大,容易隐蔽。如果你需要我,我会随叫随到。” “我知道你会的。”克拉苏斯回答说,因为他很了解他自己。 魔师告别了克莱奥斯特拉兹,开始了前往暗夜精灵聚居地的艰难行程。然而,就在他要消失在克莱奥斯特拉兹的视野范围之外的时候,龙轻轻地呼唤着他。 “你觉得你可以找到要找的精灵吗?” “我只能希望如此。”他并没有说,如果他没有找到怎么办,那么每个人都会难过的。克莱奥斯特拉兹点点头。 克拉苏斯靠城市越近——他离开龙就越远——他就越感到身体疲倦。然而,尽管他变得虚弱,但是瘦长的身体还是继续前行。那个暗夜精灵会出现在某个地方。克拉苏斯还不知道,当找到这个暗夜精灵后,他做什么。他只希望诺兹多姆或许留下了信息,并把它放在了他的潜意识里,需要的时候就会释放出来。 如果不是,那就要靠克拉苏斯自己的判断了。 这似乎要花费很长时间,但至少他看见了第一个文明的信号:远处的火把标记出了一圈围墙,或者,甚至可能是城市的入口。 现在最难的事情出现了。虽然他现在的样子多少有点像暗夜精灵,但是他们仍然会觉察出他是个异类。或许把斗篷拉到前面来一些,身体往前斜一些会好一些—— 克拉苏斯突然觉得在森林里他不再是孤单一人。 他们从几个方向过来,暗夜精灵们穿着大体相似的铠甲——就像那些早先抓捕他的暗夜精灵一样。矛和剑威胁地指向入侵者。 一个年轻、严肃的官员从马上下来,然后走近他,说道:“我是影歌!你是苏拉玛城护卫的一个囚犯!如果你投降,我们就会公平地对待你。” 没有别的选择,克拉苏斯举起双手让精灵绑起来。然而,他的内心,却对这次被捕颇为满足。现在他知道去城市的路了。 而一旦到了那里,他就要想法逃走…… 当罗宁要骑上夜刃豹的时候,豹子发出了嘘嘘声。他拉紧缰绳,希望这兽物知道要去哪里。 “你坐稳了吗?”伊利丹问他。 玛法里奥的兄弟已经成为法师非正式的护卫,伊利丹可能自己一点也不介意。他时不时地望望罗宁,好像要从他的一举一动里学些东西。无论什么时候,罗宁做什么事情,即使跟魔法没什么关系,伊利丹也非常留意。 罗宁很快就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在现存的种族里面中,他代表着最具权威的魔法之源。暗夜精灵非常傲慢,所以显然没有很好地认识到自己所使用的力量。的确,罗宁发现越来越难从自己的咒语中获得力量,但是还不像精灵那样无助。只有年轻的伊利丹跟罗宁能力相当。 我可以帮他。巫师罗宁决定,如果他想学,我会帮他学。无论罗宁个人如何看待玛法里奥的孪生兄弟,他看到了伊利丹的潜力。 他只希望这样的潜力在将来遇到燃烧军团的时候能派上用场。 他们骑马出了苏拉玛城,以最快的速度朝艾萨琳而去。罗宁离开的时候觉得有点恐慌,因为现在和克拉苏斯的距离更加远了,法师愈发觉得自己已注定回不到未来了。他只希望,温蕾萨和孩子无论生活在哪个时间里,都能过得好。 这当然是建立在会有将来的前提之下的。 拉芬克雷斯特尽全力夜以继日地行进,连夜刃豹都跑不动的时候,他才不情愿地喊停。 他们的队伍壮大了,沿途有其他精灵的加入,数量已经超过了一千,还有更多精灵陆续加入其中。拉芬克雷斯特希望在遇到敌人之前,部队的规模越大越好。他的想法和罗宁正好不谋而合,他清楚地知道恶魔力量的可怕。 安排妥当自己的行动步骤后,法师最终还是接近了拉芬克雷斯特,把所有自己能回忆起来的敌人信息全都告诉他。他解释道,燃烧军团曾经入侵过“遥远的土地”,破坏每一样东西——这些毫无疑问都是真的。罗宁还向贵族描述了那场可怕战争的进程,在把恶魔打败之前,有多少地方要被蹂躏。 然而拉芬克雷斯特到底会相信多少,这就不得而知了。但至少他把罗宁关于恶魔的描述放在了心里,并且要求士兵们调整战术,来对付恶魔的弱点。拉图苏斯和月亮守卫不知道,和地狱兽交锋将会出现怎样的情形,拉芬克雷斯特向他们保证,最精良的小分队总是在他们身边。而且他也肯定那些战士,会尽量先攻击地狱兽的触须,先把危险消除。 暗夜精灵指挥官很明显地意识到,罗宁说话多少有些隐瞒,但是他并没有逼问罗宁,因为有价值的信息都已经说了。他也觉得罗宁信心满满,势在必得。 尽管他们的力量在急剧增长,但是他们并没有慢下来。一个精灵,两个,然后是三个……罗宁施念了一个小小的咒语,就能像同伴们一样在黑暗中看清周围环境了。他快速调整到夜间的活动状态。然而他仍警觉地意识到,恶魔根本不在乎是在太阳底下作战还是在月亮底下。燃烧军团的战士会战斗到底。防守的一方白天的时候也应该准备好迎接他们。 当暗夜精灵靠近艾萨琳的时候,他们注意到一束怪诞的绿光照亮了前面的区域,这光似乎不是从幽暗的天空中散发出来,而是从城市里发出来的。 “是艾露恩!”一个士兵自言自语道。 “镇静,”拉芬克雷斯特命令道。他身体前倾,向前凝望。“有东西正朝这里移动,而且很快。” 罗宁并不需要问什么:“是他们。他们已经知道我们要来,所以想尽快遇到我们。他们从不浪费时间。燃烧军团活着就是为了战斗的。” 指挥官点点头:“我想先去周围侦察一下,然后看看敌人的情况。但是如果他们希望立即开战,我们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让他们失望的。听候号令!” 号角齐鸣,暗夜精灵的队伍分散开来,进入战斗阵型。现在,一支千人大军,身披铠甲的骑兵和步兵,看上去非常壮观。罗宁回想起了盟军,当他们准备和亡灵天灾作战的时候,同样让他感到恐惧。 他也想起了那天的阵线,是如何被入侵者摧毁的。 不会再这样了!他看着伊利丹。面对事实后伊利丹看上去信心骤减。 “不要在恐惧中迷失自己。”法师说。他知道丧失信心会造成怎样的后果。“你是有天赋的,伊利丹。我已经教了你两招,如何获得力量。我们确实和井切断了联系,但它的精华弥漫在土地、空气,还有其他地方。如果你知道怎样感知到它,那么你可以做任何事情,就像没有咒符盾牌的时候一样。” “我听从您的智慧教导,老师。”年轻的暗夜精灵幽幽地说。罗宁以前曾经听到过这个字眼,尤其是玛法里奥提及他的老师的时候,半神半人的塞纳留斯。他想知道现在森林之王在哪里。在这个时候,很需要他。 随后,第一个可怕的身影走进了视野,罗宁脑子里就只剩下活命的想法了。 活命……还有温蕾萨。 燃烧军团到处破坏,而且他们要进一步破坏,进一步伤害。地狱兽嚎叫着,身后的恶魔也集结在那里,看到眼前一排排的身影,快乐地吼叫起来。这里,更多无辜者将被杀害,更多的血会飞溅出来。 在一声令人胆寒的喊叫声后,他们向前进发。 拉芬克雷斯特点点头。“射手准备!”一个官员叫道。 超过一千把的弯弓对准了天空。 贵族将手高高举起,看着前方。恶魔群越来越近,他挥下了手。 箭像雨水一样朝敌人身上落去,就像一边飞一边尖叫的妖魔。尽管知道死亡也许就在前方,燃烧军团仍然没有放慢速度。 箭不断落下。 他们可能是恶魔,但他们还有肉身。第一排的箭几乎全部击中了地狱兽,有些地狱兽身上插了太多箭杆,甚至都没有办法平躺在地上。地狱兽们纷纷倒地。一两个末日守卫也从天上掉落下来。 但是燃烧军团的恶魔踩踏在自己人的身上,就好像没有看见一样。地狱兽们无视死去的弟兄,当它们靠近暗夜精灵时,垂涎、咆哮。 “该死!”拉芬克雷斯特自言自语道,“再来一次全体发射!快!” 射手们精确瞄准,又准备好了。贵族已经没有时间统一指挥他们发射。 死亡之箭再次杀向群魔,但是这次已经不那么有效了。现在,燃烧军团举起了盾牌,形成一个良好的阵型。“这些不单单是禽兽,”罗宁边上的一个官员说,“他们学得太快了!” 拉芬克雷斯特没理会他。“所有射手退后!在阵型中放置好火焰!枪骑兵!准备冲锋!” “我的阁下!”罗宁叫道,“我可以去吗?” “都到这时候了,法师,你做什么都可以!去吧!” 罗宁看着就要上来的恶魔队伍前的一块地方。他集中思想,用出魔法。比平时更费力些,但还是可以做得到的。 他的眼睛眯了起来。 燃烧军团面前的地面裂了开来,炸开了岩石,到处都是尘土。俨然像是一排重炮一样向恶魔袭来。好多恶魔守卫被炸到了天上,还有很多被埋在了巨石下面。有一块巨石落在一只地狱兽身上,压断了它的脊椎,就像折断一根小树枝一样。前进的大军被遏制了,他们相互乱作一团。 射手们利用这个机会,朝群魔又发射了一排弓箭。大量的弓箭落下,场面越发混乱。 暗夜精灵军团里一片欢呼。月亮守卫,有些嫉妒地看着罗宁。拉图苏斯朝他的随行巫师大吼,让他们赶快行动。 但是暗夜精灵巫师的法力看来远不及罗宁。降临在燃烧军团上方的能量圈时不时地变弱。有一大批恶魔倒地了,但是还有一些恢复了起来。

突然,感觉上另外两个人也在帮助他推挤。玛法里奥几乎可以想象泰兰德和另外一个在他的身边,吃力地推挤。瑕疵开始屈服了。一个微小的裂缝开始变大。当瑕疵非常轻微地打开的时候,一个极其微小的口子出现了。 这是你的出路!克拉苏斯催促他,钻过去! 玛法里奥的梦挤出了这个小小的出口。 当他离开了参事的牢房之后,身体开始变大,直到恢复成他原来正常的身高。这样的变化只是他自己以为的变化,但是他对此颇为满意,毕竟远比像昆虫一样被囚禁在水晶里要好。 现在……在你被发现之前……回到我们这里! 但是玛法里奥不同意这么做。他要完成他的任务,来拯救他的人民,拯救他的世界。咒符盾牌必须解除。 玛法里奥!泰兰德恳求他,不要! 他不顾他们两个,飘荡在角落里……然后停住了。哈维斯站在了房间的另外一头,注意力集中在那个黑暗的入口,恶魔经常从那里进来。似乎参事和入口潜藏的任何事物都融为了一体。玛法里奥战栗了,想起了哈维斯固有的邪恶。 现在的情形仍然对他有利。如果哈维斯盯着这个漩涡多看几分钟,玛法里奥就可以完成任务然后离开。 他朝咒符盾牌飘了过去,脑海里已经想好怎么去摧毁它。一些简单的变动,就已经足够了。 泰兰德和克拉苏斯已经不说话了。这要么意味着他们允许他这样做,要么……和他的某种联系已经被切断了。不管是哪种情况,他现在已经不能回头。 玛法里奥最后看了一眼哈维斯,然后凭自己的力量接近了咒符盾牌。他首先改变了咒符的内部组成——保证了他之后做什么,咒符都不会有反应。 玛法里奥现在召唤的,是世界的力量,自然的力量。他利用这力量把咒符重新组合,这种新的形式会否定咒符的目的,最终导致它的消失。 咒符盾牌动摇了…… 哈维斯立即觉察到出了问题。咒符盾牌发生了可怕的状况。 在入口处,萨格拉斯也感觉到了某些不对劲。 快找!他命令他的爪牙。 参事快速地周围寻找开来。他带有魔法的黑眼睛,盯住珍贵的咒符盾牌。——之前抓住的幽灵般的入侵者。 有人正在破坏咒符! “阻止他!”哈维斯吼叫道。 喊叫声扰乱了玛法里奥的行动。他设法恢复他的控制力,之后发现哈维斯正愤怒地指着他,叫嚷着让上层精灵和恶魔来抓住他。然而,这两者似乎都不能遵从命令了。因为他们不像参事,他们看不见玛法里奥的梦游,更别说是去抓他了。 但是哈维斯既可以看见,也可以抓他。当他发现别人都拿玛法里奥没有办法的时候,他自己朝玛法里奥冲了过去。人造的假眼放射出黑色能量,让玛法里奥觉得有什么东西正在朝他袭来,他本能地举起手,寻求空气和风的帮助。 暗红色的闪电投射过来,如果闪电都击中了年轻的暗夜精灵,那么肯会打死他的。然而几英尺的地方,闪电被看不见的障碍挡住了——可能是固化了的空气——而且还被暗夜精灵召唤的风给转移开了。 带着致命的精确性,闪电击中了入口附近的恶魔士兵。 恶魔像暴风中的树叶一样摇晃起来。几束闪电撞碎了墙壁,而有两束击到了在入口站岗的巫师。这样一来,又造成了一片巨大的混乱。入口开始起伏不定地收缩,就像是不规律地呼吸,疯狂地开闭。 上层精灵巫师拼命想把入口保持在自己控制之下。几个想要走过入口的恶魔,突然消失在身后的黑暗之中。 一个巨大的身影站在玛法里奥附近。这个巨大的恶魔,显然没有看见暗夜精灵。但是他摇晃着兵器希望打到什么东西。玛法里奥尽力地避让着兵器,根本没反应过来他对此免疫。 哈维斯已经避开了反过来打击他的咒语,但是现在参事又回到了骚动当中。从他的口袋中,他拿出了另外一块水晶。 “这块水晶,不会让你逃掉了。”带魔法的眼睛闪动了一下。 玛法里奥迅速地把身旁的恶魔,推到自己和参事之间。参事于是没有抓住他要的玛法里奥,而是把惊恐的恶魔给抓住了。野兽庞大的身躯在被吸入水晶之前,朝着玛法里奥的方向愤怒而无用地乱叫一气。 哈维斯咒骂着把水晶丢在一边,也不管里面恶魔的死活。他所有的注意力还是集中在这个鬼魅般的梦游者身上,只有他一个人可以看见。 “我的阁下!”有一个巫师哭喊道,“我们还是——” “什么都别做!保持手头的工作别动!入口必须保持开启,咒符盾牌也必须完好!我会对付这个隐形的入侵者!” 哈维斯说着准备再次施念咒语。然而玛法里奥并没有在那里等着他出手。他转身朝房间外疾走,看也没有看守卫的哨兵一眼,就穿过了外面的门。 狂怒的参事立即追着他出来。 “开门!” 守卫照着命令开了门。哈维斯冲出房间,走下了楼梯追他的敌人。 但是玛法里奥并没有逃到楼下,而是飘到了塔的一堵内墙里。在那里,参事没有办法看见他,这样他一直等到危险过去。 玛法里奥又回到房间里,迅速地飘向咒符盾牌。要在上层精灵有机会加固它之前,快速地破坏它。 然而,当他接近咒符盾牌的时候,一种熟悉的恐惧又回到他身上。玛法里奥浑身发抖地看着入口。 你是不会碰这咒符盾牌的……一个可怕的声音出现在他的心中,你是不想这样做的。你只是想侍奉我……崇拜我…… 玛法里奥努力不让自己向那个声音屈服。他知道如果说话的人有机会进入这个世界,那么每个人会遇到什么不幸。所有被恶魔释放出来的罪恶,和这个相比,都将会是小巫见大巫。 我……不会成为你的走狗!玛法里奥几乎是叫着说这话的。他挣脱了那个思想的漩涡。 他感觉到可怕身影的愤怒。邪恶除了跟他玩思想斗争的游戏以外,不能给他任何直接的影响。玛法里奥已经忽略了他。他只是想,失败对于他们来说意味着什么。 只是几秒钟之后—— 他梦游的身体萎缩了,突然被一种难以置信的痛苦破坏了。他头昏眼花,摔倒下来。 “别再玩了。”哈维斯站在门口,自言自语道。在他边上,几个守卫被搞得莫名其妙。他们弄不明白,哈维斯到底在和谁说话。 “差不多可以结束了!我会把你的精神撕碎,把你的精华散布在世界上,然后……我把你交给造物主,让他依照兴趣来处置你。” 他指着玛法里奥。 越来越多的燃烧军团,冲击着暗夜精灵的阵线。拉芬克雷斯特极力避免他的部下被冲散,但是他们还是继续往后退。 罗宁创造出了一个凶猛的攻城槌,直捣恶魔群,扫荡掉了好几个恶魔,还在他们的队伍中砸下一个大坑。这让恶魔在一个地方减慢了进攻的速度。但是在其他地方,燃烧军团仍然继续挺进。 罗宁听到了拉芬克雷斯特在某个地方的命令:“加强右侧!射手!打掉那些有翅膀的疯子!拉图苏斯,召回你的月亮守卫!” 也不知道高级巫师是否听到了贵族拉芬克雷斯特的命令。但是,月亮守卫还是在他们原来的地方。拉图苏斯站在最前面,指挥着咒语预言家们或是处理各种情形。罗宁扮了个鬼脸。年长的暗夜精灵对于战术一点概念都没有,他把那些本来就不多的力量,浪费在了隔靴搔痒般的攻击上,这还不如集中力量。 伊利丹也看到了这点,他说:“这个该死的老蠢材,一点都没有利用好他们!我带领他们可能还好一点!” “忘记他们,把注意力集中在你自己的咒语上吧——” 但是正当法师说这话的时候,拉图苏斯摇晃了一下。他紧紧抓住自己的喉咙,跌倒了下来,血从他的嘴里喷了出来。他的皮肤变黑,完全瘫倒,明显已经断气了。 “不!”罗宁审视了一下燃烧军团,他发现了那个恶魔巫师。 早先恶魔巫师也使用了类似的计谋,罗宁抓住几支箭朝他的身上投射过去。穿长袍的身影一闪,看着这突然的袭击,只是在那里大笑。罗宁认为他施法在他自己周围形成了一个防御的盾牌。 当利箭穿透了他的盾牌,也穿透了他的躯干后,艾瑞达停止了大笑。 “它并没有你想的那样强壮,是吗?”法师冷酷而满足地喃喃道。 罗宁再次转向伊利丹——但是发现他已经不在。他向四周望去,发现年轻的暗夜精灵伊利丹,正在发狂般地奔向月亮守卫。他们在缺少领袖的时候,看上去都六神无主。 “他怎么了——”但是罗宁没有工夫去担忧他将来的得意门生。因为他突然被难以置信的热量包围。他感觉自己的皮肤好像就要溶化了。 艾瑞达巫师已经把他看做是最后的威胁,确定必须要攻击他。罗宁设法召唤足够的力量来减轻热量,但是没有什么效果。渐渐地,他觉得自己正在被这种热量煮着。 他会死在这里,他永远不会知道他在战役中的作用,是否会让历史完好无损,还是完全地摧毁历史。 之后,罗宁身上的那些紧张压力几乎停止了。他本能地反应,用魔法全力抵抗剩余危险。他的视线变清晰了,最后将视线固定在了一个关键的恶魔巫师身上。 “你喜欢火焰?但我喜欢稍微凉快一点。” 巫师罗宁把咒语反过来投射在他身上,朝他发出一阵寒流。 罗宁看到严寒淹没了恶魔巫师。艾瑞达变硬了,脸色也转而苍白。他的表情扭曲,在冰冻中显得非常痛苦。 有一个恶魔守卫碰了一下恶魔巫师。这个冰冻身体就被打翻在地,敲打在粗糙的地面上,变成了一粒粒的冰块,散落在战场上。 罗宁试图屏住呼吸,看了看月亮守卫。他感觉到那个方向给他传来了帮助。当他看见伊利丹在带领月亮守卫的时候,他的眼睛睁得老大。年轻的暗夜精灵笑了,然后又转身回到了激战中。指挥着那些年老的巫师,指挥他们排成一排,将他们微小的力量放大。他提取他们的力量,由此来增加自己咒语的威力。在燃烧军团中间发生的爆炸,摧毁了那里的许多恶魔。伊利丹显出一种胜利的喜悦,也根本没有意识到其他巫师脸上的紧张。他已经全力利用他们的力量,但是如果他频繁地重复这样的步骤,月亮守卫会一个接一个地烧起来。 但是罗宁没有办法让伊利丹知道这点,而且事实上,他也的确不知道他是否应该试试让他知道。如果守卫们在这里跌倒了,还会有谁? 只要玛法里奥没有失败…… 玛诺洛斯高兴地看着战场,他的麾下横扫战场——不只在那些没有遇到抵抗地方,甚至在那些处处誓与燃烧军团拼死到底的地方。 他很高兴,经过努力,这场战役很快就要结束。这意味着为他的主人,萨格拉斯的即将到来铺平了道路。萨格拉斯会很高兴一切都以他的名义得以完成。他会很好地奖励玛诺洛斯,意味着恶魔在没有寻求阿克蒙德帮助的情况下,完成了这样一个壮举。 是的,玛诺洛斯会被好好地嘉奖,得到燃烧军团中更多的恩惠、更多的权力。至于帮助恶魔努力获得世界的上层精灵,他们会得到萨格拉斯的奖励,这种奖励以前只给予那些…… 最后的绞杀开始了。 玛法里奥以为已经用计谋战胜了哈维斯,但是年轻的暗夜精灵又一次做了傻事。当他明明会回到塔里去完成自己的任务时,凭什么认为参事会在楼梯和走道里找他呢? 这将是他最后一个错误。哈维斯是一个有天赋的巫师,他拥有来自井的力量。玛法里奥已经从他的老师那里学会了很多,但还似乎不够对付这样一个致命的敌人。 而哈维斯也同样意识到了这点。 然而,玛法里奥的脑海里出现了一个声音……不是来自入口的地方,而是来自于神秘的克拉苏斯,玛法里奥已经很久没有想到他了。 玛法里奥……我们的力量就是你的力量……就像你在水晶里做的那样,利用所有认识你的人的爱和友谊……从那些和我一样的人那里寻求决心。 他所说的,暗夜精灵并非全部感知到,但精华要义还是很明晰的。他感知到的现在不只是泰兰德和克拉苏斯,还有布洛克斯。这三个人朝玛法里奥开启了他们的心灵,他们的灵魂,给予他所需要的任何力量。 你是个德鲁伊成员,玛法里奥,或许你是你们种族中的第一个成员。你从世界和自然中获取力量,我们难道不是这两者中的一部分吗……所以也可以从我们这里获取…… 玛法里奥听从了命令……但只是不能及时这样做。 哈维斯施念了咒语。 玛法里奥的梦境留下的痕迹已经很少了。年轻的暗夜精灵举起手来防止邪恶的攻击,但是他没有寄希望自己的力量现在得到充分的显现。参事先前的攻击已经让他变得非常虚弱。但是咒语一次都没有打到他。攻击都被轻易地躲开,就像玛法里奥挥走面前的昆虫。 站起来!克拉苏斯催促他,站起来做应该做的事情! 他没有让玛法里奥和参事打斗。浪费时间是很危险的。暗夜精灵应该去做他已经开始做的事情。 玛法里奥试图要破坏咒符盾牌。 咒符盾牌已经被改变了排列序列。两个上层精灵在急忙调整它,但是他们脚下的地面突然垮了下来,石块好像按照玛法里奥的要求,不再拥有它们的自然属性,不再牢固。随着一声尖叫,这两个上层精灵在视线里消失了。 哈维斯愤怒地击打着玛法里奥,将某种蒸汽附着在玛法里奥的身上,试图压迫他。起先玛法里奥还努力挣扎,后来他结合了泰兰德、布洛克斯和克拉苏斯的力量,再次坚强起来,迅速召唤了一阵风来驱散了蒸汽。 但是当玛法里奥在对付蒸汽的时候,哈维斯趁机重新排列了咒符盾牌的顺序。然后转向他的对手,之后的意图很明显。 玛法里奥变得失望起来。最终,他要么失败,要么被迫逃走。某些事情必须要被改变,而且要快。 他快速地走动,但既不是朝咒符盾牌,也不是朝向哈维斯。 相反,玛法里奥现在面对着入口。 他再次召唤了飓风,这次要驱散的不只是一些蒸汽。玛法里奥别有意味地看着上层精灵,召唤来风显示它的威力。 在圣所内,巫师们突然发现自己被一阵狂风袭击。其中的三个被甩到了房间的另外一边,重重地撞在墙上。当他们掉下来的时候,又一个巫师被甩了过来,撞在他们身上。其余的巫师都弯下腰,以免被飓风刮到。然而,尽管没有更多人落下来,很明显那样的损失对于生还者来说,已经是个打击,入口已经开始闪光,而且萎缩。玛法里奥感觉到的邪恶减少了。一双炽热的手突然从背面抓住了玛法里奥的脖子,掐住了他。之后他们进入了玛法里奥的梦游之躯,就好像进入他的肉体,这引起了他的尖叫,尽管叫得很响,但是只有攻击他的人可以听见。 “造物主的力量与我同在!”女皇的参事用满足的口吻吼叫道,“你不是我们两个的对手!” 玛法里奥感觉到入口再次传来的邪恶。虽然邪恶试图将他扔向上层精灵那边,但还不是非常有力,还是增强了参事已经很可怕的力量。要抵御这样的力量,玛法里奥从其他三个伙伴那里获得的力量,还是不够。 泰兰德……他没有尝试召唤她,只是生怕以后可能再也见不到她了,也没有办法在她身边了。 克拉苏斯的声音再次充斥了他的脑海,勇敢一点,德鲁伊成员,现在这里还有另外一个等着呢。

本文由永利皇宫发布于永利皇宫,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二十一节,第二十五节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