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皇宫-永利皇宫官网
做最好的网站

埃及考古学家

1922年11月1日星期三在怎样才能最好地将绳索从300英尺的悬崖上安全吊起来的问题上,我和艾哈迈德很久未能达成一致。他声称有打结的专门技巧,但也夸奖了我上肢的力量,他还说,像先知升天一样随意发泄自己的欲望是违反穆罕默德教义的(这倒是我第一次听说,不过他却非常固执)。教义就是教义,但伴随着心跳激荡耳膜的声音,我还是把自己吊在了悬崖下方100英尺的空中,我的4位工人毫无用处地站在上面,傻呆呆地看着我跌跌撞撞地痛苦地向下移动,直到我到达了第一个裂口处,我踩在一块突出的岩石上,却发现前面的入口处什么都没有;阳光能照亮这个裂口的后墙,证明它不过也就四五英尺深。里面没有题字,陶器碎片,密封的或者秘密的门。我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让自己相信这一点,拂过每一处可以碰到的表面,用一根长金属棒敲打墙壁并要查看是否有哪一处比其它地方经得起敲打,也许我是踏进这个裂口的第一人,或者在继中世纪的隐居者之后(如果他们认为这个栖息之地因太孤立而失望,我完全可以理解),或许是古代的古墓建筑师们想尽了各种可能性,然后对着另一处不尽如人意的裂口无奈地摇头。第二天的上午就这样过去了,又是一个凡人的一天。我爬上了悬崖顶,这是最费力的活儿,最后累得我只要发现有落脚的地方就会停下来休息,手臂累得抽搐得厉害,当我一爬上来就马上把灰尘吐出,而这时艾哈迈德却躺在一边,悠闲地抽烟,他临时搭起了遮阳棚,用木棍支起展开的狮身人面像饭店的床单(印着秃鹰、狮身人面像和眼镜蛇的标志)。我责备他的懒惰并让他为我准备午餐,然后我们就在浅黄色的阴凉处分享食物。阳光直射在床单上并且使我们的身体与床单之间形成了较暗的阴影。“狮身人面像饭店,”冷漠的艾哈迈德用英文说,“杰克,你是个乐观的挖掘者,是吗?”“你在哪里学的英文?”“我不会说英文,”他用英文回答。“Digger是澳大利亚士兵的一个术语。”我解释道,“我是英国人,所以这个术语对我不合适。”“我讨厌澳大利亚人,”他镇定地说着英文,“他们是这场战争中最差劲的,比其它国家的都差,甚至连土耳其人都比不上,他们让每个人受连累。你们英国人,是的,你们惹麻烦,而法国人会让人看不起。”艾哈迈德继续争论着:“美国人,我不了解他们。但澳大利亚人,真是耻辱。”他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毫无表情,手抚摸着太阳穴处的发髻。听到一个当地人诉说心中的抱怨和怒火,是一件古怪的事情。不理解和些许担忧会让他们情绪激昂,但对于西方人来说,他们是不可理解的。比起艾哈迈德自己,我其实更了解他那些在古代的祖先们,但他的祖先们是他们自己的主人,并不受外国势力的保护。为了让他打起精神,我向他描述了阿托姆-哈杜和他的王朝。他点点头,似乎理解我跟他讲述的事情的重大意义,似乎心中涌动着一种自豪感,因为这些都是他的人民、他的历史。午餐过后,我再一次跳下悬崖,在悬崖顶上我最后一眼看到的是艾哈迈德生气的眼神,他再一次确认了打在岩石和柱子上的绳结安全无误。这次我下到了一个比第一次低出10英尺的突出岩石上,但我却发现了更有希望的东西,这个裂口可以肯定是镶嵌在峭壁上一个隔间的入口,大约在里面25英尺深的暗处开始向右转弯,所以即使是一只盘旋在裂口处的小鸟也不会看到这个隔间到底有多深,我的心开始剧烈地跳动起来。于是,我解开绳子,从入口的边缘看进去。我惊奇地发现这竟是七年前我和马洛维找到片断C的地方的正上方。这个隔间绝对是人造的,就像阿谢普苏未完成的墓穴。但是,尽管我花了大约四个小时来触摸岩壁的上下左右,就像一位喝醉的剑客用测试棒胡乱地戳来戳去一样,然后我又用手电筒照遍了几乎岩壁的每个角落,我最后得到的结论是它只是一个废弃的洞穴:古代的一位坟墓建筑师在这个墓室里开始他的工作,但却发现了他不喜欢的东西,或者国王在最后一秒钟改变了主意并选择了一个漂亮的金字塔取而代之。还有很多像这样的潜在的失望之事在吞噬着热切者的希望。太阳尽管仍旧酷热难耐,但很快就要落山了,我再次系紧绳索,然后朝上面叫喊着艾哈迈德让他拉我上去,但一次次叫喊并没有得到回应,我自己奋力向上攀,尖叫并喘息着,手掌的皮也被磨破了,经过痛苦的努力我终于爬上了崖顶,却发现那里已空无一人了,我收起装备,叠起床单,整理好满是污垢的炊具,然后独自一人下了山,找到了一群套着马具的骡子。但所有的工人却都不见了。现在是第二天快结束的时候,我坐在特里利普什别墅的灯光下,手里拿着费那苒发来的滑稽可笑的电报(可能是由于未搞清公历的概念:钱?现在寄钱还为时过早,到现在为止,你所有的钱都是怎么花的?祝好运,费那苒)我可以想见阿托姆-哈杜正在为他必须面对的古墓的矛盾之说费尽心思。我可以想见他会派一个侦察兵前来德尔巴哈里查看峭壁表面,并向他和资助小组汇报可能的位置,这个侦察兵也许来到了我今天看到的那一个裂口。或者,当我更多地思考阿托姆-哈杜古墓的独特位置时,也许根本就没有什么侦察兵,因为我们必须记住:我是整个埃及的国王,太阳神之子,霍鲁露斯的精神,尼罗河的主人,每次盛宴的东道主。每个女人的情人,每个男人的上帝,每张钞票、每寸悬崖、每只野兽的神。——第二十三首诗,出现在片断A和B上。考虑到自尊及隐私的需要,他会信任一个侦察兵吗?或者国王自己会屈尊独自或与可牺牲自己的陪伴者在这些岩石附近徘徊?他看到那些与世隔绝的裂口了吗?他想到派遣可以随意使用而又被割掉舌头的奴隶们爬进去判定它们的可用性吗?这一天是这样继续的,我的工人们发现我全副武装地等在骡子旁边并准备把他们大骂一通,但艾哈迈德却特意用阿拉伯语通知我,在悬崖绝壁上继续查看时未发现任何东西,工人们继续向前查看并亲眼看到了卡特和温洛克的挖掘地点的活动,这就是艾哈迈德下山并把我自己吊在那里的原因。“让他的主人揭开这个秘密吧。”他用英文补充道,依旧面无表情,真是个让人头疼的人。我们沿平常的路线回到尼罗河岸边。跟工人们说再见后,我留下了艾哈迈德归还的骡子和存储装备,继续沿渡口码头的方向向前走,但在路上却偶然碰到了霍华德·卡特。他正领着一队装载着铁铲、杠杆、过滤器和其它工具的马车,恰似卡纳冯伯爵的纵酒狂欢。他不断向队伍发出命令,他那带着些许口音的阿拉伯语,却传达出像他用英文展示的同样高贵的语气。尽管急于返回并进行晚上的工作,但我发现自己仍沉浸在与卡特的谈话之中,跟他同步走在一起。这是他今天的最后一趟任务,把设备拉到山谷开始他第六季毫无意义的探索——一种挑战,近乎疯狂。“祝你好运,”我鼓励他道,“不要失去希望,老朋友。”但他对此却态度冷淡,的确。但我从他的一个当地雇佣工那里听说,他今年的计划是挖掘从拉美西斯六世古墓起始的一段长条状地带。滑稽的计划,但如果卡特所做的只是出色地将沙漠翻转过来,那么当农民无休止地将肥料倾倒在土地上时,每一颗谷粒都会有机会看到太阳。阿托姆-哈杜登上王位时的埃及:阿托姆-哈杜是在混乱时期登上王位的。当时王位正逐渐被削弱,正在等待新鲜血液和新的领导。得到永生的国王们留下了不确定的远亲继承人,懦弱的侄孙女将整个国王陷入了动荡之中。王室的财富渐渐减少,为未来准备的财富大部分都被挪用来满足当今的需要或者消遣。内忧外患动摇着王朝的基石。在这个动乱的年代,有一位首领出现了,一个最后的英雄。但我们究竟知道他多少呢?我们从他的《训诫》诗文中了解了更多的东西:他是第十三王朝的最后一位国王,他觉得他的死亡就意味着埃及的死亡。我们知道他只相信一个特别的顾问,那就是他的“慷慨之主”。我们还知道他对爱情和暴力拥有同样不可平息的渴望。我们还知道其它的一些事情。但是,他站在那儿,面对着尼罗河,想象着他的王国即将灭亡,就好像希克索斯的侵略者们已逼近了他们位于底比斯的首都,不难理解他当时的感受,这个计划不朽的将死之人,王国即将灭亡的国王,没有继承人——毫无价值可言的礼物的接受者,所有这些他的祖先们仅仅把它们当作是肯定可以抵押的未来。但是,未来也是不确定的,在具体的某一天,在某一特定的日期里,未来就会从沙漠中消失,而阿托姆-哈杜则会被单独留在那里,同时在下一处悬崖的上方,不知从哪里又会出现1个、2个、4个、10个、50个、100个、1000个,甚至10000个长矛的尖端刺向空中。

1922年11月11日星期六笔记:将引语变为1922年11月11日!到24日就整整13天了。日志:今天我们的脸上都堆满了微笑。就当我正要改变策略时,世界在我们面前点亮了一盏新灯,使我们见到了前所未见的东西。现在已是深夜,而且我正在阿托姆-哈杜国王古墓的外面,在星空下的帆布床上写日志。我已经派艾哈迈德去给费那苒发去电报并为我喂猫。我仍沉浸在因即将到来的胜利而激动不已的心情中,尽情地品味现在每一刻的喜悦——该从哪里开始说起呢?让我们忽略现在的月光,让时间回到今天的黎明时分。上午,我是在查看最后几个裂口的两个裂口中度过的。实际上,在悬崖顶端时,我被迫缓慢地爬下去以免被下面的山谷里的人发现,整个山谷现在到处都是盲目而又极具破坏性的挖掘场面。我留下艾哈迈德在上面保护绳索,而且让两个工人在盆地里开始查看有软土覆盖的地面,并让其他两个工人仍沿小路仔细在峭壁表面搜索。这次,我的直觉是正确的。午饭过后,我下到了今天的第三个裂口处。感觉这次也将徒劳无获,更糟的是,我错误地估计了接触裂口表面所需的绳索长度,这时才痛苦地发现我只能爬上顶端然后在明天买到更长的绳索。在上爬的过程中,我还在责备自己因准备不足而造成的失误,此时我听到了下面的白痴们的叫喊声,但我早就告诉他们要保持安静了。同时,我的手上又爆开了两个水泡,这让爬行更加痛苦难耐。我叫喊着希望艾哈迈德能来拉我一把,但结果是可想而知的。我朝下一看,看到四个工人都聚集在我下方200码的一个地方,他们显然无视我的存在。在我向上爬的过程中,还磨破了手掌上的旧皮,然后抬头看一直未露头的艾哈迈德,又朝下看了看显然没在工作的渺小的工人们。我先停下来休息了一会儿,然后又继续向上爬,全身刺痛。最后,我终于爬上了崖顶,但仍没有发现艾哈迈德,于是,我沿着小路跌跌撞撞地向下移动。结果发现,艾哈迈德早已走下来,正在观察工人们的兴奋表情。等我到达下面的时候,至少45分钟已经过去了。我根本没有时间考虑他们在下面等了我多长时间!我们发现了什么?上帝,我们发现了什么?其中一个工人——我不记得他的名字了,通常他们要是两个人站在一起,我都分辨不清哪个是谁,也许他们是兄弟——在与峭壁表面齐眉的地方,他们发现了一小块光滑而发白的岩石,它比峭壁表面的石头和泥土多陷入了几寸,而且这里距我和马洛维发现片断C的地点也就不到100英尺。但奇怪的是,当他们发现它的时候,这块形状和大小如同拇指般的平滑长方形岩石被不规则的褐色尘土与石头包围着,而且很牢固,只有在敲击的情况下才会碎落。这简直就像前几次出现错误警告时的情景一样,当我到达时,他们已经大胆地试图确认他们的发现了,敲击褐色的峭壁表面,用一个金属杠杆撬起这块石头,他们已经划过石头表面的痕迹并使它的面积扩大了三倍,他们违反了我不在时不允许接触任何东西的规定。我要艾哈迈德再次向这些人解释我的规定;如果发现被破坏,我就不给奖励。我用放大镜检查了这块石头并发现在它的上面似乎有规则的图案,尽管考虑到了工人们杠杆造成的划痕,但我仍不能确定。白色的岩石无疑与它上方一英尺处的石头有完全不同的表面,所以如果它很巨大,那么它只能向下延伸,但它的表面没有显示被腐蚀的质地。我派工人们到骡子上取来了铁铲和毛刷,我开始小心翼翼地工作。“是它吗?很可能吧?”艾哈迈德说,这还是他第一次对此显现出真正的热情。晚餐和黄昏没有延缓我谨慎工作的进展。值得赞扬的是,艾哈迈德和我的工人们甚至在太阳落山的时候也没有离开现场的意思,但是确实难以了解他们的想法,因为他们的阿拉伯语在过去的一个星期里变得越来越难以理解了,俚语和模糊的语音似乎将替代正式的表达法。我所使用的是大小从半寸到一英尺多的各种专用凿具和毛刷,我的工作稳步进行,就像外科医生在做最需要谨慎处理的手术。尽管我有想使用重锤和炸药的冲动(就像早先的同行们在几十年前所做的一样),但我们的责任不仅要保存好它的内部结构(赶紧把它送给博物馆或者私人收藏者),而且还要看每个东西的最初环境,然后制图。请注意:我们从来不知道我们自己会有多粗心。我们不会知道由于匆匆毁坏了无价值但却有意义的一堵墙而使我们永远看不到伟大的杰作。保留每一块石头和碎片,在移动任何东西之前要记录每一块砖与其它所有砖的关系:这就是区别专业人士与盗墓者的地方。所以我在描述这一伟大时刻时拖延了时间,急切的读者们,这都是为了你们,这让我们感觉到了创造的激情和奇异的时光隧道。在发现的这一刻,时间好像也兴奋了起来,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各个方向流淌,直到太阳升上天空,就好像刚开始一样,你的工作将永无止境;你可以计算自己的呼吸;你可以想象在这扇门的后面将看到什么,带着最具体的细节(因为这是一道门,是的,我会让它显示更多);你可以想象每一副金手镯、皇冠、镶嵌着珠宝的袍子、雪花石膏制的石棺、方解石盖子罩着装有国王尸体的罐子。还有不止这些:一个人可以看见在你生命最后一刻的变化,将在婚礼上穿的你喜爱的礼服、当他叫你起来时你脖子上闪光的金项链。一个人同样会知道再向前走一步会是什么样吗?尽管他不知道走这一步需要多长时间:那个瞬间是什么?粉碎的水晶碎片将成为永恒,成为现在与即将——得以——澄清的过去和既定的不可避免的未来之间的桥梁,是吗?11月12日上午10时4分将会是这一时刻吗?会延续到让我的朋友们怀着喜悦和爱的心情大声叫喊的下午4时16分吗?谁将跟我一起窥视这反射着金子般光芒的黑暗呢?诗人、作家还是观光客?让学校的小男孩在画板上练习画阿托姆-哈杜漂亮的皇家标牌,而且必须在开学第一天就背诵我们国王那充满灵感的第七首诗:当我们打败敌人或者命运,我们召来了几十个女孩她们匆忙地奔向我们,阿托姆-哈杜的长袍解开了。她们赤裸着为我们跳舞,她们的Rx房非常坚挺阿托姆-哈杜的颈部皮褶能膨胀得像眼镜蛇一样,要一跃而起。今晚,我可以高兴地和我的国王以他喜欢的方式一起庆祝,我不能,因为我美丽纯洁的未来女王在远方等待着我,我嫉妒的情妇——科学——却要求我躺在行军床上,用装饰有眼镜蛇、秃鹰和狮身人面像的床单盖在身上,并保护我的发现不被土匪破坏,而且如果消息一旦传了出去,嫉妒的同行们肯定会来参观,或者我不知道现代埃及劳工的自然判断力。但当他们来时,他们会发现我带着一把左轮手枪或者默默的微笑。啊,这滋味真是太美了!卡特的挖掘方式并不是我的惟一选择;我充满激情的性格比他的自大要强上万倍。我的故事说得太远了。时间,正如我所说,也会开玩笑。所以,工人们第一次发现时的图形如下:表面的土有一英尺或者更厚,非常坚硬。但经过几个小时的凿击、拂拭和过筛后,我们发现了一扇门,大约有5.5英尺高,3英尺宽(一定要让艾哈迈德买把尺子测量一下)。它是在峭壁旁小路上面三分之二高处被发现的,有三分之一在它下面。在挖掘一段时间后,我们发现:一定要在发喜报后准备好照相装备。入口绝对没有被动过,也绝对无法进入。盗墓者从没有打开过这扇门,而且后来的当局也未曾碰过它。它已经有3500年不见天日了。另外,更重要的是,它没有被“密封”。也就是说,在这扇石门上没有迹象显示皇室的标牌或者是其它标志,也没有暗示专业古墓守护者地点的标记。这可能在和平时期有些奇怪,但考虑到我们对阿托姆-哈杜生命最后几天的了解,这扇门原始的纯洁是确认他的进一步证据。无论是谁关上了这扇门,他肯定已得到了指示,不要在它的外部做出任何标记来确认它的占有者(这样来证明他的身份,我的解释准确无误)。当然,如果今晚是在阿托姆-哈杜的古墓外写日志,他安息了,在第十三王朝的最后时刻,在所有文化、宗教、生活、埃及、希望和时间等一切的终点。差不多100年之后,第十八王朝将会从第十三王朝的废墟中建立起来并光荣地复兴埃及,阿托姆-哈杜死亡之时也就是希克索斯的侵略者们宣称自己成为一个难以理解的王国的国王的时候,他们像野蛮人一样玩穿盛装的游戏,他们弄脏了神庙然后来敬拜鄙视他们的神灵。没有理由为埃及的最后一位国王阿托姆-哈杜的古墓上封上官印,也没有理由吹嘘他的存在。如果卡特能够找到古墓,它的上面将会印着类似“图坦在这里安息”的象形文字。阿托姆-哈杜的墓门没有记录而且被迅速变干的泥土覆盖着,国王肯定未浪费片刻便匆匆地来到了地下世界。我查看了这扇门的四周,发现它被牢牢地楔入峭壁岩石中。门似乎至少有一英尺厚,而且应该是结实的大石块,所以明天的工作量会很重,或者只要我们正确来操作,就像卡特将要做的一样,让那个不幸的老家伙得到他应得的吧。当我睡在阿托姆-哈杜的天空下守卫他时,艾哈迈德和工人们被赶回家准备一系列重要的工作。我希望能够模仿古代的国王们并把这些工人的舌头都割掉,然后指望他们不会写字。但工作还是要进行下去,我一个人不可能做完所有的工作。明天他们就会返回,带着绳索和骡具,转开墓门用的金属辊子,铺着厚垫的手推车,以及在将车推回我的别墅时遮盖车上物品的帆布。通常的做法是,我会联系古物管理局让他们派一位巡查员来监督正式的开墓仪式以及挖掘和清理工作,并将处在我的特许权地区范围内的古墓记录在案。但是,由于我仍未拿到拉考的特许权,所以有点不知所措,我感到没有别的办法而只能独立继续我的工作,直到我知道我将从他们那里得到什么帮助。当那个时刻到来之际,我会回到开罗并亲自告诉他们我所发现的财宝。我将完成一些文书,上交一些罚款,然后等待他们的答复,而他们却在那里窃笑并且轻轻地拍拍我的手。我看到他们舔着嘴唇听着我说古墓的位置,并听到他们说将温洛克的部分特许权分给我,以供特里利普什探险时进行挖掘和实验的需要。明天我们就要打开古墓了!电报。卢克索致波士顿的切斯特·克劳弗得·费那苒,1922年11月11日下午5时58分。慷慨之主:我们胜利了!发现属于我,也属于你。请确保在22日汇钱过来。小数额的延迟会危及到整座金山。特里利普什。

本文由永利皇宫发布于永利皇宫,转载请注明出处:埃及考古学家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