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皇宫-永利皇宫官网
做最好的网站

凤舞九天

说了!小五终于鼓尽最大勇气,说出这句深藏在他心中多时的话!然而,一直暗暗倾慕凤舞的龙袖,能够在此紧要关头成人之美,又何尝不需极大的勇气? 凤舞万料不到,小五竟在众人面前,无限深情地对自己说出这句话,当场为他的勇气一呆,一股浓浓的爱意亦迅即由她心里冒起,她多么想立即上前拥抱他! 然,这股感觉很快便一闪即逝,她不得不将这份感觉强按下去! 因为,小五极可能会是无名,无名却早已成亲,她绝不能让他喜欢自己,否则即使她今日能为小五解除穹天之血及天魂劲的毒,也不能解开她留给他的——心结!一念及此,凤舞对小五纵有无限感激,一张脸还是未有动容,完全未有泄漏半点蛛丝马迹,她故作淡然的道: “小五,你对我的深情,凤舞真的不知该如何感激,可惜……” 还有可惜?凤舞到底想说什么? “可惜,我千辛万苦为你找天一神气,只为对你所作的承诺,除此,我根本没有其他原因!” 没有其他原因的意思:亦即表示凤舞根本并非因为喜欢小五才会救她:她为他所干的一切牺牲,全因为她要守诺而已。” 自己一片深情被凤舞出言婉拒,小五却并未有无地自容,相反,他的目光仍无比坚定,道: “凤舞!想不到到了这个地步,你还要否认自己的感觉,但无论你如何掩饰自己,我亦明白你是为我设想!” 凤舞真不知该如问再答小五,她唯有继续佯装无动于衷,答: “小五你怎样想,我恨本无权阻!对我来说,眼前只有一个心愿来了,便是尽力将你救离险境,就是这么简单!” 一旁的紫心曾以为凭自己的美貌,势必可攫着小五的心,此时见小五勇敢地向凤舞表明心事,益发妒火中烧,不由目露凶光地笑道: “嘿!”一个脸罩血膜,一个满脸紫黑!丑男配丑女,可真是天生一对!” “小五,既然凤舞始终不认自己喜欢你,就让本小姐大发慈悲,给你们一个……” “试练情真的机会吧!” 此言一出,赫听“铮”的一声!紫心竟抽刀疾劈小五! 她既然无法得到这个男人的心,亦决不让其他人得到他!好一个毒如蛇蝎的女子! “小……五!”眼见小五命在眉睫,凤舞不由高呼,同一时间,亦乘势在其父凤玉京背上的箭囊抽出一根利箭!” 只因凤舞囊内的“凤舞箭”早已用尽,她必须——借箭! 但听“唆”的一道破风之声,凤舞的箭竟然后发先至,及时制止了紫心劈向小五的刀! 然而,凤舞虽及时救着小五,但,她还是太低估紫心那颗歹毒机心! 紫心刀劈小五的这一着,其实并非全为妒火,亦为了…… 分散凤舞的心! 就在凤舞一箭刚发同时,一条魁梧的人影蓦然无声无息在其身后出现,接着便是“噗”的一声!那条人影竟一剑抵着凤舞咽喉! 那是一柄剑身极为优美、散发着君子正气的…… “陇……山……君子剑?” “万……城?”软倒一旁的凤玉京及玉聆见状,已不由失色惊呼! 是的!这个乘凤舞分心突然偷袭的人,正是十大门派其中一派的掌门—— 陇山君子剑“万城”! 变生肘腑!凤舞、小五、龙袖甚至凤玉京夫妇亦势难料到,在武林素有君子剑美誉的“万城”,竟会助纣为虐,更向一个年仅十六岁女人乘偷袭! 可是,已经将君子剑抵着凤舞咽喉的万城,面上却并无半点汗颜之色,反之更在流露着一丝贪婪笑意,道: “呵呵!我知道你们一定在奇怪我为何会这样作?就让我告诉你们,老祖兄已答允若我助其将天一神气弄到手,会将其一分为三,其中一份更会送给我作为报酬!” “虽然我知道天一神气在女体之内会发挥得更淋漓尽致,但不要紧,万某除了几个儿子,还有一个女儿啊!嘿嘿……” 说来说去,所有人都是利欲熏心之徒!即命名不贪图金银财帛,亦渴求更我的功力名利! 面对如此令人失望的江湖望族,凤舞等人还有何话说? 但听君子剑“万城”又再狞着续说下去: “凤舞你这丫头!你今日能被我的君子剑抵着咽喉,总算是你几生修到的福!寻常人家还真的没有这份福气!” “不过,若你再不乖乖将手上的天一神气交出,就可别怪我的剑不再君子,剑下无情啊!” 万城并未有将凤舞一剑了结,是缘于恐防凤舞在猝死之下,会将手上的天一神气一把捏毁,与神气玉石俱焚,那时,他们便会功亏一簧! 然而,凤舞岂是省油的灯,当然明白若自己将天一神气交出,那不但自己会死,甚至小五、龙袖及其父母亦劫数难逃! 但,若她不交出天一神气,她又能够怎样?她,到底要如何才可救众人脱险? 即命名她愿意牺牲自己的性命…… 凤舞一双眼睛遽地闪过一丝灵光! 她突然斜望万城,道: “好!既然我们已全被你们所制,亦知反抗无用,如今我将天一神气给你,希望你们真的如言放了我们吧!” 凤舞说着,似欲要将手上那颗天一神气送给万城,万城当场大喜欲接,谁知就在此时,忽闻快意老祖沉呼一声: “万城兄!小心有诈……” 快意老祖的警告已迟,因为在此迅雷不及掩耳之间,凤舞竟然于出一件从未有人想到她会干的事!就连她的父母、龙袖及小五亦无法想到! 她,竟然将手中的天一神气往自己嘴里一送! 啊……?她要自己服下天一神气? 她不想以神气再救小五了? 这一变当真非同小可!只见天一神气甫进凤舞咽喉,即时暴放一股奇异的光,当场将万城架在其咽喉上的君子剑震开! 同一时间,凤舞更乘快意老祖及紫心震惊分心之际、奋身一扑,随即身如箭射,已射至小五及龙袖面前! 小五龙袖还未及弄清楚发生何事,凤舞已一掌劈断紧扣龙袖的铁炼,更“噗噗噗”的解了他身上被封的穴道,接着…… 她所干的事更令场中所有人极度震惊! 她……她竟然将自己的两唇…… 印在小五两唇之上! 天……! 没有人到凤舞会这样做!只有凤玉京及玉聆,乍见凤舞将双唇印在小五唇上,即时面色大变: “是……燃气归移?” “舞儿……她……竟然用到这……最后一着?她,不要……命……了?” “她……这样做……又……何……苦?” 却原来,凤玉京曾传过凤舞一招“燃气归移”,能将自己的所有功力燃烧,化为元气,从嘴巴贯给别人! 而这招“燃气归移”之妙,是其所化的元气,较原有的功力暴强两倍!可惜动用“燃气归元”的人,自身却会因骤失元气而五内大伤,甚至死亡! 凤舞不惜动用“燃气归移”贯气给小五,便是想乘天一神气仍在其咽喉、还未与其丹田融合之间,将它转移往小五身上—— 而经过她以自己全身元气燃烧的天一神气,相信已能克服一神气只宜玄阴之躯的弊点,不但能将小五体内的剧毒驱除,更能令其力量暴增,有能力救所有人逃出重围! 凤舞豁尽自己心力元气将天一神气贯给小五,小五犹如身在梦中,满目茫然地低喃道: “凤……舞,你……?” 凤舞却只是将自己两唇从其唇上抽起,虚弱一笑道: “小……五!将天一神气……贯给你,已是我凤舞……为你所能干的……最后……一件……事了!” “希望……你在驱毒增功之后,能够助我父母……及龙袖……” “逃……出……生……天!” 逃出生天四字甫出,本已因动用“燃气归移”致内息极度衰竭的凤舞,霍地再鼓尽全力,将小五往数丈外的凌云窟一推,当场便将他推进窟内无边的黑暗中! 不但如此,凤舞更一把抉着龙袖,掠向凤玉京及玉翎软倒的凌云窟口,纵然她已五痨七伤,但,她仍笔直守于凌云窟前! 只因为,她虽然已将天一神气,甚至自己大部分的功力贯给小五,小五却仍需时间将所有力量融会贯通,以驱除他体内穹天之血及天魂劲的剧毒! 凤舞必须尽力拖延时间,直至小五可以功成出关为止! 然而,可以吗? 以凤舞残余之力,不但要守护凌云窟内的小五,更要捍卫已软倒地上的双亲,还有因为封穴太久而仍未可以随意提气的龙袖! 她根本已独力难支! 可是,当快意老祖、紫心、万城及随行的逾千徒众步步逼近之际,凤舞却依然未有任何惧色!她的腰,甚至比快意老祖等人挺得更——直! 眼见凤舞将天一神气贯给小五,快意老祖张老脸已变为一片铁青,一种无情的铁青!他无比冷硬的吐出一句,道: “臭丫头!老夫真是大小觑你的勇气!不过……” “既然今日事已至此,你也别想可活着离开!老夫今日就要你们凤家——” “死清死绝!” 快意老祖要凤家死清死绝当然已事在必行,但最重要的,还是必须乘小五未将天一神气融会贯通前,将之解决,否则势必后患无穷! 而就在快意老祖说话同时,他的人更突然跃上半空,居高临下使出“快意门”的拿手绝学—— 快!意!江!湖! 所谓快意江湖,便是以“快”取胜,身形之恰恰,犹如一人幻化九身,未曾攻敌,已经扰敌! 顷刻之间,快意老祖的人竟在半空一化为九,铺天盖地向凤舞压去! 强敌当前,且还是“九”个强敌,凤舞亦不容怠慢,闪电从凤玉京的箭囊内抽取八根利箭! 但听“刷刷刷刷”数声,她竟可将八箭齐发,迎向快意老祖压下来的满天幻影!这一式,正是凤玉京传她的“九天梵箭”其中一招…… 凤!舞!九!天! 看来不但快意老祖已使出其看家本领,就连凤舞亦已豁尽了! 只是,快意老祖分明有九个幻影,凤玉京箭囊内亦并非没有足够的箭,凤舞却为何只发八箭? 既是“凤舞九天”,缘何并无九箭? 答案很快便出出了!只见半空之中,凤舞所发的八箭已飞快将快意老祖其中八个幻影轰散,余下来的最后一个快意老祖,便是快意老祖的“真身”,亦是九个快意老祖中最强的一个! 最强的一个,当然亦需最强的一“箭”解决! 但见凤舞霍地将手中弓掷到地上,接着以腿一踏弓弦,再使劲使弓一位一弹…… “蓬”的一声劲响! 天……!她竟以自己身躯为“箭”,疾射半空中的快意老祖! 不错!这才是真真正正的凤舞九天! 以凤舞化身为箭、翱翔于九天之峰“凤舞九天”! 再者,凤舞不但以身为箭,这一击更耗尽了她最后一分余力! 她,真的要与快意老祖同归于尽! 她真的誓死也要保护小五! 霎时之间,一招“快意江湖”,一招“凤舞九天”,皆在半空中朝对方急速逼近,而就在双方近至咫尺的一刹那间,嘎地,二人中间传出“彭”的一声巨响! 是中招的声音! 胜负……已分? 有人中招了? 到底是谁胜谁负? 对!二人之间真的已分出胜负!而中招的人却是…… 快!意!老!祖! 只见在一较长短之下,快意门的镇门绝学“快意江湖”,确难与大梵天的“凤舞九天”比快!快意老祖的夺命杀掌还未轰中凤舞,他的心房之位,已被凤舞—— 一指戳中! 然而,这一指虽命中快意老祖心房,却未有将其一止夺命,缘于就在快意老祖中招刹那…… 凤舞已然力尽! 她已无任何余力,可刺进快意老祖心窝! 多么可惜!凤舞这一招根本非之罪!倘若她适才真的服下天一神气增强功力,再配合大梵天的凤舞九天,也许快意老祖已在这一指下粉身碎骨! 也许,她更已可像当年的大梵天一样—— 天下无敌! 甚至,她适才若没有虚耗自己元气,动用“燃气归移”救小五,她这一指纵然未能令快意老祖粉身碎骨,至少亦应已否则刺进其心窝取其狗命! 她一切也是为了小五!包括她的——败! 是的!既然凤舞无力戳进快意老祖心房,她自己便立时身陷险境!只因此刻的她,已与快意老祖近在咫尺! 她甚至可以看见快意老祖脸上那丝老羞成怒之色,接着…… 又是“碰”的一声!她赫然已反中快意老祖一记劲掌! 凤舞这一掌吃得不轻,她的人立如断线风筝,被轰出乐山大佛膝上的崖边! 凤玉京及玉聆这一惊非同小可!盖因大佛膝下的悬崖异常笔直凶险,崖下更是江水滔滔,一片惊涛骇浪,跌下去即命名不粉身碎骨,亦誓必被滚滚江水吞噬,必死无疑! “舞……儿!”凤玉京与玉领不禁脱声惊呼!然而总算凤舞反应敏捷过人,电光火石间,竟一把扯断自己腰带,随即连劲一套! “霍”的一声!她竟套着崖边一棵矮树,及时阻止自己堕向崖下之势! 可惜,凤舞纵然避过这一劫,下一劫仍劫数难逃!只因快意老祖已面色一沉,冷冷吐出一个字: “杀!” 一个“杀”字,紫心及万城随即会意,二人闪电跃至崖边,誓要将凤舞赶尽杀绝! 但听紫心冷酷叱喝: “凤舞!像你这些魔孽贱种,本来不值得本小姐出手,但为免夜长梦多,就让本小姐给你一个最痛苦的了断吧!” 说着反手一弹,一颗惨缘色的火弹已直朝身悬崖边的凤舞射去! 凤舞身怀天魂劲的剧毒,本应毋惧紫心的毒弹,但这颗火弹看来除了毒性,爆炸力亦异常惊人,当下心知不妙,连忙借身一闪! “伏”的一声!凤舞总算险险避过紫心的夺命一弹,可是未及定神,万城的君子剑又已杀到! 但万城这一剑却并非迎头劈向凤舞,而是劈向凤舞腰带紧缠的——那棵矮树! 但听“裂勒”一声!那棵树顿被万城一断为二,凤舞当场再无凭藉,她的人已闪电向崖下堕去! “舞——儿!” “不——!” 凤玉京与玉聆陡地变色,惟是到了此时此刻,她俩已再无余力可抢救自己女儿!只有干睁着眼,看着自己女儿含恨惨死! 天大地大,仿佛已无任何人能救此姗姗弱女!即使那尊看尽人间世道沧桑的乐山大佛亦不能! 仿佛…… 然而,纵然所有人和佛都无法救凤舞,茫茫天地间,还有一颗浩然之心,却非要救回凤舞不可! 一个将要重生、将要回到世上、将要为弱女所受的种种不甘不忿清算的—— 万!世!剑!道!之!神! 就在凤舞身形向崖下急堕的千钧一发间,凌云窟内,翟地传出一声轰动所有人心魄的暴吼: “不———!” “凤——舞!你——绝——不——能——” “——死!” 是小五的暴吼!然而他此刻的吼声,听来竟是如此神元气足!如此夺人心魄!如此——盖世无敌! 但,即使小五在洞内狂呼暴吼又如何?凤舞已在急速向崖下下堕,他还可以怎样及时救回她?除非…… 他是神! 但,他真的是—— 神!

说了!小五终于鼓尽最大勇气,说出这句深藏在他心中多时的话!然而,一直暗暗倾慕凤舞的龙袖,能够在此紧要关头成人之美,又何尝不需极大的勇气? 凤舞万料不到,小五竟在众人面前,无限深情地对自己说出这句话,当场为他的勇气一呆,一股浓浓的爱意亦迅即由她心里冒起,她多么想立即上前拥抱他! 然,这股感觉很快便一闪即逝,她不得不将这份感觉强按下去! 因为,小五极可能会是无名,无名却早已成亲,她绝不能让他喜欢自己,否则即使她今日能为小五解除穹天之血及天魂劲的毒,也不能解开她留给他的——心结!一念及此,凤舞对小五纵有无限感激,一张脸还是未有动容,完全未有泄漏半点蛛丝马迹,她故作淡然的道: “小五,你对我的深情,凤舞真的不知该如何感激,可惜……” 还有可惜?凤舞到底想说什么? “可惜,我千辛万苦为你找天一神气,只为对你所作的承诺,除此,我根本没有其他原因!” 没有其他原因的意思:亦即表示凤舞根本并非因为喜欢小五才会救她:她为他所干的一切牺牲,全因为她要守诺而已。” 自己一片深情被凤舞出言婉拒,小五却并未有无地自容,相反,他的目光仍无比坚定,道: “凤舞!想不到到了这个地步,你还要否认自己的感觉,但无论你如何掩饰自己,我亦明白你是为我设想!” 凤舞真不知该如问再答小五,她唯有继续佯装无动于衷,答: “小五你怎样想,我恨本无权阻!对我来说,眼前只有一个心愿来了,便是尽力将你救离险境,就是这么简单!” 一旁的紫心曾以为凭自己的美貌,势必可攫着小五的心,此时见小五勇敢地向凤舞表明心事,益发妒火中烧,不由目露凶光地笑道: “嘿!”一个脸罩血膜,一个满脸紫黑!丑男配丑女,可真是天生一对!” “小五,既然凤舞始终不认自己喜欢你,就让本小姐大发慈悲,给你们一个……” “试练情真的机会吧!” 此言一出,赫听“铮”的一声!紫心竟抽刀疾劈小五! 她既然无法得到这个男人的心,亦决不让其他人得到他!好一个毒如蛇蝎的女子! “小……五!”眼见小五命在眉睫,凤舞不由高呼,同一时间,亦乘势在其父凤玉京背上的箭囊抽出一根利箭!” 只因凤舞囊内的“凤舞箭”早已用尽,她必须——借箭! 但听“唆”的一道破风之声,凤舞的箭竟然后发先至,及时制止了紫心劈向小五的刀! 然而,凤舞虽及时救着小五,但,她还是太低估紫心那颗歹毒机心! 紫心刀劈小五的这一着,其实并非全为妒火,亦为了…… 分散凤舞的心! 就在凤舞一箭刚发同时,一条魁梧的人影蓦然无声无息在其身后出现,接着便是“噗”的一声!那条人影竟一剑抵着凤舞咽喉! 那是一柄剑身极为优美、散发着君子正气的…… “陇……山……君子剑?” “万……城?”软倒一旁的凤玉京及玉聆见状,已不由失色惊呼! 是的!这个乘凤舞分心突然偷袭的人,正是十大门派其中一派的掌门—— 陇山君子剑“万城”! 变生肘腑!凤舞、小五、龙袖甚至凤玉京夫妇亦势难料到,在武林素有君子剑美誉的“万城”,竟会助纣为虐,更向一个年仅十六岁女人乘偷袭! 可是,已经将君子剑抵着凤舞咽喉的万城,面上却并无半点汗颜之色,反之更在流露着一丝贪婪笑意,道: “呵呵!我知道你们一定在奇怪我为何会这样作?就让我告诉你们,老祖兄已答允若我助其将天一神气弄到手,会将其一分为三,其中一份更会送给我作为报酬!” “虽然我知道天一神气在女体之内会发挥得更淋漓尽致,但不要紧,万某除了几个儿子,还有一个女儿啊!嘿嘿……” 说来说去,所有人都是利欲熏心之徒!即命名不贪图金银财帛,亦渴求更我的功力名利! 面对如此令人失望的江湖望族,凤舞等人还有何话说? 但听君子剑“万城”又再狞着续说下去: “凤舞你这丫头!你今日能被我的君子剑抵着咽喉,总算是你几生修到的福!寻常人家还真的没有这份福气!” “不过,若你再不乖乖将手上的天一神气交出,就可别怪我的剑不再君子,剑下无情啊!” 万城并未有将凤舞一剑了结,是缘于恐防凤舞在猝死之下,会将手上的天一神气一把捏毁,与神气玉石俱焚,那时,他们便会功亏一簧! 然而,凤舞岂是省油的灯,当然明白若自己将天一神气交出,那不但自己会死,甚至小五、龙袖及其父母亦劫数难逃! 但,若她不交出天一神气,她又能够怎样?她,到底要如何才可救众人脱险? 即命名她愿意牺牲自己的性命…… 凤舞一双眼睛遽地闪过一丝灵光! 她突然斜望万城,道: “好!既然我们已全被你们所制,亦知反抗无用,如今我将天一神气给你,希望你们真的如言放了我们吧!” 凤舞说着,似欲要将手上那颗天一神气送给万城,万城当场大喜欲接,谁知就在此时,忽闻快意老祖沉呼一声: “万城兄!小心有诈……” 快意老祖的警告已迟,因为在此迅雷不及掩耳之间,凤舞竟然于出一件从未有人想到她会干的事!就连她的父母、龙袖及小五亦无法想到! 她,竟然将手中的天一神气往自己嘴里一送! 啊……?她要自己服下天一神气? 她不想以神气再救小五了? 这一变当真非同小可!只见天一神气甫进凤舞咽喉,即时暴放一股奇异的光,当场将万城架在其咽喉上的君子剑震开! 同一时间,凤舞更乘快意老祖及紫心震惊分心之际、奋身一扑,随即身如箭射,已射至小五及龙袖面前! 小五龙袖还未及弄清楚发生何事,凤舞已一掌劈断紧扣龙袖的铁炼,更“噗噗噗” 的解了他身上被封的穴道,接着…… 她所干的事更令场中所有人极度震惊! 她……她竟然将自己的两唇…… 印在小五两唇之上! 天……! 没有人到凤舞会这样做!只有凤玉京及玉聆,乍见凤舞将双唇印在小五唇上,即时面色大变: “是……燃气归移?” “舞儿……她……竟然用到这……最后一着?她,不要……命……了?” “她……这样做……又……何……苦?” 却原来,凤玉京曾传过凤舞一招“燃气归移”,能将自己的所有功力燃烧,化为元气,从嘴巴贯给别人! 而这招“燃气归移”之妙,是其所化的元气,较原有的功力暴强两倍!可惜动用“燃气归元”的人,自身却会因骤失元气而五内大伤,甚至死亡! 凤舞不惜动用“燃气归移”贯气给小五,便是想乘天一神气仍在其咽喉、还未与其丹田融合之间,将它转移往小五身上—— 而经过她以自己全身元气燃烧的天一神气,相信已能克服一神气只宜玄阴之躯的弊点,不但能将小五体内的剧毒驱除,更能令其力量暴增,有能力救所有人逃出重围! 凤舞豁尽自己心力元气将天一神气贯给小五,小五犹如身在梦中,满目茫然地低喃道: “凤……舞,你……?” 凤舞却只是将自己两唇从其唇上抽起,虚弱一笑道: “小……五!将天一神气……贯给你,已是我凤舞……为你所能干的……最后…… 一件……事了!” “希望……你在驱毒增功之后,能够助我父母……及龙袖……” “逃……出……生……天!” 逃出生天四字甫出,本已因动用“燃气归移”致内息极度衰竭的凤舞,霍地再鼓尽全力,将小五往数丈外的凌云窟一推,当场便将他推进窟内无边的黑暗中! 不但如此,凤舞更一把抉着龙袖,掠向凤玉京及玉翎软倒的凌云窟口,纵然她已五痨七伤,但,她仍笔直守于凌云窟前! 只因为,她虽然已将天一神气,甚至自己大部分的功力贯给小五,小五却仍需时间将所有力量融会贯通,以驱除他体内穹天之血及天魂劲的剧毒! 凤舞必须尽力拖延时间,直至小五可以功成出关为止! 然而,可以吗? 以凤舞残余之力,不但要守护凌云窟内的小五,更要捍卫已软倒地上的双亲,还有因为封穴太久而仍未可以随意提气的龙袖! 她根本已独力难支! 可是,当快意老祖、紫心、万城及随行的逾千徒众步步逼近之际,凤舞却依然未有任何惧色!她的腰,甚至比快意老祖等人挺得更——直! 眼见凤舞将天一神气贯给小五,快意老祖张老脸已变为一片铁青,一种无情的铁青! 他无比冷硬的吐出一句,道: “臭丫头!老夫真是大小觑你的勇气!不过……” “既然今日事已至此,你也别想可活着离开!老夫今日就要你们凤家——” “死清死绝!” 快意老祖要凤家死清死绝当然已事在必行,但最重要的,还是必须乘小五未将天一神气融会贯通前,将之解决,否则势必后患无穷! 而就在快意老祖说话同时,他的人更突然跃上半空,居高临下使出“快意门”的拿手绝学—— 快!意!江!湖! 所谓快意江湖,便是以“快”取胜,身形之恰恰,犹如一人幻化九身,未曾攻敌,已经扰敌! 顷刻之间,快意老祖的人竟在半空一化为九,铺天盖地向凤舞压去! 强敌当前,且还是“九”个强敌,凤舞亦不容怠慢,闪电从凤玉京的箭囊内抽取八根利箭! 但听“刷刷刷刷”数声,她竟可将八箭齐发,迎向快意老祖压下来的满天幻影!这一式,正是凤玉京传她的“九天梵箭”其中一招…… 凤!舞!九!天! 看来不但快意老祖已使出其看家本领,就连凤舞亦已豁尽了! 只是,快意老祖分明有九个幻影,凤玉京箭囊内亦并非没有足够的箭,凤舞却为何只发八箭? 既是“凤舞九天”,缘何并无九箭? 答案很快便出出了!只见半空之中,凤舞所发的八箭已飞快将快意老祖其中八个幻影轰散,余下来的最后一个快意老祖,便是快意老祖的“真身”,亦是九个快意老祖中最强的一个! 最强的一个,当然亦需最强的一“箭”解决! 但见凤舞霍地将手中弓掷到地上,接着以腿一踏弓弦,再使劲使弓一位一弹…… “蓬”的一声劲响! 天……!她竟以自己身躯为“箭”,疾射半空中的快意老祖! 不错!这才是真真正正的凤舞九天! 以凤舞化身为箭、翱翔于九天之峰“凤舞九天”! 再者,凤舞不但以身为箭,这一击更耗尽了她最后一分余力! 她,真的要与快意老祖同归于尽! 她真的誓死也要保护小五! 霎时之间,一招“快意江湖”,一招“凤舞九天”,皆在半空中朝对方急速逼近,而就在双方近至咫尺的一刹那间,嘎地,二人中间传出“彭”的一声巨响! 是中招的声音! 胜负……已分? 有人中招了? 到底是谁胜谁负? 对!二人之间真的已分出胜负!而中招的人却是…… 快!意!老!祖! 只见在一较长短之下,快意门的镇门绝学“快意江湖”,确难与大梵天的“凤舞九天”比快!快意老祖的夺命杀掌还未轰中凤舞,他的心房之位,已被凤舞—— 一指戳中! 然而,这一指虽命中快意老祖心房,却未有将其一止夺命,缘于就在快意老祖中招刹那…… 凤舞已然力尽! 她已无任何余力,可刺进快意老祖心窝! 多么可惜!凤舞这一招根本非之罪!倘若她适才真的服下天一神气增强功力,再配合大梵天的凤舞九天,也许快意老祖已在这一指下粉身碎骨! 也许,她更已可像当年的大梵天一样—— 天下无敌! 甚至,她适才若没有虚耗自己元气,动用“燃气归移”救小五,她这一指纵然未能令快意老祖粉身碎骨,至少亦应已否则刺进其心窝取其狗命! 她一切也是为了小五!包括她的——败! 是的!既然凤舞无力戳进快意老祖心房,她自己便立时身陷险境!只因此刻的她,已与快意老祖近在咫尺! 她甚至可以看见快意老祖脸上那丝老羞成怒之色,接着…… 又是“碰”的一声!她赫然已反中快意老祖一记劲掌! 凤舞这一掌吃得不轻,她的人立如断线风筝,被轰出乐山大佛膝上的崖边! 凤玉京及玉聆这一惊非同小可!盖因大佛膝下的悬崖异常笔直凶险,崖下更是江水滔滔,一片惊涛骇浪,跌下去即命名不粉身碎骨,亦誓必被滚滚江水吞噬,必死无疑! “舞……儿!”凤玉京与玉领不禁脱声惊呼!然而总算凤舞反应敏捷过人,电光火石间,竟一把扯断自己腰带,随即连劲一套! “霍”的一声!她竟套着崖边一棵矮树,及时阻止自己堕向崖下之势! 可惜,凤舞纵然避过这一劫,下一劫仍劫数难逃!只因快意老祖已面色一沉,冷冷吐出一个字: “杀!” 一个“杀”字,紫心及万城随即会意,二人闪电跃至崖边,誓要将凤舞赶尽杀绝! 但听紫心冷酷叱喝: “凤舞!像你这些魔孽贱种,本来不值得本小姐出手,但为免夜长梦多,就让本小姐给你一个最痛苦的了断吧!” 说着反手一弹,一颗惨缘色的火弹已直朝身悬崖边的凤舞射去! 凤舞身怀天魂劲的剧毒,本应毋惧紫心的毒弹,但这颗火弹看来除了毒性,爆炸力亦异常惊人,当下心知不妙,连忙借身一闪! “伏”的一声!凤舞总算险险避过紫心的夺命一弹,可是未及定神,万城的君子剑又已杀到! 但万城这一剑却并非迎头劈向凤舞,而是劈向凤舞腰带紧缠的——那棵矮树! 但听“裂勒”一声!那棵树顿被万城一断为二,凤舞当场再无凭藉,她的人已闪电向崖下堕去! “舞——儿!” “不——!” 凤玉京与玉聆陡地变色,惟是到了此时此刻,她俩已再无余力可抢救自己女儿!只有干睁着眼,看着自己女儿含恨惨死! 天大地大,仿佛已无任何人能救此姗姗弱女!即使那尊看尽人间世道沧桑的乐山大佛亦不能! 仿佛…… 然而,纵然所有人和佛都无法救凤舞,茫茫天地间,还有一颗浩然之心,却非要救回凤舞不可! 一个将要重生、将要回到世上、将要为弱女所受的种种不甘不忿清算的—— 万!世!剑!道!之!神! 就在凤舞身形向崖下急堕的千钧一发间,凌云窟内,翟地传出一声轰动所有人心魄的暴吼: “不———!” “凤——舞!你——绝——不——能——” “——死!” 是小五的暴吼!然而他此刻的吼声,听来竟是如此神元气足!如此夺人心魄!如此——盖世无敌! 但,即使小五在洞内狂呼暴吼又如何?凤舞已在急速向崖下下堕,他还可以怎样及时救回她?除非…… 他是神! 但,他真的是—— 神!—— 风云阁扫校

本文由永利皇宫发布于永利皇宫,转载请注明出处:凤舞九天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