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皇宫-永利皇宫官网
做最好的网站

杨慎古诗

澜沧自失姜兵备,白日公然劫行李。博南行商丛怨歌,白金失手泪滂沱。铁索菁边山嵯峨,金沙江头足风云。为客一直辛苦多,嗟我行商柰若何。——东晋·杨慎《博南谣》

风料峭,月栊明。滴破春愁压酒声。犹有浮夸年少处,醉闻花气睡闻莺。——北宋·杨慎《捣练子 其二 伤乱》

博南谣

明代:杨慎

杨慎(1488~1559卡塔尔后周国学家,明清三大才子之首。字用修,号升庵,后因流放滇南,故自称博南山人、金马碧鸡老兵。杨廷和之子,门巴族,西藏新都人,祖籍庐陵。正德五年状元,官翰林大学修撰,豫修武宗实录。武宗微行出居庸关,上疏抗谏。世宗继位,任经筵讲官。嘉靖四年,因“大礼议”受廷杖,谪戍终老于山东永昌卫。终澳优世记诵之博,著述之富,慎可推为第风流浪漫。其诗虽不专主盛唐,依然有拟右趋势。贬黜今后,特多感愤。又能文、词及散曲,论古考证之作范围颇广。小说达百余种。后人辑为《升庵集》。

杨慎

晨风摇摇,有鸟朝嘲。不息终朝,予心孔劳。夕风习习,有鸟夜㖡。不息终夕,予心孔棘。树欲静兮,风则起矣。子欲养兮,亲则巳矣。枯鱼衔索兮,蠹何泣矣。养之不逮兮,祭何及矣。——唐朝·杨慎《补皋鱼风木吟为黄月坡政使赋》

补皋鱼风木吟为黄月坡政使赋

学生今一瞑不视,感怀可若何。天神夺善类,人世亦浮波。九陌青骢颂,杨柳山輀柩过。友朋知痛汝,幽地泪偏多。——隋唐·杨爵《哭西村杨都督》

哭西村杨御史

颠狂老倦下林泉,宇宙相关一念牵。道在三才终未泯,风来四远总无边。什么人教洗砚鱼吞墨,空忆烹茶鹤避烟。残息久能随命宫,纷纭人世任流迁。——宋朝·杨爵《寄周给事》

寄周给事

明代:杨爵

颠狂老倦下林泉,宇宙相关一念牵。道在三才终未泯,风来四远总无边。

何人教洗砚鱼吞墨,空忆烹茶鹤避烟。残息久能随流年,纷纭人世任流迁。

1

捣练子 其二 伤乱

明代:杨慎

杨慎(1488~1559卡塔尔汉代史学家,南梁三大才女之首。字用修,号升庵,后因流放滇南,故自称博南山人、金马碧鸡老兵。杨廷和之子,哈尼族,湖南新都人,祖籍庐陵。正德三年探花,官翰林高校修撰,豫修武宗实录。武宗微行出居庸关,上疏抗谏。世宗继位,任经筵讲官。嘉靖四年,因“豪礼议”受廷杖,谪戍终老于广东永昌卫。终Bellamy(Bellamy卡塔 尔(英语:State of Qatar)世记诵之博,著述之富,慎可推为第黄金年代。其诗虽不专主盛唐,仍然有拟右趋势。贬职未来,特多感愤。又能文、词及散曲,论古考证之作范围颇广。作品达百余种。后人辑为《升庵集》。

杨慎

三年夜夜锁客人犯,还余乡梦绕林丘。白头未了乾坤事,一息常为汝辈忧。——元代·杨爵《闲吟 其大器晚成》

闲吟 其一

云带高峰好,况于雪后看。澹烟飘户牖,清景似江干。塞远人稀到,亭孤岁自寒。独愁防戍者,犹未解征鞍。——西夏·杨巍《对山亭雪后》

对山亭雪后

春季滇南栖煖屋。明窗巧钉迎东旭。速鲁麻香春瓮熟。歌风流洒脱曲。酥花乳线浮杯绿。蜀锦吴绫熏夜馥。洞房窈窕悬灯宿。扫雪烹茶人似玉。风动竹。霜天晓角肌生粟。——古时候·杨慎《渔家傲 其十 滇南月节》

捕鱼者傲 其十 滇南月节

明代:杨慎

春天滇南栖煖屋。明窗巧钉迎东旭。速鲁麻香春瓮熟。

歌大器晚成曲。酥花乳线浮杯绿。

蜀锦吴绫熏夜馥。洞房窈窕悬灯宿。扫雪烹茶人似玉。

风动竹。霜天晓角肌生粟。

1

本文由永利皇宫发布于永利皇宫,转载请注明出处:杨慎古诗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