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皇宫-永利皇宫官网
做最好的网站

笔尖上的人性对决,反腐题材热起来

图片 1

读书:反腐题材热起来

当下的现实生活中,反腐成果累累,人们拍手称快,也不乏“一声叹息”。比起反腐败斗争的丰富性生动性复杂性,当下反腐题材创作并不相称。究其原因,在于一些作品过分纠缠在腐败案件本身,以事件代替了文学的人性勘探,切入点也相对单一。尽管在“文学是人学”这句话面前,人们可以像对待任何一个约定俗成的文学定义一样提出种种挑剔,但毕竟还得承认是它一语道破了文学的本质。一部文学发展史,正如丹纳所说的,就是一部不断地向人类精神深度开掘的历史。文学价值等级的每一级,都等于人性开掘的等级。如何使反腐题材的创作渐入佳境,在人性上探幽抉微,是摆在作家面前一个绕不过去的话题。这方面有时能够从军旅创作获得一些借鉴。军旅创作,新时期如有突破的话,在于两个方面。一个是大胆触及军内矛盾,像《高山下的花环》,大胆写了边疆战争打响后,上头却要将高干子弟赵蒙生调出作战部队,牺牲的只有梁三喜、靳开来等“高粱花子”农村出身军人,军内矛盾这种尺度以前是不可想象的。此外就是对军人的人性刻画。《西线轶事》之所以让人感到耳目一新,在于细致描写了战争中的女性美,就连写越南女兵也没有脸谱化。这两个方面的突破使军旅文学在新时期上了一个大的台阶。反腐题材,开始大家都在比“尺度”,腐败分子写到什么级别,从省部级到副国级,甚至更高,不能说这样的写作不需要,但不是所有人都适合宏大叙事。写办案人员纪检干部,和对立面的腐败分子,从人性的角度挥洒笔墨者却寥寥无几。读了阿满的这篇小说,引发我这方面一些感想,就是反腐小说要想拓宽空间,要想增强文学性,向哪个方面去努力?小说给出了一个较满意的回答,也是小说的成功之处。

图片 2

小说中的主人公苏梅,一个基层纪检干部,在“黑色星辰”行动中,她的侦察对象是常务副市长李明涛。苏梅和李明涛以及李的老婆杨兰三人都是一个村一块长大的,这种不同于一般的办案人员和腐败分子关系的设计,为小说深入到人性描写提供了空间。李明涛在乡里的时候曾经是个学习优秀的学生,凭本事考上北大,还是个大孝子。年轻时苏梅对他不仅是崇拜,而且希望和他成为恋爱关系,后来没有走到一起,但是阴差阳错的又到了一个单位。小说特别写了苏梅在办案过程中回了一趟老家,亲见李明涛勤劳节俭以及对父亲的孝敬等,苏梅就一直在想为什么这样的人也会腐败?小说的主线可以说就是苏梅的内心活动。以往一些作品很少有写办案人员内心矛盾的。小说结尾,侦察基本结束,李明涛被拘,苏梅的儿子居然还和李明涛最喜欢的女儿结为了夫妻,苏梅还特别喜欢李明涛的女儿。这些人物关系的设计反映了腐败与反腐斗争的原生态和全部复杂性,因此小说非常有质感。

图片 3

李明涛这个人物也不是扁平的。他因在农村苦干和成为学霸,最后顺利走上仕途,也有政绩。他之所以最后走向反面,小说写的是因为他看到市长受贿,他被“启发”,恰好爱女在美国生病缺钱,于是咬了商人张老板的鱼饵,张老板为他女儿在美国治病上学付费等等,他跳进黑色利益链当中一发不可收拾,包括养情人的费用,都是通过权力出租获得。他内心防线步步失守的过程小说展现得也比较清晰,不乏一个贪官内心的彷徨。他不安,也讨厌张老板,读者看到的这个腐败分子,不仅有腐败行动的轨迹还有人性异化的轨迹。从而,作品的主题能够从一般的政治性的主题,上升为从人性高度解读腐败,从权力制约的角度警示读者。小说虽未选择宏大叙事,但确实对于反腐败小说的空间是个拓宽,使反腐败小说真正走在文学的路上,防止成为一般概念的政治小说。没有大尺度,都是日常腐败,同样触目惊心。

图片 4

人性描写的深度,在于写出了马克思说的“作为禀赋和能力,作为情欲在他身上存在的”人类本性的“本质力量”。当然作者阿满把握住了政治小说的底线,黑白是分明的。反腐也是战场。被称为人性刻画经典的美国作家梅勒的《裸者与死者》,前苏联拉普列涅夫的《第四十一》都写了战场上敌我双方人性的较量,而不仅仅是武器的较量,但主题无一不是对人性和精神的救赎。反腐小说要想往深处挖掘,也离不开人性描写的深度,文学对于人物复杂的心理机制如果无所作为,就难说是真正意义上的文学。由是观之,反腐永远在路上,反腐创作刚刚破题。

图片 5

近段时间,反腐剧《人民的名义》热播,评价也超高,许多评论都打出了高分。同名小说《人民的名义》由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出版。官场、反腐题材的小说再次进入到人们的视线中。

事实上,这类题材的作品曾非常繁荣。周梅森的《绝对权力》、张平的《国家干部》、陆天明的《省委书记》等作品给人留下深刻印象,随后,王跃文的《国画》、阎真的《沧浪之水》和李佩甫的《羊的门》,更是将这类题材的小说推向高峰。

但前几年这类题材鲜有佳作问世,直到近两年才呈现出回归之势。周大新的《曲终人在》和陶纯的《一座营盘》两部小说均在2015年出版。《曲终人在》展现了官场和官员所发生的一系列变化。《一座营盘》则是一部军队反腐题材小说。

《人民的名义》的编剧及作者周梅森从1995年起,写了包括《人间正道》《至高利益》《绝对权力》《国家公诉》等政治小说。而《人民的名义》则是周梅森沉寂8年之后的再度创作。

当然,无论是标签为官场小说、反腐小说还是政治小说,并不能涵盖这类题材作品的全部。

周梅森曾说,他的作品关注的内容非常庞杂,涉及生活的方方面面,涉及产生中国问题的各种历史、人文的原因。他还说,他首先力求写一个“大中国”的故事,这个大中国正处于一个千古未有的大变局之中,“一批有责任心的作家拿起自己的笔,写下自己的所思所想,写下他们发现的关于这个时代的问题,给社会提供一份观察和思考,这是非常重要的”。

文学评论家白烨表示,好的小说,一般都是超越单一题材的。而反腐小说在其发展演进中,已逐渐超越了单纯的“反腐”,越来越走向对于官场现状的生态揭示和对于基层官场的深入透视。而“注重正面描画人物,多维审视人性”也成为作家们的关注点。

《曲终人在》用“拟纪实文学”的方式展开,开篇即说,作家周大新受省长家属委托,为省长写传记,然后采访了省长身边的亲人、朋友、同僚甚至对手。中间穿插了一个中国官员,从乡镇一级开始做起,逐步变成省级领导干部过程中,所面临的种种压力、所经受的种种考验,以及逐步清晰的对为官使命的认识。

《一座营盘》的主人公是乡村青年布小朋,在A基地当兵,后得到A基地老司令康又汉的相助。孟广俊和布小朋同年入伍,他善于投机钻营。二人既有深厚的友谊,更有惊心动魄的争斗。随着职务越来越高,面对各种问题两人作出了不同选择。时光匆匆,孟广俊却面临着牢狱之灾;而布小朋最终成长为A基地司令员。

大环境的改变,不仅为这类题材的小说提供了更大的可能空间,也让纪实作品有了创作的机会。作家丁捷的纪实文学《追问》刚刚由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出版。这部作品通过一群落马官员的口述纪实,描摹他们从破纪到破法的过程,揭示腐败分子矛盾复杂的内心世界,刻画出他们灵魂衰落的轨迹。

丁捷为基层纪委书记,是来自反腐败斗争的一线工作人员,近年来深入一线,参与查处了数起违纪违法案件,并在上级纪检部门的安排下,调阅了600多件腐败案件卷宗,与全国28名落马高官面对面长谈,在此基础上写就这部长篇口述体纪实文学。

无论小说还是纪实作品,人们都会关注到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有些人在没有掌权的时候都是能力超群的精英分子,而在掌权之后却成了腐败分子?权力到底是什么?这样的追问不仅是对现实的观察和思考,更是对人性的审视。不仅是作家们思考的问题,也是整个社会需要思考的。

正如《曲终人在》中,借主人公之口,有这样一段表述:“我们这些走上仕途的人,在任乡、县级官员的时候,把为官作为一种谋生的手段,遇事为个人、为家庭考虑得多一点,还勉强可以理解;在任地、厅、司、局、市一级的官员时,把为官作为一种光宗耀祖、个人成功的标志,还多少可以容忍;如果在任省、部一级官员时,仍然脱不开个人和家庭的束缚,仍然在想着为个人和家庭谋名谋利,想不到国家和民族,那就是一个罪人。”

《中国科学报》 (2017-04-07 第6版 读书)

本文由永利皇宫发布于永利皇宫,转载请注明出处:笔尖上的人性对决,反腐题材热起来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